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根本不需在乎,任何一個人喜歡男生或女生

其實我們根本不需在乎,任何一個人喜歡男生或女生
Photo Credit: Tksteven @ Flickr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有人要說他很支持張芸京、愛她,但卻對這篇報導以及報導者,用自己的價值觀加在她身上的不公平與壓迫毫無所感,我只能說,嗚呼哀哉。

作者:Nana(queerology編輯、作者,社運參與者)

日前刊出的一篇新聞,標題寫著〈張芸京信主轉性 現在喜歡男人〉。此文一出,網路上一片爆氣,可想而知正反面聲音都有,甚至有人說是為了發片炒話題。

當然我也爆氣了,但我爆氣的原因不是張芸京現在愛男人還是愛女人(講真的關我什麼事?)。讓我爆氣的是充斥在整篇新聞中的偏見和性別刻板印象。光是標題,就把性向和信仰對立;我的同志朋友之中,許多都有著各式信仰,信仰什麼宗教和喜歡什麼性別實在無關。

而標題只是這則新聞所傳達的二元價值對立和性別偏見的鳳毛麟角:

……頭髮留長了,以往中性的她多了些許女人味……

留長髮跟當女人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呢?更不要提,報導附的照片下,說明居然寫著:張芸京留長髮,學習當女人。言下之意,將「留長髮」和「是女生」兩件事情綁在一起。而如果頭髮長短就可以決定有沒有女人味,那以前高中有髮禁的年代,不就所有女高中生都沒女人味,然後清朝男人因為都要梳辮子,就都好有女人味?

整句話大概只有「學習當女人」這幾個字,假使不看上下文有一點道理可說:因為我們的性別氣質確實是學習來的。很多時候,更是被「指派」的,被社會、道德、規約等等強制「女人要這樣、男人要那樣」。而這篇報導就是一種「指派」性別氣質的示範。

……(結婚)是勢必要的,爸媽還是希望我可以找到真正OK的人。

首先,我不知道結婚為什麼是一定要的;這世界上有很多單身,而且過得很好很快樂的人,更有很多有伴,但是選擇不結婚的人。再者,現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同性婚姻都已合法,「結不結婚」或是「和什麼性別的人結婚」早就無關了。如果遇到真正OK的人,然後是相同性別,馬上就變成不OK了嗎?

……信主讓她學會面對自己的脆弱,「我慢慢找到自己,不想再用強悍的樣子跟人相處」,說著她又不好意思:「面對神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很珍貴、很寶貝的,女性特質就會出現,可以看到、接受自己柔軟的那一面。」……

不管是透過信仰,或是任何其他方式,一個人能夠了解自己的美好,都是一件很不容易,也很難得的事情。但是,這段陳述裡把強悍的特質和女性特質放在對立的兩邊,不但自動認為女性特質就是柔軟的,還直接把強悍的行為劃進「不女生」的那邊。這種一分為二的性別特質區隔,只能說證明了台灣的性別教育並沒有什麼成效。(前提是我們真的有性別教育的話)

在我看來,任何真正認識了自己的人,都是強悍的。因為當你清楚自己是什麼樣子的人,就不會輕易容許別人把你彎曲成對方想要的樣子。這種強悍,跟男性特質或女性特質一點關係都沒有。

……有個高中男生走近她說:「阿京老師妳好美!」她開心:「我受寵若驚,覺得自己有進步。」

所以美的定義是什麼?一定要被異性稱讚才是美?為什麼這樣就是「進步」?是什麼樣的進步?「更符合大眾審美標準」的進步嗎?

更重要的是,以上每件事情,到底有哪一件是跟愛哪個性別有關的?有女人味、陰柔氣質、「符合大眾審美標準」的女性才可以愛男生?或是,就不可以愛另外一個陰柔的女人嗎?

如果只看新聞中記者寫到的張芸京的發言,她並沒有提到過去如何或現在喜歡什麼性別的事情。她談的是信仰,她在信仰裡的感受、她的低潮、她對未來人生的展望包括和男生結婚,甚至於她說的進步可能指得是她覺得被稱讚以後,從低潮的情緒裡有進步。

沒錯,我們不知道她的原話、原意,這也是為什麼這篇文章不討論她的發言,而是討論記者為什麼挑這些話,然後把A跟B連在一起,C又跟D弄成因果。

最明顯的依然是標題。張芸京在什麼時候公開說過她以前喜歡女生嗎?但標題卻是這樣影射的。包括整篇文章意指女生要有女人味、要溫柔、要愛男人(或是這樣才可以愛男人),請問這些跟張芸京說的話又有什麼關係?

這篇新聞不但把張可能沒有意指的東西加在她頭上,還愚化了教會以及信仰。如此簡單的因果歸因:因為信XX,所以XX;哪裡呈現了信仰給人帶來的內在感動以及變化?

如果有人要說他很支持張芸京、愛她,但卻對這篇報導以及報導者,用自己的價值觀加在她身上的不公平與壓迫毫無所感,我只能說,嗚呼哀哉。難怪她低潮的時候,在接觸到教會前不覺得身邊有人能提供給她情感的支持。

坦白說,通篇新聞,我只關心張芸京說的一件事:「我最低潮的時候,每天睡覺都會看到怪東西,醒來旁邊坐了一個人,分不清是真實還夢境……」

任何一個人,假使自陳有上述這樣的狀況,我都會想要知道這個人的生活裡,有沒有能夠支持她的人際網絡?低潮的時候有沒有可以訴說的對象?特別是,她以往不符合傳統期待的外顯性別氣質,即使去掉家庭壓力不說,單從網路上的各種評論,都可以了解整個社會對這樣陽剛外顯的女性的不友善。

今天如果張芸京在教會裡找到情感的支持,這本身是一件好事。如果她覺得跟男生交往很快樂,也是一件好事。但這篇報導從頭到尾,把女生具有陽性氣質、同性相愛,寫成是比較差的、不好的事情;更不要提,這如果只是為了發片炒作新聞,我真心感到有點惱怒。

有許多同志或者性別氣質與眾不同的孩子,在家庭或是教會的處境已經相當艱難,這樣充滿誤導推論的新聞,只會讓情況更加嚴苛。

Photo Credit:  Vanessa Lee  @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Photo Credit: Vanessa Lee @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如果張芸京真的更加了解自己,並且決定忠於自己,她愛什麼性別,本來就不重要,現在更不重要。但如果今天這個決定,是出於父母、教會的壓力,因為在自己脆弱的時候得到來自教會的情感支持,覺得「轉性」能夠回應教會的期待,那不叫找到自己,那是把談感情受傷這種大家都會遇到的事情,當成「是因為跟同性談感情才受傷」的一種謬誤結論。

其實,所有的新聞報導其實都值得我們檢視撰寫者的角度,關於撰寫者如何在字裡行間,將別人說過的話依照自己相信的價值觀去排列組合。比如說,先假設這是撰寫者直接訪問張芸京得到的談話內容(因為有很大的可能不是,一般是經紀公司發的新聞稿,記者只是從裡面挑選東西出來寫),這些談話內容明顯受到「剪接」,不管是選擇哪一段、或是怎麼接,當然都是撰寫者刪選的後果。

我們不能忘記記者也是人,人就有觀點,什麼寫、什麼不寫、寫到什麼程度都會受到影響。一樣的內容,如果換個人寫,去掉偏見和性別刻板印象,整篇新聞相信會長得完全不一樣(但別忘了這個寫的人一定也有自己的價值觀)。底下用我自己寫的當對照組粗略嘗試一下,兩相比較或許可以比較容易理解。

張芸京信主 重新認識自己柔軟一面

兩年沒見到,張芸京頭髮留長了,和以往的短髮打扮呈現不同樣貌。她笑問:「有很驚訝嗎?老大不小了,希望可以遇到好男人。」以前曾經和女生傳出緋聞,但張芸京向來不對自己的私生活多表態,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她正面說出自己希望找到什麼樣的對象,她大笑:「不敢相信是嗎?你現在問我,我選擇男人,(結婚)是勢必要的,爸媽還是希望我可以找到真正OK的人。」

或許是宗教帶來的改變,讓過去不喜歡談自己私下柔軟那一面的張芸京,現在願意開口談這些話題,她說信主讓她學會面對自己的脆弱,「我慢慢找到自己,不想再用強悍的樣子跟人相處」,但說著她又不好意思:「面對神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很珍貴、很寶貝的,女性特質就會出現,可以看到、接受自己柔軟的那一面。」

而帶她認識主的人,是過去曾和她傳過緋聞的藍又時,藍3月補辦婚宴,張還是伴娘。而日前她去教會服務,幫學生上音樂課,結束後有個高中男生走近她說:「阿京老師妳好美!」她開心:「我受寵若驚,覺得自己有進步。」她也第一次談起自己低潮時的事:「我最低潮的時候,每天睡覺都會看到怪東西,醒來旁邊坐了一個人,分不清是真實還夢境;後來我聽到詩歌大哭釋放,10天就受洗了。」

教會可以遇到很多不錯的男孩子,有人追嗎?她嬌羞:「是有啦,我不會排斥接觸,但是要『有距離』的了解。」意思是若對方被她視為哥兒們,相處無障礙,但如果可能是約會對象,「我就會心裡有鬼,要一大群人一起出去,單獨很怪,這部分我比較傳統。」她也打算慢慢嘗試穿裙子,連經紀人都吃驚,虧她:「哇塞!妳會在哪邊出現呀?」想一睹她穿裙風采。

註:本文原於9/12刊載於queerology,投稿關鍵評論網時重新增修。

Photo Credit: Tksteven @ Flickr CC BY SA 3.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