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慰安婦少女像旁的空座位,等的人是誰?

韓國慰安婦少女像旁的空座位,等的人是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當地除了以一座座的慰安婦少女像來向日本抗議,紀錄與喚起那一段悲痛歷史外,漸漸掌握大眾媒體、電影與電視劇發言權的韓方,威力也慢慢地在幾年全球發酵,透過一齣齣的影片,吸引外人注意到曾經發生在朝鮮半島的悲痛歷史。

日本人根本不知道是自己幹的,自己幹了什麼也不知道,而且知道了也不願意接受。————韓國慰安婦姜德景(강덕경,1929-1997)

1997年2月2日去世的韓國慰安婦姜德景,身影曾出現在NHK衛星第一電視台以「戰爭:精神創傷的記憶」為題播放的特集內,節目內有著姜德景臨終嚥下最後一口氣去世場景。姜德景是追究日本戰爭責任運動的先鋒,要求「懲罰責任者」。她同時也是「在我們面前道歉吧!」(우리 앞에 사죄하라)——一位朝鮮少女,拿著刺刀扎太陽旗上流出鮮血——那幅名畫的畫家。

年老的她患上了肺癌,臨終前她躺在病床上,握著日本記者井上敏邦的手,緩緩說道:「日本人如果還不明白的話,我要再去日本說明,給我護照,給我護照……」

「要再去日本說明」,這就是她臨終時的遺言。

韓國首爾市麻浦區城山洞(성산동)內,「戰爭與女性人權博物館」(전쟁과 여성인권박물관)座落於此,此館於2012年5月5日開館。外人聽其博物館館名,就可得知這是韓國人紀念朝鮮日治時期(1910.8.29-1945.8.15)悲痛歷史與慰安婦事件。館內收藏引起全球注目,尤其是2011年被打造出來的「和平的(慰安婦)少女像」(평화의 소녀상)。

論及韓日針對慰安婦事件的爭議,恐怕一兩本專著還難以記載,甚至慰安婦事件也不僅僅是韓日兩國的問題,它更牽涉到東亞許多國家與地區,諸如中國、台灣、菲律賓、印尼,甚至遠在歐洲的荷蘭,都曾有婦女被日軍強押去做慰安婦的。

然而,當我們把焦點放在韓日對於慰安婦事件之爭議,迄今,兩國似乎尚未達成的共同解決、相互寬容的共識。來到二十一世紀,也因慰安婦事件經常引起兩國社會緊張對立之情勢。

諸如2016年1月1日,正當大家喜樂迎接新年之際,韓國卻在首爾當地的日本大使館門口前立起慰安婦少女塑像,當日引起日方嚴重不滿。根據報導,當時日本政府明確地回應,如果韓方不撤離豎立在大使館前的慰安婦少女塑像的話,那麼日方政府將不會支付給韓國,之前兩國於2015年簽訂的《慰安婦問題協定》內所約定的賠償金10億日元(折合台幣約兩億五千萬元)。

當年12月30日年,韓國民間組織在日本駐釜山總領事館前,又設立一座「慰安婦」少女像,為韓國境內編號第37座少女像,並於次日舉行揭幕儀式,日方政府當天也表不滿,並於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2017年1月6日宣布召回日本駐韓國大使和駐釜山總領事以示抗議,這是日本駐外(釜山)大使領館門口前第二次出現少女像了,而第一次出現日本大使館門口外的少女像,則是在首爾。

2017年8月14日「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南韓民間仍自動發起一系列的紀念活動,與要求日方針對慰安婦事件道歉追思活動,連同首爾市區開往「繞行」日本駐韓大使館的151號公車內,前方座位也刻意地擺上一尊慰安婦少女像,且當天清溪川上的清溪廣場上,也被民間團體豎立起500座少女像,紀念曾出面控訴日本政府的500位受害的朝鮮慰安婦。

AP_1722638466778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究竟慰安婦少女像是一尊怎麼樣的創作?除了具有寫實意味承載過往史實的藝術作品外,它還有著怎麼樣的象徵、隱喻呢?

細觀藝術家金運成(김운성)和金曙炅(김서경)夫婦共同製作「和平的(慰安婦)少女像」,創造者投入了不少象徵元素與隱喻於其中,這些符碼也值得我們注意。

第一點,塑像採取陰沈暗色為底,憂鬱感飄散其中,目測主角少女幼稚的臉孔、身高與體態發展,約十五歲上下吧?這樣的表情不應該出現在稚嫩少女臉上,年紀輕輕,就得遭遇到這樣的悲劇。少女採取挺直坐姿,身著韓國傳統服裝問世,讓外人一看即有辨識性——這是位「朝鮮女性」!少女髮型刻意被設計成「短髮」(단발),眾所皆知的,韓文內有著歧異漢字,「단」韓文字除了可對應出「短」,也可對應出「斷」漢字,這樣的短髮樣式也被韓國當地人指出,象徵這些被拖去當慰安婦的少女們,「斷絕」了父母與家鄉,遠走他鄉,投身到慘不人道的「軍旅」生活。

第二,採坐姿的少女像,單眼皮下的面部表情嚴肅,眼睛直視前方,雙唇緊閉,有滿腹苦水「不可說也不能說」,她的拳頭緊握放在大腿上方,緊握的拳頭表達出自身的憤怒外,也兼具不服輸、隨時起來反抗意志的拳勢。

第三,少女像左肩上佇足一隻與少女目光一樣,直視前方同是緊閉鳥嘴的小鳥。鳥的意向除了取鳥可自由飛翔,渴望身心自由外,更被外人投以象徵和平,以及作為死者(慰安婦)與生者溝通的靈界媒介物。

第四,少女像下半身為一雙未穿鞋光著腳的雙腿,這樣的光腳跟全身整齊的韓服顯得極為不對稱,人們投以「異樣的眼光」;腳掌並非完全貼近地面,此腳掌姿態表達出,儘管這些慰安婦在戰後結束,回到自己的祖國,但仍是受到許多「異樣眼神」對待,同時亦是自身對於過往軍旅生活的惡夢與其創傷,久久無法消散,透過稍離地面的腳掌,呈現出顫抖,無法腳踏實地生活的腳步動作。

AP_72522420912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五、六點,則是與創作這些和平慰安婦少女像的背影「影子」有關。一般創作塑像品時,藝術家並不會刻意雕塑出「影子」,但是少女像的「背影」則被創作者精準地描繪出來,刻畫在作品上。吸睛的是少女身後背影內,寓含一塊空白蝴蝶影像,蝶影象徵過世的慰安婦們,心中仍是期待著日方真切道歉之心願;同時,少女像後方,刻意被呈現出來的「背影」形成一種「深沈的指控」,告訴世人她們過往曾受過的不人道傷害、奠基在身上的傷痕,就像無法被抹煞的「影子」一般,永遠、可見、無可隱藏地跟隨在她們身後。

第七點,綜觀少女身上所穿著傳統韓服,衣服上沒有一絲縐折,平整,是一種「彌補」亦或「掩蓋」?儘管外人得知這些少女像的脈絡,得知她們身心受盡煎熬、遭人獸性的對待,但是外在衣著,卻是如是平整、乾淨,這樣的對比讓人憐憫,若是在當場觀賞其塑像,稍微保持點距離,還可以發現少女所著韓服上——從頸領處到裙底處——全身有著千瘡百孔的視覺錯覺小洞。

最後,少女像身旁則是豎放著一張椅子,方方正正的靠背短凳,留給後人無限的遐想、悲痛與希望。如果我們視少女像是一尊「已經」(already)完成品——作為過往歷史繼承之物表現手法的藝術品——這張「留白」椅子寓含的時間向度,則是指向「未來」。

空白座椅上,留白的客席,迄今無人與她一起並肩而坐,是現今人們仍可恥少女過往的軍旅生活嗎?亦或是有著相同經歷的少女們,現今、未來都將一位位的離去、凋零,只剩下枯坐的一人少女嗎?這個位子不是沒人坐,而是坐者終將離開,只留下孤單、面無表情的少女呢。這呈現出慰安婦少女現今與未來的處境嗎?孤苦、無人理會嗎?

還是空白座椅是呼喚來者,亦或留給即將來到的外來者,一同並肩而坐,與這位具有悲痛過往的少女,提起勇氣往未來看去?空白座椅上,期待的是誰?怒目金剛的韓國人,亦或真心道歉的日本人?亦或是事件外的外國人,甚至是拍照的遊客?空白座椅留下的意向與遐想,就如同現今韓日兩國對於慰安婦事件一般,仍處於未決的狀態。它指向未來,留給人們深沈的想像。

當然,韓國當地除了以一座座的慰安婦少女像來向日本抗議,紀錄與喚起那一段悲痛歷史外,漸漸掌握大眾媒體、電影與電視劇發言權的韓方,威力也慢慢地在幾年全球發酵,透過一齣齣的影片,吸引外人注意到曾經發生在朝鮮半島的悲痛歷史。韓國當地也拍攝出許多當時朝鮮婦女被日軍強押去當作慰安婦的連續劇、電影與紀錄片,如《雪路》(눈길,另譯《雪地裡的擁抱》,2015)、《鬼鄉》(귀향,2016)、 《道歉》(어폴로지,2016)等。

當然,這又是以後另外值得書寫的故事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