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身:物理學上的單一肉體,卻出現心靈層面的多元身分

附身:物理學上的單一肉體,卻出現心靈層面的多元身分
Photo Credit:Deposit 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明物理學上單一的肉體,卻出現心靈層面上多元的身分。明明就是我,卻讓我覺得不是我。如果他不是我,如何進得我來?如果他就是我,為何我會對這個區塊的心靈失去自我感?而這股在內的他異性造就了精神醫學、心理治療學、人類學都極為好奇的領域。

文:陳俊霖(精神科醫師、台灣心理治療學會常務理事、台灣榮格發展小組組員)

  • 本文摘自《附身:榮格的比較心靈解剖學》推薦序

當你有難以言說的經驗,你要如何容納這些經驗,進而陳述?又有誰願意傾聽,而不把你當作瘋狂、視為非人?那些經驗在你己身的價值與意義,又是什麼?

腦海中不時浮現出一幕畫面。近二十年前值班時,一位原本疑似憂鬱症惡化的年輕女病人前來急診,當著我們值班醫師面前發生一次大癲癇——全版強直陣攣發作(tonic-clonic seizures)。對精神科而言,這鐵定另有生理上的器質性病變。但當別科收入住院後,病人體能上甚至還能在病房攀爬亂竄,生理評估沒找出明確病因。越查不出原因的異象,旁人越會冒出神怪式的詮釋,畢竟對常人而言,精神症狀奇幻迷離,「彷彿被附身一般」的說法的確也很傳神。

廣義來用「附身」為喻的話,臨床情境中不乏相關表現:有病人感覺身上出現另一股力量在操縱著他,干擾他的舉止;有病人會談到一半忽然轉變特質,自稱另一個名號發言,治療師想叫原本的人格回來對話亦不可得;有病人自述從旁人的回應得知自己某段時間仍可行動卻失去記憶;有病人打個嗝後告訴我接下來是胸內的附靈在講話;有病人因為受到神靈附身要承受天命走祭師之路,想一想又不符生涯計劃,改而求醫看看能否解除掉。

然則被附身時主人格是否自知?共有幾個不同身分?各身分屬性是神是人是鬼是小香菇?是局部或全部被佔有?事後是否失憶?當事人的意志又可能有多大比例參與其中?精神科試圖分門別類診斷之,症狀只是個出發點,在詢問更多的症狀、病程後,有些可能是器質性疾患——亦即肉身另有病灶,精神病狀只是連帶變化的副產物;有些只能歸在精神本科中的,則可能放在解離症、多重人格障礙,甚至是思覺失調症的一環。這樣懷想起來,在這種時候用舊譯精神分裂症也很傳神。

但當時怎麼看都無法將那位病患放在既知的診斷中。直到晚近這十年,醫學上新辨識出一個稱為「抗NMDA 受體腦炎」(Anti-NMDA receptor encephalitis)的疾病,分子生物學的證據已然完整,還有病人自誌成書又改編成電影《我發瘋的那段日子》(Brain on Fire: My Month of Madness),從人口學與病程的對照,回溯起來我總覺得二十年前急診那位病患或許正是此病。對醫學而言,某些看似被附身者,是否體內其實潛藏有明確生理基礎的疾病?但二十年前那位病人即便真是此病,當時的科技卻應該還查不出原因。又或者還有再二十年人類才會知道的疾病?精神醫學的責任之一固然是要篩出附身症狀背後不宜疏漏的生理疾患,總有許多病人是當代查無生理疾病,留下讓我們盤思心理及社會因素的偌大空間。

photos_21825_1493883683_eca657de08729e1a
《我發瘋的那段日子》電影劇照
《我發瘋的那段日子》電影劇照

但被附身的可不都是精神科的「病人」或心理治療的「案主」。

於是,本書作者奎格.史蒂芬森(Craig E. Stephenson)回到四百年前,從西歐史上最有名的附身案例,亦即法國在十六世紀末、十七世紀初的一連串附身事件,尤其是一六三二年的盧登事件談起。彼時彼地,在一所女修道院中,居然上至院長下至修女,群集性的受到一名教士鬼魂所擾。牽連到最後,一位教區神父遭疑是作法者,被迅速燒死在火柱上。此案餘波盪漾,後續既有宗教上的解讀,也有醫療上的鑑別。更耐人尋味的是這件附身事件的背後,隱隱然反映與牽動出此鎮同時有如一道不同教派間角力的戰線,而這件附身事件,似乎在意識與無意識間左右了這場戰役的結果。

縱覽古今,人類的歷史舞台上早就上演諸多附身的劇碼。再橫顧四海,舞台每個角落都有著人類學上的附身素材,在蘇丹的例子中,丈夫得和附在妻子身上的鬼魂談判,有意無意間,這個超自然第三者讓彼此免去向對方低頭的窘境,像是多了調停的第三國,為交戰雙方開啟了和平之門。可惜書中未提及台灣豐富的神明附身祭儀,透過不同職司的神明附身,也象徵著運用不同的原型消化掉個人或家庭的矛盾。從文化來看附身的現象,竟是可以如此充滿社會功能。

這真是令人想得出神的現象啊!

明明物理學上單一的肉體,卻出現心靈層面上多元的身分。明明就是我,卻讓我覺得不是我。如果他不是我,如何進得我來?如果他就是我,為何我會對這個區塊的心靈失去自我感(sense of self)?而這股在內的他異性(otherness)造就了精神醫學、心理治療學、人類學都極為好奇的領域。

從現代科學的角度來看的話,自應無神怪可言,精神醫學想要科學化看待這個部份,詮釋出「解離」的診斷,於是從現象上來區分,意識可能恍惚(trance),可能失憶(amnesia),可能變成另一個身分遊走他方(fugue)。但這個想科學化的向量太過積極,反而如同作者在書中所評論,割棄了原本可以從社會文化面向連結的廣大世界。

心理治療學則是另一個向量,著迷於這個外在看到附身的當下,內在心靈世界究竟發生何事。精神動力學派相信無意識中原就藏著許多意識不知的訊息,當自體發生產生垂直性的分裂(vertical split),便出現自己也不認識的自己。榮格學派更是一向以探索無意識心理學為使命,無意識中的意念常環繞著特定的情緒而形成一股情結,因為有其自發性,意識難以掌控,而意識認識這些心靈特質的自然模式之一又是予以人格化/角色化(personification),於是便有榮格學派習用的阿尼瑪/阿尼姆斯(anima / animus),也可能在更為異化的情結浮現時,賦予這個被潛抑的情結另一個靈體身分,也就成了另一個體內的他者,而感受到「被」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