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好聲音】《靈異象限》配樂:那三個音才是讓主角和觀眾不斷追逐的誘餌

【恐怖好聲音】《靈異象限》配樂:那三個音才是讓主角和觀眾不斷追逐的誘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奈沙馬蘭和霍華都處在巔峰狀態的熱烈高潮。奈沙馬蘭接下來有如溜滑梯一樣墜落,霍華則是想盡辦法在荒唐中維持住水準,直到他和奈沙馬蘭正式分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James Newton Howard《靈異象限》(Signs, 2002)

Spotify、Apple Music、KKBOX上皆無此張原聲帶專輯。

  • YouTube播放清單

作曲家和導演之間的長期合作關係有時候是一種福氣,有時候則是詛咒。詹姆斯紐頓霍華(James Newton Howard)和他的導演搭擋奈沙馬蘭(M. Night Shyamalan)的關係則是以上兩者皆是。

出道很早的霍華風格多變,但水準不穩,直到遇見奈沙馬蘭之後才在驚悚片音樂這個類型快速蛻變成熟,甚至自成一方之霸。其中《靈異象限》(Signs)正是兩人各自達到風格成熟頂點的最高峰。

爽快直接的電影序曲〈Main Titles〉轟然而出,在這個越來越不流行有片頭曲/片頭字幕的年代顯得極為珍貴。

這時候奈沙馬蘭還有著「21世紀希區考克」的稱號,霍華理所當然地給了他非常伯納德赫爾曼(Bernard Herrmann)的片頭曲。配上動能十足的文字藝術字幕活生生就是《驚魂記》(Psycho)的開場。一開場就把觀眾的感官體驗煮到沸騰,在戲院觀看這個片頭真的是無與倫比的體驗。

  • 比較

霍華這次選擇了用極微音樂(Minimalism)的方式作曲。片頭曲中那個緊迫盯人的三個音,接下來要貫穿整部電影,在不同的場合用不同的變奏方式呈現不同的情緒和戲劇節奏。

有趣的是這種極微音樂的作曲方式和奈沙馬蘭的說故事,顯然碰撞出了意外的火花。雖然除了開場跟結尾之外大部份時候配樂的編制和重量感都較小而節制,可是不斷重複的三個音持續累積情緒,讓觀眾頭也不回地搭上開往盛大結尾的情緒列車。

有些評論甚至把這三個音比做希區柯克用來推進故事的虛構事物麥高芬(MacGuffin),認為才出場一兩分鐘的外星人只是表面的麥高芬,這三個音才是讓主角和觀眾不斷追逐的誘餌。

然後就是奈沙馬蘭例行的結尾翻轉高潮。

無論你覺得情節有多荒謬,這個時期奈沙馬蘭和霍華的純熟技巧都精準地達成「合理化」的任務。那簡單的三個音組成的旋律肩負了這個「合理化」的重責大任,複雜的變奏在最後這首〈The Hand of Fate〉達到神乎其技的高峰。透過累積了整部電影的情緒一口氣釋放,在片頭曲就被煮沸過一次的情緒,再次輝煌地沸騰。不知道你信不信,我是信了。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奈沙馬蘭和霍華都處在巔峰狀態的熱烈高潮。奈沙馬蘭接下來有如溜滑梯一樣墜落,霍華則是想盡辦法在荒唐中維持住水準,直到他和奈沙馬蘭正式分手。

  • 電影片段(有雷!未看過電影千萬勿點)

遺珠:你可能沒看過(因為真的太荒唐),但實在不應該錯過《破天慌》(The Happening)的配樂。這樣了不起的配樂配上這麼荒唐的電影,導演真的該下地獄。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