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德人的求知慾讓我體會到,閱讀應該是充實自己而不是歧視別人,對吧?

查德人的求知慾讓我體會到,閱讀應該是充實自己而不是歧視別人,對吧?
Photo Credit: 陳子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這些人身上感覺到的,是一種純粹的、想要認識這個世界的求知慾。有同事被他們感動,湊錢讓他們能利用休假的時候去上課。求知應該是一件讓自己高興與滿足的事情,而不是拿來嘲笑、歧視沒有這種條件的人,對吧?

日前台灣著名文化人郝廣才,在金鼎獎頒獎典禮上,因一席「閱讀沒做好,全島就會變傻瓜,有再多的軌道,你把傻瓜運來運去,要運去哪裡啊?」以及「台北車站大廳坐的都是台灣人,是不是已經像外勞了呢?」等疑似歧視言論引發爭議

至少來台灣工作的東南亞移工中,有很多是具備大學學歷的,念的書並不會少。此外,不閱讀不見得會變傻瓜,但少了同理心跟求知慾,一定會比傻瓜還不如。之前的文章中,曾經簡單介紹查德的言論自由跟新聞媒體;今天來分享跟閱讀有關的另一個產業:書店。

首都恩加美納主要有兩間書店,而且都具有宗教背景:一間是天主教,另一間則是伊斯蘭教。這一次要介紹的書店,則是具備天主教背景的「泉源(La Source)」。之所以具備宗教背景,原因在於這是一項古老的傳統,也就是在近代國家實施義務教育之前,宗教的傳播是一般人民獲取知識的主要來源。宗教的教義,是教育人民世界觀、道德觀、行為觀的準則。

20819162_2007189616182114_82642462005611
Photo Credit: 陳子瑜

由於查德的資本主義發展與經濟情況還無法將「閱讀」完全商品化,因此宗教仍是相當重要的角色。踏進書店裡,空間並不大,約莫是台灣國中教室一半左右的空間。書籍也以教科書為主,有趣的是,書架上陳列著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傳記,但關於查德政治跟歷史類卻非常稀少。

政府雖然沒有禁止出版,但社會上普遍還是不太會挑戰這方面的事情,基本上都以教科書內容為主。

同行的當地員工這麼解釋。我瀏覽一下幾本書封和目錄,就算有些比較批判性,程度也都滿溫和的。其中有一本挺有趣的,《一個流亡者的告白》,作者是2008年政變領袖之一,政變失敗後逃到國外,寫了這本回憶錄。寫回憶錄不稀奇,稀奇的事為什麼可以在查德出版呢?答案之一是他已經沒有威脅性了,執政者不在意;答案之二是,這裡書太貴了,想流通的難度非常高。

第二個答案,讓閱讀這件事情在查德,成為一種有如貴族般的奢侈事項。舉例來說,這間書店裡販賣的教科書,都是來自法國的法國官方版:其他關於宗教、文化,甚至是介紹查德內容的書籍,也都是在法國出版然後進口到查德。所以一個不意外的狀況就是,價錢也是法國等級。

像剛剛提到的政變領袖回憶錄,一本就要價40歐元左右,折合台幣約1,400元,將近30,000中非法郎。30,000中非法郎是甚麼概念呢?以當地消費水準比較高的駱駝肉來說,五個人吃一餐含飲料,大概10,000中非法郎。也就是說,一本書可以讓15個人吃一頓飽;另一個概念,是這個國家的最低工資是60,000中非法郎,換算台幣3,000塊。一本書,就是半個月的最低工資。加上國家沒錢,對教育資源的投注不足,在在都讓閱讀變成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20819482_2007189529515456_82631127058309
Photo Credit: 陳子瑜

但是,仍然有許多查德人很努力地掌握機會,吸收各種知識。像是公司的園丁與司機,在回收公司訂閱、用來掌握輿情的過期報紙與雜誌時,從頭到尾讀過一次;或是靠著手中那台在台灣已經被淘汰、連維修都可能找不到零件的隨身播放器,跟著裡面的英語教學一句一句覆誦。

曾經還有一次,跟門口的警衛聊天時,對方拿出一本已經泛黃而破爛的中文教材,問我正確的發音。我相信這些人的閱讀絕對都沒有台灣人來得多,更不用說台灣人中所謂的「菁英份子」,但是我在這些人身上感覺到的,是一種純粹的、因為想要認識這個世界的求知慾,以及相應而來的自我充實感。

有同事被他們的求知慾所感動,私下自己湊錢,讓他們能利用休假的時候去上課,繼續充實自己。閱讀與求知應該是一件讓自己高興與滿足的事情,而不是拿來嘲笑、甚至歧視沒有這種條件與環境的人,對吧?

本文經子瑜在非洲:查德生活二三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