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害了我一輩子!」瑞典幼稚園拿掉性別偏見教材,還給孩子完整的自由

Photo Credit: woodleywonderwork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典Nicolaigården幼稚園「去性別偏見」的教學方式,注重每個孩子的獨特性,刪除過去「男主外、女主內」對孩子的限制,用「加法」策略補回完整的人生可能。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柯達

家喻戶曉的故事「白雪公主」裡,王子拯救吃了毒蘋果的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瑞典這間幼稚園認為這本童書造成英雄救美的「刻板印象」,所以決定重新挑選讀物,讓孩子不會從小養成性別偏見。

本文4大重點:

  1. 課堂互動影片讓老師驚覺:「原來我一直教導孩子偏見!」
  2. 對用語斤斤計較,不在孩童前使用男女有別的「他」和「她」
  3. 幼稚園面對質疑,反問「你要給孩子一半,還是完整的人生?」
  4. 教育的重點不是成績,而是讓每個孩子發揮潛能
課堂互動影片讓老師驚覺,原來我一直教導孩子偏見

瑞典以優質的幼兒教育著名,為了確保男孩女孩都能平等地接受良好教育,在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幼稚園Nicolaigården,錄下老師和孩童互動的影片,探討哪裡可以做得更好。這部影片讓老師非常驚訝,本來以為對孩童們一視同仁,卻發現大部分老師比較常鼓勵男生去操場玩,讓女生留在教室縫紉;孩童玩耍受傷時,老師們花更長時間安慰女生,而要男生堅強一點趕快回去玩。

老師們會對男女採用不同的做法,不是因為「男生從小就比女生勇敢」,或是「女生天生就比較文靜」,而是來自對男生和女生的刻板印象。這令老師們擔心,長時間累積下來,孩子可能不自覺地認定「男主外、女主內」,或是「女子無才便是德」等刻板印象,而不敢去追尋自己「想要做」 和「喜歡做」的事情。

girl & boy
Photo Credit: Aislinn Ritchie CC BY-SA 2.0

不只Nicolaigården幼稚園,多項研究都發現老師對男女的不同期待,反應在和學生的互動中。在英國高中課堂的師生互動研究中,老師比較頻繁地請男生回答問題,而且給予更多的建議和指導,男生因此有較多學習機會;當學生開始有不守紀律的行為時,女生的缺失較易被放過,男生的過錯則容易被放大。除此之外,教育學者在研究以色列國高中生數學成績時甚至發現,老師給男生相對高的數學考試分數,因性別偏見而得到較低數學分數的女學生,進入高中後數學竟然真的表現較差。

為了避免老師的性別刻板印象,可能導引學童往狹窄的方向發展,身為Nicolaigården與其他四間幼稚園的院長Lotta Rajalin,決定率領老師做出改變,提出新的教學系統。

對用語斤斤計較,不在孩童前使用男女有別的「他」和「她」

孩童在幼稚園時期會的詞彙還不多,往往在玩樂中不停地建立知識,比如說花有香味、泥土有點濕濕的、蘋果是紅色的。同時,孩童逐漸理解「我」的概念,發現鏡子中的小朋友是自己,玩具原來有分「你的」和「我的」。

Hen_-_The_Swedish_pronoun_svg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因為孩子快速吸收環境中的資訊,在院長Lotta Rajalin設計的新教學系統裡,老師們不再使用瑞典語中的han,類似於中文的「他」,來稱呼男孩;也停止用hon,同於中文的「她」,來稱呼女孩。取而代之的,是直呼孩童的名字,或是不帶性別的字hen,類似於中文的「小朋友」。

這個實驗性的做法,不定義每個人屬於男生或女生,而強調「不分男女,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老師要針對每個小朋友的特性「因材施教」。比如說,小朋友在玩耍時,老師往往不自覺地按照刻板印象問男孩「要不要去外面踢足球?」,問女孩「要不要織一頂毛帽?」。在挖掘出自己的興趣前,小朋友往往順著老師的提議,久而久之,男女較少互動,小朋友產生「男生跟女生玩羞羞臉」的想法。

Lotta Rajalin提到,有時小朋友會對女孩說「你不應該去踢足球,那是男生玩的遊戲。」此時,老師會介入問「為什麼只有男生可以踢足球呢?」等開放性問題,引導小朋友開始思考「這種感受是哪裡來的呢?女生真的不應該踢足球嗎?」避免小朋友被刻板印象限制。

除此之外,Nicolaigården幼稚園重新挑選兒童讀物。過去,小朋友一定聽過白雪公主的故事,皇后嫉妒白雪公主姣好的容貌,佯裝成賣蘋果的老婆婆,企圖用毒蘋果除掉白雪公主;路過的王子,受公主美貌吸引,無意間拯救了她,於是王子表達心意,兩人決定結婚,而壞心的皇后最後也受到了懲罰。故事中的皇后為了「外表」而不擇手段,王子僅僅是因為白雪公主的「外表」而一見鍾情,展現僅看顏值的膚淺價值觀。 這類會影響兒童價值觀的讀物,Nicolaigården就不會推薦給小朋友閱讀。

幼稚園面對質疑,反問「你要給孩子一半,還是完整的人生?」

Lotta Rajalin提倡的性別教育理念與眾不同,也招致了不少批評與反彈。最主要的反對聲浪擔憂孩子因此性別錯亂,男女確實有生理上的差別,如果分不清自己是男生還是女生,會不會因此變成同性戀?

瑞典Uppsala大學的一位學者就質疑,這根本是從小開始洗腦,如果男孩就是比較喜歡玩石頭,女孩傾向收集花朵,老師難不成要阻止他們?Lotta Rajalin在TedTalk中解釋這套教學方式,不但沒有禁止孩子做喜歡的事,反倒是把選擇的自由還給孩子,用「加法」解開性別偏見,給予更寬廣的可能性。

maxresdefault
Photo Credit: Youtube

然而,畢竟是孩子成長階段的教育,面對家長的不放心該怎麼辦?Nicolaigården幼稚園表示,他們會拿出一張圖,上面有兩個交疊的圓,然後問家長「你希望孩子擁有的是一半,或是完整的人生?」就像是孩子一出生後,就被根據性別貼上標籤,男生只能玩積木,長大後不應該當護士;女生只能玩洋娃娃,長大後不應該學汽車維修,人生的可能性硬生生被切掉一半。

螢幕快照-2017-08-01-下午4_04_59
Photo Credit: Youtube

為了測量教學效果,瑞典Uppsala大學開啟小型研究訪談80位三到六歲的小朋友,結果發現接受這套教學方式,相對於傳統幼稚園,孩童比較願意和沒見過或是異性的其他小朋友玩,在測驗中確實展現較少的性別刻板印象,而且孩子依舊能清楚區分男女,沒有外界批評的性別混淆問題。目前接受新教學方式的人數少,研究樣本不多,還很難確定對孩童的長期成效,但初步成果確實是樂觀的。而根據1998推動的性別平等修正案,瑞典政府表示支持Nicolaigården幼稚園的創新方式。

教育的重點不是成績,而是讓每個孩子發揮潛能

瑞典的幼兒教育強調學習是一輩子的事,孩童從一歲以後就可以去幼稚園,而且「托兒」和「幼教」結合為一體,小朋友去幼稚園不是因為爸媽要工作,所以「把孩子託給保母看著」,而是提供孩子「無憂無慮地從玩耍中學習」的環境,還能跟其他小朋友互動,學習團體生活。

更有趣的是,從幼稚園一直延伸到國小三年級,小朋友都不用考試,沒有成績單的童年,不禁令人好奇,家長和教育學者,難道不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 美國的教育機構曾到瑞典實地探訪,發現幼稚園老師用大量的筆記和照片,紀錄每一個小朋友的發展和學習進度,並和家長討論依照小孩的特性去幫助他們「探索興趣、了解自己、保持好奇、運用知識」。瑞典政府曾規定幼兒教育的師生比維持在較低的1:5,就是為了讓老師能夠徹底了解每個孩子。雖然2013年因為財政負荷,改由地方幼稚園自行決定比例,仍然顯現「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

這套「去性別偏見」的教學方式,注重每個孩子的獨特性,刪除過去「男主外、女主內」對孩子的限制,用「加法」策略補回完整的人生可能,值得老師和家長借鏡。

參考資料:

  1. The problem with Snow White, and what Sweden can teach us about gender
  2. The Gender Gap and Classroom Interactions: Reality and rhetoric?
  3. ON THE ORIGINS OF GENDER HUMAN CAPITAL GAPS:SHORT AND LONG TERM CONSEQUENCES OF TEACHERS’ STEREOTYPICAL BIASES
  4. Gender madness exposed – rushing around with Russia Today
  5. Gender-neutral pre-school: something for my kid? | Lotta Rajalin
  6. ‘It’s all about democracy’: inside gender neutral schools in Sweden
  7. Profile: Malala Yousafzai
  8. Children at Swedish “gender-neutral” preschools are less likely to gender-stereotype
  9. Preschool and preschool class For your child aged 1-6
  10. West Central Initiative

本文獲創新拿鐵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吳冠言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創新拿鐵』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