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和節奏藍調的結合:「PBR&B」的誕生及代表

啤酒和節奏藍調的結合:「PBR&B」的誕生及代表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哈維開玩笑地將熱愛這類音樂文青族群間流行的藍帶啤酒(Pabst Blue Ribbon)的英文縮寫,和R&B一詞組合成了PBR&B這個新詞彙。而後PBR&B便成了這類別於傳統R&B的子類型代名詞。

千禧年以來,黑人音樂吸納各種形形色色的新穎編曲元素,以飛快的速度推陳出新:嘻哈音樂歷經了多次時代性變革和地域性的獨特發展,近期大量使用深邃電子音色的陷阱(Trap)風格風靡全球;90年代初期由狄安哲羅(D'Angelo)和艾瑞卡.巴杜(Erykah Badu)之流開創出的新靈魂樂派(Neo-Soul)新鮮度不減,在網路樂團(The Internet)等新人的努力下持續發酵。在節奏藍調(R&B)方面,則有由一票年輕歌手共同打造出的最新分支樂種「PBR&B」繼承香火,在西洋樂壇亦得到了相當程度的成功。

PBR&B,即是「另類節奏藍調」(Alternative R&B)之別稱,最早提出此名詞的為樂評人艾瑞克.哈維(Eric Harvey)。他在2011年3月的一則推特中,用了它來形容當時還是新人的法蘭克.海洋(Frank Ocean)之作品。哈維開玩笑地將熱愛這類音樂文青族群間流行的藍帶啤酒(Pabst Blue Ribbon)的英文縮寫,和R&B一詞組合成了PBR&B這個新詞彙。而後PBR&B便成了這類別於傳統R&B的子類型代名詞。

若要深入地探究PBR&B的編曲特色,除了絕美的歌聲外,在吉他與合成器的音色表現上,則接近瞪鞋(Shoegaze)和夢幻流行樂(Dream-Pop)所表現出的晶瑩剔透和強大空間感。這大概是因為PBR&B創作人多半集中在80年代後期和90年代初期出生,而在這樣年代成長的黑人青年們,早就不把聆聽音樂的範圍鎖定在黑人音樂的框架中,而是更汲汲營營地從另類搖滾、電子音樂中廣泛吸收養分,因而將過往黑人音樂中不曾使用的聲響融入他們的作品中,造就了PBR&B的獨樹一幟。而在接下來的一些篇幅中,將為大家介紹幾位我所喜愛的PBR&B藝人,以及他們表現優秀的專輯:

AP_1623224429338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BR&B是另類節奏藍掉的別稱,這個說法來自於評論家對法蘭克.海洋的早期音樂評論,把文青喜愛的啤酒和節奏藍掉結合在一起的新詞彙,也象徵著這個新樂風的特質。

Frank Ocean《Blond》(2016)

PBR&B一詞可說是為了形容法蘭克.海洋的音樂而生,他曾受邀為約翰.傳奇(John Legend)、碧昂絲 (Beyoncé) 等大牌歌手撰寫歌曲,也曾經和納斯(Nas)和菲瑞.威廉斯(Pharrel Williams)合作過,同時也是饒舌歌手造物主泰勒(Tyler the Creator)主導的嘻哈組織Odd Future成員之一。出道至今共發行過《Channel Orange》和《Blond》兩張錄音室專輯。雖然《Channel Orange》和海洋稍早於2011年發行的混音帶《Nostalgia, Ultra》石破天驚地為PBR&B風格奠下良好的基石,但我私心認為上述兩張作品過度傾向於使用流行電子音色,反而是近期發行的《Blond》保留了過往流行節奏藍調的傳統架構,同時使用了更為溫暖、透明的合成聲效和顆粒分明的吉他演奏,整張專輯聽起來輕鬆卻又豐沛飽滿、清甜而不膩。

2016年的作品《Blond》從以慵懶情緒開場的〈Nikes〉到以飄逸電吉他刷扣伴奏的〈Ivy〉,一氣呵成地接上慢板情歌〈Pink + White〉,表現出海洋優秀的唱功以及寫歌才華。《Blond》中也不乏像〈Pretty Sweet〉和〈White Ferarri〉這類極具空間感的歌曲。值得一提的是,海洋似乎受到經典老歌的影響頗深,在《Nostalgia, Ultra》中發表了翻唱自老鷹合唱團(Eagles)經典作品〈Hotel California〉的〈American Weeding〉,在這首曲子裡,伴奏取樣了原曲,但海洋的唱功和改編功力驚艷四方。在《Blond》中他亦翻唱了木匠兄妹(The Carpenters)唱紅的〈Close to You〉,質地空靈叫人回味再三。

Miguel《Wildheart》(2015)

米格爾(Miguel)是PBR&B風格中另外一名不可多得的大將,他的作品融合了節奏藍調、放克、嘻哈、迷幻和電子等風格,輔以有些自溺的詞彙所組成的美妙詞句,突顯出了當代都會男女的愛情觀。《Wildheart》是我最推薦的專輯,無論單純論音樂或是它的美術和影像呈現,都可說米格爾發行過的作品中最具連貫性、概念最完整的鉅作。 〈Coffee〉在迷離電子音牆和優美人聲堆砌之下,傳達了熱戀男女間的親密依賴;〈...Goingtohell〉在疏離的歌聲和失真的電吉他交織中,道盡了愛情中難以忽略的相互傷害,在憂鬱的氛圍籠罩下卻不失型格。〈NWA〉則找來了來自德瑞博士(Dr. Dre)所開設的死牢唱片(Death Row Records)旗下MC兼副總裁酷魯特(Kurupt)同台,慢板節奏搭配兩人一說一唱,漫不經心的曲式是米格爾雅痞形象的最佳註解,歌名也是對前輩的致敬。

上述三首歌是這張專輯中的主打歌曲,米格爾為此攝製一支近13分鐘長的音樂短片〈Find What You and Let It Kill You〉。米格爾遊走在迷幻和放克間的音樂風格,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王子(Prince)、蘭尼.克羅維茲(Lenny Kravitz),而《Wildheart》中正好也收錄了他和克羅維茲合唱的〈Face the Sun〉一曲,是米格爾作品中難見的陽光小品。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米格爾在2016年趁勝追擊、以這張專輯中單曲〈Waves〉為主題的混音專輯中,同時收錄了當紅迷幻樂團溫馴高角羚(Tame Impala)和陷阱樂派代表歌手崔維斯.史考特(Travis Scott)重新為〈Waves〉所炮製的混音版本。

JMSN《JMSN》(2014)

詹森(JMSN,讀音為Jameson)是PBR&B中難得作風低調的神秘歌手,年齡不詳的他,雖作品廣受各方好評也邀約不斷,但仍堅持在自己開設的廠牌白色房間(White Room Records)發行作品。詹森自小在繼父的影響下學習吉他、錄音技術,成年後更成為了精通吉他、貝斯、爵士鼓和合成器的天才型歌手。他擅長將輕柔舒暢的靈魂樂唱腔,融入佈滿環境音樂(Ambient)和夢幻流行風格的聲響中, 《JMSN》可說是將上述元素發揮地最淋漓盡致的作品。

專輯裡面〈My Way〉和〈'Bout It〉成功地將鏗鏘有力的爵士鋼琴、遼闊的環境聲效和由人聲堆疊而起的音牆等看似不搭嘎的元素完美共冶;〈Addicted〉在盪氣迴腸的弦樂演奏後進入弛放的緩拍(Downbeats),多部合聲輔佐加入了哇哇(Wah-Wah)效果的勾魂電吉他,傾訴著讓人上癮的愛情故事; 〈Ends (Money)〉以緩慢沈穩的節奏開場,他善用了陷阱音樂中常見的碎拍Hi-Hat和合成低音,若隱若現的低音吉他彈奏和刮碟(Scratch)賦予了歌曲相當的懸疑感,同時在歌詞中批判了紙醉金迷生活的糜爛和人性的貪婪。〈Need U〉則是少見地將白人靈魂樂(Blue-Eyed Soul)和機械化的鼓機節奏,交織成精采的作品。

多才多藝的詹森不只在音樂上表現優異,同時身為影像創作者的他,自導自演多支音樂錄影帶,把歌曲意境轉化成了更為完整的視聽享受。

SZA《CTRL》(2017)

SZA藝名靈感來自於武當派(Wu-Tang Clan)大將RZA,名字三字母分別為救星(Savior)/君王(Sovereign)、曲線(Zig-zag)和其信奉的伊斯蘭真主阿拉(Allah)。SZA可說是今年最受注目、最火紅的新秀PBR&B女伶,年紀輕輕已發行過多支單曲、迷你專輯和混音帶,也有過和肯卓克.拉瑪(Kendrick Lamar)、蕾哈娜(Rihanna)等大牌藝人合作的經驗。在她今年甫推出的處女專輯中,首發單曲〈Drew Barrymore〉高亢的唱腔和繽紛飽滿的音樂質感已讓樂迷望穿秋水,而後與崔維斯.史考特對唱的抒情曲目〈Love Galore〉更將90年代成人抒情式節奏藍調曲式,改頭換面輔以更摩登的編曲手法呈現。

這張新專輯《CTRL》當中,與拉瑪合作的〈Doves in the Wind〉是整張專輯內不可多得的驚喜。被媒體譽為是蘿倫.希爾(Lauryn Hill)和艾瑞卡.巴杜接班人的SZA,不僅僅唱功了得,作品中的編曲也因為揉合了極微節奏藍調(Minimal R&B)與冷波(Chillwave)的聲音處理,是她能在PBR&B盛行的今日脫穎而出的原因之一。

總的來說,PBR&B這種樂風強調別於傳統節奏藍調的聲響運用(尤其是迷離、漂浮的電子音效),以及和其他黑人音樂類別、甚至是不同樂種間的融合和溝通。所以上面所介紹的作品可能聽起來相去甚遠,但相同的是它們的創新以及破格精神。PBR&B在黑人音樂子類型中,亦可和當今最流行的陷阱、新靈魂等流派分庭抗禮。在陷阱音樂風格逐漸陷入一成不變、氾濫甚至逐漸疲軟之窠臼的同時,和新靈魂樂一樣強調包容、融合精神的PBR&B,是否能持續延燒,進而衍伸出更多新鮮、有趣的音樂型態,也是相當值得觀察和期待。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