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在黑夜茁壯,現在如何在白天強大?

印度在黑夜茁壯,現在如何在白天強大?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現代的印度仰賴佛法,並將道德核心深植人民心中。對二十一世紀的印度政治來說,最重要的課題就是恢復憲法道德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葛查蘭.達斯(Gurcharan Das

葛查蘭.達斯為作者與評論家。他的最新著作為《印度在黑夜茁壯:強大自由主義國家的可能》(India Grows at Night: A Liberal Case for a Strong State)。

以個人層面而論,印度的經濟起飛改變了我的人生。這不僅對十二億印度人來說是件好事,也改變了全世界。當西方世界進入經濟蕭條期時,此東方大國正因其政治與經濟自由,而突飛猛進,她提供了開放的社會、自由的貿易,並與世界經濟體多向連結,除了擁有長久的繁榮以外,也締造了國家奇蹟。

然而,印度與其人民在政府的荒唐治理下締造此成功經驗。印度人對政府無能提供最基本的公共服務感到沮喪——法治、教育、醫療與乾淨的飲用水。而政府唯一能提供印度的卻是最不需要的繁文縟節,讓印度社會深受束縛。「印度在夜晚茁壯,而政府深深入睡」這句話,被用來形容印度私人領域之成就與政府失能所形成的矛盾對比。但是,難道有任何國家有可能在無能地管制下繼續維持經濟高速成長嗎?為什麼印度不能在白天茁壯?目前,印度經濟情勢走緩,或許說明了在暗處成長的限制。

印度需要強壯的自由化國家

印度的經濟成長已成為神話,並讓數千萬計的人民脫貧,不過國內生產總值並非現代化國家發展的一切。印度仍舊需要公正的警察系統、勤快的公務員、正常運作的學校與高品質的醫院。換言之,印度需要更自由的國家,並以以下三個關鍵作為軸心:可迅速、精準進行決策的政府確保決策法理性的透明法制以及實現對人民的責任。這正是啟發美國與印度建國的古典自由主義思想家,對國家最原始的概念,然而要實踐上述三關鍵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三者間常相互抵消抗衡。

部分的挑戰來自印度公民對政府的極低預期值。對居住在印度的我們來說,我們時常忘了創建國家的目的在於使之行動:如果其他國家僅需三年就可建造一條公路,為什麼我們需要八年?如果兩年就能得到司法正義,那為何印度公民需要耗費十年?執行決策往往來自議會癱瘓,而法院直接授命予執行官的狀況。雖然積極的公民社會與媒體強化了印度的問責制,但是卻削弱了決策執行的可能。

身為一個自由主義派,長久以來我一直視政府的病弱為優點,在我眼裡,政府僅是「二級現象」(second-order phenomenon)。我認為,或許政府有能力能保護私領域與公民社會,但是國家也有可能摧毀深蘊其中的自由。二十年前,當印度經濟開始起飛時,我讚嘆民間能在沒有政府的扶持下突飛猛進。但是在過去的幾年內,我開始理解到政府實為「一級現象」,民間無法在沒有政府的奧援下持續發展。或許,在政府資源匱乏下獲取成功堪比神話,但奇蹟是無法長久的。

此外,印度政府在經濟發展中仍舊有其貢獻,只是往往被社會給遺忘。印度與其人民創造了財富,但是政府並沒有自身其外,反而成為其發展基礎;政府悄無聲息地提供了部分的智慧財產權、個人安全的保護與法治制度。然而,以目前來講,政府所提供的服務自然無法應付印度的發展,為求徹底發揮印度之實力,政府確實應提升自身效能。

現在的印度所需要的是一個強壯、具有效率與能力的政府,能夠執行完善的法治制度並且有著更確實的問責度。所謂的更為強壯的自由國家其意義在於提供更有效率的方式,公平而強制地執行法律;而強壯的國家建立在獨立而強硬的立法人士之上,他們確保沒有任何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國家的能力高低在於其是否能將服務公平誠實地提供給每位公民;而法治制度則在無形中守護每個公民的生活。

薄弱的印度國家治理史

許多人認為,現在的印度因聯合政治、鬆散的領導階級與經濟自由化導致國家脆弱化,這顯然是錯誤的想法。歷史上的印度向來缺乏強健的國家管理,若與中國相比,強盛的社會才是印度的火車頭。整部印度史充滿了不同王朝間的政治鬥爭,這與中國興盛的帝王史顯然南轅北轍。印度史上從未出現過專制蠻橫的政府,如同中國帝王剝奪人民財富與權力的情景,從未出現在印度史上。

印度史上的君王只是個遙遠模糊的影子,他們從未進入尋常百姓的生活。在前現代印度裡,法律與佛法(dhamma,梵文,原意為自然的法則或實相)超越國家與君王之上,並縮限後者權利。君王不得詮釋法律,這點與中國不同;僅有作為長老階級的婆羅門有此權能。如此的分權方式或許讓印度國家制度略嫌薄弱,但也防止人民遭受國家的壓制。

現代印度的國家制度也是英國殖民時期遺留的產物,自十九世紀以來,英國政府將法制與模糊的法規加諸於殖民地之上。雖然英制法律確有效率,但是英國政府對印度人民卻沒有實質責任。一直到一九四七年,獨立後的印度演化為活潑、稍嫌混亂的民主國家,並以此賦予管理機關責任權限。

時至二十一世紀,印度的經濟由下而上開始活絡,並保有其民主之本質,而同一時期,中國社會則依照技術官僚的藍圖,壯大其經濟活動。毫無意外地,印度傳統裡旺盛的社會型態演變成活躍的民間社會。二〇一一年政治行動主義者安納・哈扎爾(Anna Hazare)領導的大規模運動,迫使印度政治階級思考通過反貪腐法案,這便是近期弱國家與強社會對峙衍生的改變實例。一個成功的國家需要同時擁有強壯的國家與強壯的社會,以此互相制衡。

現在該做什麼?

遺憾的是,即便安納・哈扎爾率領的運動成功召喚出集體共識,促成公民覺醒,並且呼求改變,但是群眾運動本身並不能直接將瀕危的印度政府轉型為強壯的民主政府。雖然反貪腐法條的通過相當重要,但這只是初始的一步。唯有持之以恆並且抱著堅定的決心,才有可能改革治理機關——官僚體制、司法機關、國會、警察系統以及具備多個委員會的議會。聯邦體制將權力從中央機構移轉到邦區,此過程確實符合道德,除了下放權力以外,也將資金挹注到極具活力的獨立農村與直轄區域。

然而上述的民間浪潮並無法直接切入政府機關改革等關鍵議題。如果印度夠幸運,或許他們能選擇一個更強而有力的改革者,進行變革。可惜的是,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雖然夠有魄力,但卻對政府機構造成傷害。或許接下來很可能的一步是,在下一場選舉中,選民會直接訴求改革。目前,年輕並且具備理想性的選民已經佔了三分之一的印度人口,未來十年內,將有過半的選民來自年輕族群,然而目前沒有任何政客懂得他們的語言,並且倡議更好的治理方式與公共議題。現有的印度政黨仍舊將目光鎖定在貧窮、無知的農業族群身上,只消在競選期間大開支票或大打悲情牌就足以使之滿足。

然而在經濟快速成長、流動率大幅提升的民主氛圍之下,期待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的印度人口將快速超越自視為弱者的族群。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顯示,多數印度人認為自身發展已超越父母輩,並且預期自己的下一代將會擁有更好的生活水準。第九億個擁有手機的印度人來自最為貧窮的北方邦農村,沒有任何政黨能滿足其願。對這個充滿野心的年輕人來說,他不可能再接受由貪腐的權力階級規劃未來。年輕的印度人已經展現自己動員媒體並運用新科技操縱社交媒體的能力。政壇絕對必須做好改變的準備。

填補印度的政治空白

誰將填補中間偏右的政壇真空狀態呢?年輕的印度族群訝異政府的寬容能包容宗教與政治意識形態的極端差異,但是卻無法提供經濟上的自由。事實上,目前印度每五個人中就有三人是自雇者、開啟新公司的平均天數為四十二天,而創業者永遠被繁文縟節與貪腐的檢查員給綁架;也難怪經濟自由指標(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將印度排名在第一百一十九位,而世界銀行在針對開創新企業的難易度評鑑裡,將印度排名在第一百三十二名。

由於沒有任何政黨願意向人民解釋市場導向(promarket)或商業導向(probusiness)政策的差異,因此印度政府只能悄悄地進行改革,讓人民產生自由經濟改革只會造福富有階級的印象。他們不知道市場導向的經濟體將刺激競爭、降低商品價格、提升產品品質,讓社會走向管制性的資本主義,而所有人將會因此受益。相反的,商業導向的政策則放任政客與官員將經濟決策置於市場機制之上,並釀成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大眾對兩者的誤解導致施政者無法放手改革,而其結果也遭到絕對的限制。

如果沒有任何政黨足以填補此空缺,那麼崛起的印度將會渴望一個信任市場機制,勝過官員的全新自由黨,該黨將以經濟成長與促進政府機構改革作為首要目標。即便這樣的新政黨無法快速贏得選票,但是政府改革議題將重回政壇的中心,而選民將會慢慢理解到唯有透過開放的市場與節制的政府體制,才能以文明的手段提升生活水準,並獲得全民共享的經濟成長。

尋找印度的道德核心

要改革貪腐的政府機構絕非易事,但是在印度,事情格外困難,原因在於印度的國家體制向來薄弱。幸好,歷史並不代表未來,如果印度人民能夠理解法規有其道德意涵,並承認其公正而平等的本質,人民道德最終將為法治所說服。遵守法律將成為自制與品格的表現。然而,追求治理改革的背後必須與振興印度道德核心相關聯。前現代的印度仰賴佛法,並將道德核心深植人民心中。對二十一世紀的印度政治來說,最重要的課題就是恢復憲法道德性。

在早期的獨立鬥爭中,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發現民主思考脈絡中的憲法道德對印度民眾來說太過遙遠,唯有佛法長植人心。因此,甘地按部就班地以近似西元前三世紀佛教皇帝阿育王所創造的以佛法養成新法的系統,復甦佛法中的普世道德價值,以此詮釋憲法。甘地雖無法終止賤民階級(untouchability)的存在,但是他讓自由運動有了靈魂。同樣的,我們的挑戰在於讓年輕人視憲法為道德的明鏡,讓改革法制運動成為公民生活的一部分,最終,憲法將能再度成為心法。

今日,許多焦急的評論者鼓吹發起內戰,讓公民擁有問責權。然而,儘管危機近在眼前,但是我們應當透過政治與政府改革而非街頭巷戰,達成目標。我們必須從安納・哈扎爾以及跟隨他並且呼求改革的民眾身上理解到,如果政治階層仍舊無視改革的重要,並將之視為核心議題,那麼一場醜陋的戰爭將慢慢浮現眼前。

相關書摘 ►此時,正是「重新想像印度」的最好時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重新想像印度:亞洲下一個超級強國的潛力解碼》,全書將於11月由遠足文化出版,敬請期待!

作者: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研究中心

印度的未來手冊!此書邀集全世界重要人士分析擁有龐大文化潛力與機會,但卻不被普遍了解的大國:印度。印度蓬勃的經濟活動與日益龐大的中產階級族群,使之成為與中國並列的兩大重要新興市場。此外,印度的高科技產業與全球品牌也逐漸成為全球經濟體內不可忽視的勢力。

但是,印度的潛力究竟為何?要如何徹底發揮其潛力?此書編輯透過文化、經濟、與政治多方角度,解析亞洲的另一個超強大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