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尊與依附不穩固的人很多,為什麼只有這些人走向「幻謊」之路?

自尊與依附不穩固的人很多,為什麼只有這些人走向「幻謊」之路?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尊與依附不穩固比較容易形成的性格特質是自戀型性格、邊緣型性格與戲劇型性格,若再加上同理心欠缺,也容易形成反社會性格,而幻謊行為通常被看成這些人格違常之下的一部分表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Q:沈醫師您好,之前拜讀過您一篇談「幻謊」的文章〈說謊的心理學系譜:從偽裝者的「幻謊」談起〉,想請教您一個問題。

從我有記憶以來,父親就慣性說謊,主要的謊言都是針對工作,他經常說近期在從事什麼生意,不久後就會賺大錢,隔一段時間又會說因為種種不得已的緣故,那個生意已經沒了,類似這樣的情況反覆了二、三十年,近年他常說他跟某大學校長開會、說他在中國有一群學生,說某大企業董事長要出資幫他成立公司,聽起來都很缺乏真實感,實際上母親也說,父親早已多年不曾拿錢回家,日常生活開銷全靠母親。

父親的口才很好,說那些事總是天花亂墜,聽起來像真有那麼一回事,即使想戳破他的謊言也不知該從何戳起,只能敷衍應答。

我不明白的是,父親為什麼會持續說那種其實根本沒人相信、或是一下就會被戳破的謊言?這是否是一種心理疾病?或是他真以為我們有那麼笨,會信以為真?

父親長期用謊言包裹人生支撐自尊,或許是怕小孩覺得他無用,但他的謊言過度誇張,已經超過一般男人吹噓的範疇,幾乎所有的話都一聽就知道他在說謊,為什麼一個人會長期說謊?父親是否有心理疾病?是否該帶他去就醫呢?希望能得到您寶貴的意見,謝謝。


A:2001年美國洛杉磯有一個男法官派屈克考溫博(Patrick Couwenberg),聲稱自己擁有心理碩士學位、曾打越戰受傷而領到勳章,還有一枚子彈留在胯下,並說自己曾在中情局受訓過,後來被揭穿原來全是說謊,也因此被拔掉法官職務。

在被革職之前,法庭曾請三位精神醫學專家作證,結果專家說考溫博罹患幻謊(pseudologia fantastica),也就是病態說謊(pathological lying),而且重點來了,專家又說這是一個可以治療的疾病,因此不須將他革職。後來不曉得怎麼回事,他還是被革職了。

是這樣嗎?幻謊是一個精神疾病,而且可以治療嗎?事實上幻謊雖然被精神醫學講了一百多年,但至今仍未被列為正式診斷,所以說精神科醫師不應把這個行為當成一個獨立的疾病。然而這也不代表幻謊是正常、非病態行為,或者根本不存在,而是它可能只是其他精神疾病或人格違常(personality disorder)的一部分表現。

從我發表那篇關於幻謊的文章以後,已有至少十位讀者告訴我,他們周遭也有這樣的人,而且令人討厭。可見這樣的反常行為確實存在,而且也對當事人的人際關係造成不良影響,所以說將它歸類為病態行為並不為過。

幻謊或病態說謊的特徵,是長期、大量、系統性編織虛實交錯的謊言,這些謊言都跟自己有關,而且有些離譜到沒什麼說服力,但當事人還是一講再講,而且講這些謊話並非為了騙錢騙色,或者加官晉爵,就只是為了說謊而說謊。這類人通常從青少年或成年早期就已出現這樣的行為。從這樣的特徵來看,幻謊比較接近一種性格特質,而性格特質一般來說,並不容易改變,即使接受專業治療也是如此。

當然這並不是說專業的精神科治療都沒有用,而是必須仔細評估,到底幻謊者為什麼老愛說謊?其實你點出了重點:用謊言包裹人生、提升自尊。的確,目前理論都認為,幻謊者的說謊動機乃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光鮮亮麗,才會編織那些關於身世、學歷與成就的瑰麗謊言。此外,也可能為了操弄人際關係、控制他人而說謊。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用精神分析的語言來說,可能這些人從小沒有形成穩固的自我形象,也沒有跟重要他人形成穩固的依附關係,因此長大後必須靠著說謊來彌補這些心理需求。

只是,自尊與依附不穩固的人很多,為什麼只有這些人走向幻謊之路?一、可能小時候第一次說謊就取得明顯成效,後來也沒有得到適時矯正,引此逐漸養成習慣。二、這類人往往本身容易相信虛構的故事,比如有實驗指出,一般人看小說會知道是捏造的,但幻謊者容易當真。因此,這類人對於自己編織的謊話,也會宛如自我催眠一般陷入其中。三、一般人有同理心,可以感受到被騙者的不快,但幻謊者通常欠缺這方面的能力。

自尊與依附不穩固比較容易形成的性格特質是自戀型性格、邊緣型性格與戲劇型性格,若再加上同理心欠缺,也容易形成反社會性格,而幻謊行為通常被看成這些人格違常之下的一部分表現。

若要讓幻謊者接受治療,先決條件是讓當事人覺悟到,自己不能再這樣到處說謊騙人了;如果沒有這樣的覺悟,別人不可能幫得了忙。至於要找誰治療,就是一個難題了,因為台灣大概沒人敢說自己對於治療幻謊很有經驗。只是幻謊比起人格違常者更常見的其他行為問題,也並非最棘手,或許可以尋求對於治療人格違常有經驗的專業人員協助處理。

至於家人與朋友要怎麼應對幻謊者?不要附和、增強對方說謊編故事的動機,比如若懷疑對方正在說謊,就不要一直興味盎然追問情節;若發現對方說謊,應溫和但堅定告訴對方,你講這些我無法辨別真假,如要贏得人家的敬重,與其講那些真假難辨的輝煌事蹟,不如老老實實展現自己。此外,不要忘了補上這一句:即使你是一個平凡人,仍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與朋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