感恩師父,讚嘆師父:「如來宗」妙禪大師與他的追隨者們

感恩師父,讚嘆師父:「如來宗」妙禪大師與他的追隨者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在網路上反對如來宗的聲浪四起,該組織仍繼續堅持其信仰。蔡先生和張嘉麟都同意台灣的迷信文化是如來宗獲得許多台灣人民心的重要原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翻譯:Wendy Chang

「在台灣,追隨一名自稱佛教大師的人,每年會向其組織繳交數千萬美元的會員費和捐款。」幾位如來宗的前會員告訴我們。

其中一位前會員還提到:妙禪師父是如來宗的創始人,每年的淨會員費進帳新台幣7,200萬元,加上每個月高達8,600萬的捐款。如來宗宣稱遵循禪宗佛教,由妙禪師父在2004年創立,據了解在台灣有約八萬名信眾。妙禪師父的追隨者認為生活中發生的任何好事,從升職到找到戀愛對象,都是歸功於這位大師的保護和祝福。他們宣稱其領導者的治療力量可以治癒中風患者,和被診斷患有早期癌症的人。

會員每月繳交1,000至2,000元的弘法護持金。妙禪師父聲稱這些捐款將有助於他為信眾帶來救贖,並會在每月舉行的24場大法會上收取捐款。這些法會上,妙禪師父會出現,鼓勵會員每月至少參加一次法會。台灣的元大銀行還向會員推出了「如來卡」,每月從持卡人帳戶中自動扣除2,000元作為捐款。

Josh之前曾是如來宗的會員,現在正努力說服其他人脫離如來宗,他說:「你知道在妙禪師父這裡來來去去,繳過300元入會費的總共大約有多少人嗎?80萬人,所以等於兩億四千萬台幣。這個數字是核心的人員告訴我的。」

暗黑紀錄

每週,最多會有5,000人穿著顯眼的紫色T-Shirt,聚集在台北的天母運動公園,期待見到他們的精神領袖,他聲稱自己是與耶穌基督、穆罕默德、釋迦摩尼同等的「活佛」。妙禪師父本名劉錦隆,根據如來宗網站描述,他於1998年成為「佛」,並創立了如來宗宣揚他的觀點。據聞,如來宗現有11萬名成員,雖然曾是妙禪師父貼身人員的John(化名)表示,這個數字並未包含了離開如來宗的三萬名成員。

在創立自己的組織之前,妙禪師父是另一位禪宗佛教老師「妙天」的資深弟子。根據之前學員寫的部落格文章,他在被指控向妙天禪師組織成員收取過高的納骨塔費用後,離開了妙天。文章中提到,最後妙禪並未被起訴,但聲譽已受損。雖然如來宗聲稱接受任何有興趣加入的人,但前會員們告訴我們,該組織不歡迎曾追隨妙天禪師的學員。

陳老師曾是如來宗的老師之一,該組織據了解有30位有支薪的主要老師,還有超過80位的志願老師。陳老師曾加入如來宗五年,而且有權限可以參與在台南精舍的每月例會。

陳老師說:「妙禪師父對錢非常在乎,俗話就是貪得無厭。」且有很大一筆錢為供養妙禪的基金。記者問是不是自願給的,他回答:「是,但是(精舍的老師)會一直喊,叫信徒要給,師父可以幫你渡化你的業力。」

到年底的時候,每個精舍的負責老師也會召集輔導組長,請輔導組長每人去找願意、有經濟能力的人,供養妙禪師父,用信封裝好一包包。除了每個月奉獻一萬元,陳老師的家庭年底固定要繳10萬台幣。Josh表示,在法會上一開始的捐獻金額是1,000元,但他曾經看過有人一次丟了5,000元入功德箱。

「每場法會都好幾千人……但基本上,大家事排隊搶著來丟錢的,每個人丟錢都要寫名字、寫證號。我也會去排隊,一丟就是丟至少1,000塊,師父看到名字會加持,所以就大家搶著去丟。」陳老師也補充說,如來宗的收入甚少是用於維持該組織的日常運作。舉例來說台南精舍的飲用水和印表機是由會員贊助的,而且精舍的停車費也由會員支付。John說,除了每個月所舉辦的24場、每場收入超過30萬的法會之外,還會向會員收取會場巴士交通費,為妙禪師父帶來更多收入。

John說:「錢收好之後,我就必須把現金裝在行李箱裡帶回妙禪師父家,台北、台中、台南各地的交通費。」

John說,每當「師父不開心不法喜」時候,執行長就會召集(全台灣)的菁英同修,收集為妙禪師父購買「禮物」的資金。但是,沒有人見過這些禮物。陳老師補充說:「唯一大家看過的應該是妙禪胸前的彌勒佛玉珮,價值約300萬。」

沒有監督

不像其他諸如慈濟佛光山的佛教基金會,如來宗不公開披露其財務記錄。近十年來,該組織也為了建立「大禪堂」以個別不同的方式收取捐款,但不管是捐款數字還是禪堂位置都未公開過。當我們聯繫如來宗詢問時,對方提供我們2014年9月的一份聲明,內文指出如來宗是一個在內政部註冊的非營利組織。組織的所有資金來自成員的捐款,捐贈用於傳授如來宗的信仰。聲明繼續提到,如來宗聘請國際認可的會計師事務所(目前還不清楚是哪間公司)審計其帳目,該集團會向內政部報告其財務狀況。

聲明總結:「(捐款)絕無所謂吸金或中飽任何人私囊之事。佛教如來宗是一個單純的修行團體,敬請社會大眾尊重並給予我們一個平靜的修行空間。」該組織沒有回應進一步的問題。至於如果大眾要投訴可能受騙,警方表示宗教組織的管轄權屬於民政部。

「如果是用宗教來斂財的話,你們直接找內政部民政司。這個我們完全沒辦法管,因為基本上我們不涉入宗教。」發言人表示。不過,內政部民政司回應,只有警方或其他調查機關對詐欺組織有調查權力。

該官員說:「如果民眾可以提供事證,要直接到檢調單位(提報),他們才會去做調查。」法務部調查局公共事務室的一名官員說,宗教事務難以調查,特別是因為向宗教組織提供的錢通常是捐款。

該名官員告訴關鍵評論網:「如果有人覺得他們被騙了,他們可以向地方檢察官申訴,他們可能會進行調查。」兩個單位都沒有意識到大家對該組織的控訴嚴重性。陳老師和John自離開如來宗之後,從未向政府申訴。「我們不知道我們可以去哪裡講。」Josh告訴記者,「因為台灣沒有宗教法,他這樣不算詐騙,因為從頭到尾……所有的錢都是自願供奉。這個組織就是一切都是為了錢。」

「老大哥」正在看

前任成員說,如果任何一個信眾質疑組織的現金流向,他們得到的答案會是:這是「佛的秘密」,而且要繼續禪定、相信師父。如來宗會鼓勵成員回報他們私生活的發展,這是複雜的控制系統的一部分,幫助精舍的老師監督個別成員。老師們會知道成員是否升職、找到新工作、從疾病中康復等等。然後,他們向如來宗的核心成員報告這些事,他們最終會自動向妙禪師父報告。老師們也互相監督,向師父報告他們的動向。

「他是一個控制狂。甚至連你的馬桶壞了他也會想知道。」John說。

據John說,老師們是組織的核心,幫助宣傳妙禪師父的「教誨」,他們被迫搬進和妙禪師父同住的公寓,妙禪才能知道他們的來來去去。他說,妙禪師父也傾向於把在精舍任職的夫妻分開,安排他們在不同地區工作。

許多老師辭去了正常的工作,為如來宗工作,完全依賴妙禪師父來領薪水,但同時也畏懼妙禪。

據John說,如來宗的老師們並不能指望有穩定的收入,因為若妙禪師父感覺到他的影響力下降時,就會減薪。John在為妙禪師父工作三個月之後,薪水只剩一半,連自己都無法養活的情況下,他不再捐款,又過了三個月後,他就被開除了。被開除或離開如來宗的老師和會員會立即被孤立。John說他還是如來宗成員時,臉書有4,000個好友。離開如來宗之後,就有3,600名「解除好友關係」。

另外,受到妙禪師父的嚴格控制,同時也有會員人數的壓力,老師們會威脅和霸凌對如來宗「失去信心」的成員。

張嘉麟是最初幾位開始在PTT反對妙禪師父的人士,他表示:恐嚇和威脅在精舍中隨處可見。想要離開的人通常會聽到「業力引爆」——就是你剩下的人生都是壞運。張嘉麟是本文當中唯一願意具名的前如來宗成員。如來宗的成員會纏著身邊的人,要對方加入每周的法會,因此惡名昭彰。即使被拒絕了,有些人會繼續打電話、傳簡訊,以增加組織的會員人數。

「感恩師父,讚嘆師父」

雖然要求信徒捐款和付錢,但妙禪師父似乎已經成功地繼續吸引和留住信徒。新加坡管理學院資深講師林泰偉,同時也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的研究員表示,台灣之所以是宗教信仰化的理想之地,原因在於其自由民主可以包容所有的宗教習俗。

他透過email說:「專制統治後的民主化歷程,強化了新宗教的進程和結果。」

據林泰偉的說法,如來宗的基礎似乎是如來佛教,這個概念指的是釋迦摩尼經歷了頓悟的過程,而其他人則會通過傳授方法,來追隨佛祖。「由於台灣傳統上是佛教和道教為主要信仰的國家,接受不同解釋的教派,如如來佛較(如來宗),是一個相對更平穩的過程。」如來宗成員被教導要在腦海裡不斷地想著妙禪師父。師父可以幫助他們、指導他們解決生活中任何困難。冥想時,信徒被告知要在心中默想師父的樣貌,並默禱:感恩師父,讚歎師父。

老師會告訴學員,要為生活中發生的一切事情感謝師父。與其他主要的佛教組織,如慈濟,在災害期間提供人道主義救濟和鼓勵回收,如來宗告訴學員不用參與慈善工作,因為幫助他人只會干擾自己的業力,不利於修行。Josh說,學員們會將自己和家人朋友隔絕,忽視正常生活,並完全接受他們的宗教信仰。他們花時間在冥想而不是工作,他知道的許多成員換了好多份工作。

Josh說,如來宗的核心信念——相信妙禪師父可以幫助大家解決困難——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他舉了一個年輕女子的例子,她決定在颱風期間騎著摩托車回家,而不是叫計程車,因為她認為如師兄師姐教她的,跟師父佛心印心(神功護體)就可以平安到家。最後她安全地回到家。問題是,「如果她發生意外,精舍的師兄師姐能負責嗎?」如果信徒開始質疑這些教義,會被告知「自我意識太強」,遭懷疑的成員最終會被放棄,進而被迫離開。

Josh說,由於妙禪師父的偶像崇拜,和成員對真正的佛教教義一無所知,他三個月後離開了這個組織。

打擊佛教邪教

新加坡研究員林泰偉說,台灣的民主自由的環境也意味著在宗教言論、敘述和組織上有遇到抵制或反對的可能性。張嘉麟於2012年加入如來宗幾個月,隨著捐款金額提高,他的警戒心也提升,甚至被告知不要問關於妙禪師父背景的問題。他挖掘妙禪師父的過去,現在相信這個師父是一個騙子。2014年12月,張嘉麟開始寫部落格揭開了如來宗及其領導者的故事,引領了一波「反如來宗」的部落格文章及臉書粉絲專頁。

現在在荷蘭工作的張嘉麟,認為如來宗是「心靈成長組織行銷公司」。妙禪師父依靠一批具有很強行銷技巧的人來傳播他的「信仰」。但實際上,妙禪師父自己也沒有這麼大的智慧。他同時點出最近停刊的禪行週報,是由如來宗成員從妙禪師父錄音中彙編,文章逐字引用。「如果你讀這些文章,會發現根本沒有什麼內涵。」

張嘉麟說因為他開始嘲笑這些文章,週報被停掉。

由於他嘲笑這些文章在PTT引起關注,其他有如來宗經驗的人也開始出現。Facebook上的一個反妙禪師父專頁,帳號是@brainwashingasshole並有2,000個讚,允許人們提供有關該組織及其成員的匿名投訴。陳老師和John都告訴我們,很多匿名投訴實際上來自於現任成員,有些爆料更是事實正確。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是另一個模仿惡搞的臉書專頁,於2014年成立,是蔡先生的創意。他在大學時參加一場如來宗介紹性會議,對於組織成員分享荒謬的「教義」感到驚嘆。

這次聚會促使他建立自己的信仰抗衡如來宗,還建置了背景故事和核心教義。蔡先生後來用「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作為他競選系所學生議會代表的意見發表平台。他的選舉承諾——強烈相信熱力學第二定律等等——使他成為PTT的轟動人物,臉書頁面增加了9,000個追隨者。現在在當兵的蔡先生沒有時間來管理這個頁面,但他希望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可以成為一個揭穿如來宗真相的平台。

即使在網路上反對如來宗的聲浪四起,該組織仍繼續堅持其信仰。蔡先生和張嘉麟都同意台灣的迷信文化是如來宗獲得許多台灣人民心的重要原因。蔡先生說:向如來宗這樣聲稱要成佛的團體,會吸引到人生有點徬徨無助的人,因為台灣人對鬼神的態度是寧可信其有,他們就會一直拜、一直跟著那個師父。另一方面,Josh說台灣教育制度缺乏批判性思維能力,使台灣人容易被洗腦。「當我進去妙禪的時候我不是第一個看到詐騙集團,我看到的是台灣的悲哀。」

最終,張嘉麟和蔡先生兩人都表示,台灣需要對宗教團體進行更嚴格的管制。沒有宗教法律,即使是作為如來宗成員的律師也知道,就不會有任何不利於組織的法律行動。Josh說:「他們是遊走在人性的邊緣,所以在法律上你奈何不了他。」

原文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標題〈An Almighty Con? Taiwan’s ‘Purple Shirts’ and their Master

佛學者談「師父不法喜」(上):妙禪究竟算不算佛教的「佛」?
佛學者談「師父不法喜」(下):妙禪究竟算不算一個「邪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ZiQing Low』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