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抱怨 你是「想不通」還是「不想通」?

一直抱怨 你是「想不通」還是「不想通」?
Photo Credit: Alan Turku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Alan Turku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Alan Turkus CC BY SA 2.0

「嘿,那妳為什麼不乾脆跟妳男朋友提分手?」

我突然丟出這句話打斷了她的抱怨。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支支嗚嗚的有些說不出話。她今天的抱怨從忠孝敦化捷運站延續到國父紀念館旁的餐廳,吃完飯後走路前往信義區酒吧的路途上,抱怨依然持續著。

朋友跟我分享不如意的事,代表她信任我而且願意跟我講心裡話,但是一連串的抱怨搞得我已經有點消化不良。為了預防等等我分不出喝進嘴巴的究竟是俄羅斯的伏特加還是艾雷島的威士忌,我只好打斷她並且試圖幫她釐清問題。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在兩個月前跟半年前應該都聽過差不多的抱怨。

大家有沒有覺得很熟悉?同樣的對話不斷的在我們身邊發生。

不論地點是在義大利餐廳或是在某個酒吧;不論內容是抱怨另一半有多爛或是老闆的嘴臉有多討厭;也不論當下他有多義憤填膺,通常過幾天之後結果完全不會改變。他還是繼續跟他口中「很爛」的人在一起,或是繼續為嘴臉很討厭的老闆工作。然後就在自打嘴巴的幾周、或是幾個月後,你的電話再度響起,所有的抱怨全部又重來一次。

這是一直以來都在你我身邊發生的故事。聽一兩次抱怨還好,但到第三四次後,講真的,我有股衝動想拿吃義大利菜的叉子、或是whisky杯往朋友的頭上丟過去。這感覺好像是你的朋友邊吃洋芋片邊配可樂,躺在沙發上哀怨地問你「為什麼減肥那麼難啊?」……WTF!

我發現,所有的抱怨幾乎都源自於「事情的進行跟自己的預期有落差」。

我們總是預期有了另一半後可以互相照顧、互相學習對方的優點,尊重對方並且一起成長。豈料過了甜蜜期後就是災難的開始。你可能必須交出Email、Facebook的密碼,然後在漫長的一天工作後,還要安撫另一半因為你工作忙碌疏於陪伴所產生的情緒;或是開始鉅細靡遺的解釋今天中午跟哪個同事吃了甚麼、下午去了哪個客戶那邊做了哪種簡報、晚上見了哪個國小同學…… 我們需要另一半的照顧沒錯,但我們不需要另一個爸媽。

你覺得感情逐漸被消磨殆盡,事情進行不如你的預期,你所期待的完美戀情並沒有發生,於是你開始抱怨。

我們總是預期進了公關公司後可以穿得漂亮出席社交場合、或是知名品牌的發表會,認識很多知名人士。但現實通常是,前一天加班到凌晨3點做提案,隔天早上10點提案後老闆把你罵到臭頭叫你回去重做。你只好邊改邊罵,罵說老闆的想法每天都不一樣,讓你無所適從;傍晚的品牌發表會卻還是得出席,並且擠出笑臉跟一堆你轉個身就會忘記他們名字的人哈拉;到了晚上10點結束後繼續回公司趕提案;最後迎接你的是5號的時候不到3萬元的薪水。

你覺得熱情逐漸被消磨殆盡,事情進行不如你的預期,你所期待的完美工作並不完美,於是你開始抱怨。

親愛的朋友,我們絕對不願意看到你繼續痛苦下去,同時我們也不希望自己因為消化不良得了胃病。既然抱怨源自於「事情的進行跟自己的預期有落差」,那我們只好做一些改變,讓事情的進行跟自己的預期能夠盡量靠近。

重點在於「改變」,愛因斯坦曾經說過:「Insanity is that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意即世界上最瘋狂的事就是你重複一樣的行為,卻期待會有不一樣的結果。既然我們渴望解決抱怨,也知道解決抱怨就是要讓事情的進行跟自己的預期能夠盡量靠近、就是要做些改變,但為什麼願意改變的人非常少,重複以前的行為並且繼續抱怨的人卻非常多?

Photo Credit: pshegubj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pshegubj CC BY ND 2.0

這點馬斯洛的需求理論就講的非常清楚了,不願意改變的人還停留在第二階層,「滿足安全需要」的階段。這個階段你可以繼續交往、工作,維持現有的生活水平以滿足生理需要,即使不進步但也是勉強可以接受。而且只要我真的不把威士忌的杯子砸到你頭上(當然,我也絕對不會那樣做),你都很「安全」。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停留在自己的舒適圈中的原因,因為感到安全又安心。

被伴侶尊重,有個夢想中完美的另一半;有個夢想的工作,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或是其它我們常講的那些「夢想」,都屬於「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的階段。就像金字塔越往上體積越來越小一樣,追求的人相對的少,而且這是需要透過「內部激勵」才能夠去追求的,因為外部的生理需求及安全需求已經被滿足了,再也很難激勵自己往上走。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跟朋友說破了嘴,甚至拿一大堆理論出來都沒有用。等到哪天朋友突然「想通了」,自然會去找現在的另一半溝通,甚至分手;或是離開現在的公司了。

但是這個「想通了」有人早有人晚,有更多的人遲遲「不想通」而越來越習慣目前的生活,到最後不願意改變,屈就於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生。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在今天、兩個月前、半年前都聽到一樣的抱怨,而且這個抱怨到最後會被放大到「抱怨自己不願意改變」。

事情至此就完全成了一個死胡同,不斷地在改變跟妥協之間拉扯,覺得自己好像胸口被插了一刀,很痛苦,卻又不知道拔出來會不會失血過多而死。你知道自己必須改變,但是卻又不敢,就像文章的開頭一樣,你支支嗚嗚的說不出話,只因為不敢承認自己的害怕,你害怕改變後的結果會是不好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