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技術背景的CEO如何帶領新創團隊飛上天?以多抵一、別迷信「外來和尚會念經」

非技術背景的CEO如何帶領新創團隊飛上天?以多抵一、別迷信「外來和尚會念經」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業內牛人雷軍最廣為流傳的一句話是:「只要站在風口前,豬都能夠飛上天。」我說——只要認定自己的位置,不懂產品及技術的CEO也能帶領團隊飛上天。

縱觀國內網路業,絕大多數CEO都是產品、技術出身,而我在擔任CEO之前的工作背景是商務銷售,完全與產品、技術無關。這個轉型的過程有掙扎、有困惑,不過最終我還是努力適應了下來。

我於2013年2月接手創業團隊,因為沒有相關經驗,我很快發現自己和產品技術部門有嚴重的溝通障礙。而移動互聯網行業分秒必爭,我當即就做了兩個重要決定:

1. 找一個C-level(CTO、CPO等高層主管)的人來掌控產品方向,最好他又有技術背景並能跟技術人員良好溝通。我希望他未來可以接管整個產品技術團隊。

2. 我最擅長商務銷售,所以我重點發揮這項能力,親自帶商務銷售部門去開拓市場,以最快速度在行業內建立起地位。

於是接下來在外奔波的半年,我除了擴展業務也不斷尋找心目中的職業生涯搭檔——他能補足我的劣勢、引導產品走向,並將公司帶領至更高的高度。可現實是:我沒有合適的人選。

之所以找不到,部分原因是人脈積累有限。但除此之外,更關鍵是我犯了3個嚴重的思想錯誤:

1. 迷信「外來和尚會念經」

外來和尚不是指「海歸」或者「ABC」(美籍華人),而是指「外聘的人」。當時我們團隊面臨多個產品高管離職的危機,我便認為應該往外尋找更有經驗的人,而這其實是片面的想法。

移動互聯網在中國最早開始是2009年,我們產品部門leader出現空缺是在2013年,這之間相差也不過3年多,這個時間在行業起步階段還不足以成長出「很有經驗的人」,大家的能力層次還是非常接近,團隊內部成員不一定輸給「外面的牛人」,所以不要迷信「外來和尚會念經」。

2. 無目標導致產品部門、工程師無所適從

當時我與技術團隊溝通很少。產品經理負責對既有的產品做改進和功能迭代,這便造成了技術層面工作量分配不均,並且工程師也因為看不到完整的產品計劃而缺失了目標性,所以產品技術部門內整個瀰漫著「過一天是一天」的消極氛圍,不僅工作效率變慢,人心也極度低迷。

3. 逃避責任

當時我總想著找一個可靠的人來幫我接管產品和技術,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管理邏輯——CEO才是帶給團隊方向感唯一的人。雖然產品的走向跟公司命運休戚相關、技術能力的高低決定公司成就的高低,但是惟有在CEO確定了公司的目標後,產品和技術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因此,給產品技術團隊一個前進方向是我不能逃避的責任。

Photo Credit:  Adam_T4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Adam_T4 @ Flickr CC BY 2.0

當我發現這些繆思後,我立即自我修正並做出改變,以下5個口號為經驗總結:

(1)「挑起擔子」—— CEO為公司整體發展負責

首要明白的是:只有CEO才是能清楚把控全局並為結果負責的人。

經過這奔波的半年,我對市場趨勢和行業發展有了掌握與判斷。而且,在挪出部分時間對國內外相關產品瞭解了一遍以後(完整的競品分析是最有效的方法論),我有了清楚的產品藍圖(Product Roadmap),同時也發現——唯有企業理念(Vision)、企業目標(Goal)與產品發展相結合,你才能肯定地說:「這計劃是對的」。這個過程別人無法替代,必須我自己完成。所以我說,CEO可以不深入懂得產品技術,但必須要能掌控全局並指引產品方向。

PS: 我發現做BP(Business Plan)是一個幫助我釐清公司和產品發展走向的捷徑。

(2)「內拔比外聘好」—— 相信你的產品經理

是內拔還是外聘,做這個決定有時候是會挺困難。CEO們總是寄託著外面有經驗的專業人士能幫自己、甚至跟自己一起推動公司向上邁進的希望,但在我的經驗裡,寄託一個未知的人真的還不如內拔,因為來自團隊內部的他可能未達到你心裡預期,但是必定具備以下三要素:

第一、他對公司產品有完整而清晰的認知;
第二、他對產品藍圖有充分的理解並有100%的執行力;
第三、他與公司其他員工配合融洽並有強烈的認同感(這一點最重要)。

鑒於這三個要素,內拔將為你免去外聘需要承擔的在溝通成本、人員相處的風險、公司認同的差異及人員能力評估錯誤等方面不利的可能性。

不過不管是內拔還是外聘都需要注意的是:在小型創業團隊裡,中層幹部用人不當將會招來極高風險和成本損失。

(3)「以多抵一」——找N個朋友來充當一個技術牛人

我相信非產品、技術出身的人身邊大概都沒幾個能算得上「Coder大神」的朋友,就算有也基本都是零星不深交的,因而他們對你的小型創業公司很難有興趣。拋開「畫餅」、「夢想」、「美好未來」等誘人要素,我簡單分享我從最本質出發、通過身邊力量找到合適技術人員的故事。

曾經有段時間我們技術部門人員荒情況非常緊急,重點崗位離職速度快到我無法招架,更慘的是當時連個合適的面試官都沒有,何談去找「大牛」?我在氣憤自己人脈資源微薄之餘找了幾個非常信任的朋友,他們雖然並非頂尖或出類拔萃,但是已在某一技術領域相對擅長。於是我找了N個他們來面試同一個職務,以彌補身邊沒有一個大牛的不足。這應該算是標準的「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做法。

不過這方面有個需要重視的問題:CEO必須對任何一個員工「其特質是否符合公司文化」進行把關。你的朋友並不如你一樣瞭解團隊和公司的情況,他們只能在技術上給你幫助,所以還是得慎重考慮後再拍板是否錄用他們。

文章寫到這,我也借此機會謝謝那段日子裡,面試新人每每都不惜勞苦到深夜12點的Z先生和大劉先生。

(4)「發揮最擅長」—— 個人價值最大化

小米CEO雷軍和聯合創始人黎萬強、奇虎360CEO周鴻禕等都以對產品專精和把控嚴謹出名,百度CEO李彥宏也是以技術高能見長,那跟我一樣不懂產品及技術的CEO們該怎麼辦?就用個人專長來發揮作用。

我一直以來都專注於銷售商務領域,所以我就利用這方面的豐富經驗帶領團隊拓展業務並取得佳績。對創業公司而言,產品是主導、技術是支撐,兩項的確都很重要,但是,用於幫助公司開枝散葉的商務銷售,絕對是創業公司重要的生存維他命。所以不要因為不懂產品或技術而弱化自己在公司的價值地位,而且你應該相信跟你一起奮鬥的同心人懂這個。

(5)認清現實,並知人善用

認清自己公司在行業內的地位是一件挺殘忍的事——如果你們沒有豐沛的資金,肯定燒不起大錢、搶不過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如果你們公司尚未有名,必定搶不過豌豆莢、創新工場、豆瓣或是小米;如果不是做聽起來牛逼閃閃的創新產品,你基本都不用想多麼厲害的人會來加入你的團隊(就算你說你們已經實現損益兩平)。雖然現實殘酷,但你必須面對。在什麼階段找甚麼樣的人、不過度期待外來的人、不低估團隊內部人員的潛質等等這些基於現實的認知和技巧,對創業CEO而言也是一種學習和歷練。

移動互聯網行業火熱甚至瘋狂發展已成為時代環境,在這裡人才稀缺、人心浮躁、資本泡沫等問題尤為突出。創業CEO在放下身段、貢獻自我的同時,更需要真誠對待與你並肩作戰的夥伴、知人善用,因為統一作戰的高效團隊會更快走向下一個里程碑。

業內牛人雷軍最廣為流傳的一句話是:「只要站在風口前,豬都能夠飛上天。」我做了一點修改作為本文的結束語——只要認定自己的位置,不懂產品及技術的CEO也能帶領團隊飛上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