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孩子不說話?破除「選擇性緘默症」的迷思與三大刻板印象

為什麼孩子不說話?破除「選擇性緘默症」的迷思與三大刻板印象
Photo Credit: Ben Francis @ Flickr CC By 2.0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首先要挑戰的刻板印象是,選擇性緘默症只發生於童年時期。第二個要挑戰的刻板印象是,選擇性緘默症只發生在學校。第三個刻板印象是,大多數、或甚至全部的選擇性緘默孩童都曾被虐待。

文:卡爾・薩頓(Carl Sutton)、雪莉兒・弗雷斯特(Cheryl Forrester)

挑戰選擇性緘默症的迷思與刻板印象

我首先要挑戰的刻板印象是,選擇性緘默症只發生於童年時期。事實上,它可能延續至成人。本書的選擇性緘默者可以作為見證,包括十幾歲的青少年,還有從二十歲出頭到接近六十歲的成人。我的研究顯示,選擇性緘默症如果延續至成人,嚴重程度通常在二十歲出頭達到最高峰。不過,也有一些人直到五十多歲仍有重大的社交和說話困難,甚至與較年輕時相比並未減輕。至於五十多歲以後的資料則少之又少。

第二個要挑戰的刻板印象是,選擇性緘默症只發生在學校。根據我的研究,它其實發生在各式各樣的情境中:和陌生人、老師、同儕、醫師、牙醫、叔叔阿姨、祖父母、繼父繼母,甚至少數人對著父母也無法說話。

第三個刻板印象是,大多數、或甚至全部的選擇性緘默孩童都曾被虐待。這當然是錯的,應該不必多加解釋。遺憾的是,社會大眾卻仍普遍認為選擇性緘默症是疏忽或虐待直接造成的。這個誤解源於過去緘默總被形塑為心理創傷的必然結果。因此,有些為孩子盡心盡力的父母,仍得面對老師或其他人不公平的偏見和質疑。

茱莉亞寫出了身為家長的經驗,老師指責她女兒的選擇性緘默症是她的錯:

我們私下與老師會談。老師說:「妮琪小時候一定發生過什麼事。」在我聽來,她就是間接地指責我虐待孩子。

那位老師還說,我送女兒進學校時從不親吻她。他們以為一切都是我的錯,這令我很震驚。其他家長都不想和我說話了。

茱莉則寫了以下的經驗:

和我們不熟的人經常大聲地問我:「當時她發生了什麼事?」賈絲汀也聽到了。他們以為我會說出什麼可怕的事情,讓我們美麗的女兒突然從此不能說話。其實什麼事也沒有。

滿分的、充滿愛的家長也可能有選擇性緘默的兒女。質疑他們對待小孩的方式,無疑是可惡的。引發選擇性緘默症的因素,經常是無法解釋的,和/或者是芝麻小事(至少從大人的觀點來看是如此)。

並沒有證據顯示,選擇性緘默的孩子比一般孩子更可能、或更不可能遭受過虐待或情感傷害。

在此引用英國選擇性緘默症資訊與研究協會(Selective Mutism Information and Research Association)的斯拉金和史密斯的話:

有些家庭中存有較複雜的問題,若有懷疑,應介入處理。假設所有的個案/或絕對沒有個案遭受虐待或者情感傷害,都是常見的錯誤。

既然選擇性緘默症是焦慮障礙,當然可能因引發焦慮的生活經驗而惡化。事實上,許多干擾或破壞性的生活經驗,都會加劇孩童或青少年的選擇性緘默症狀況,包括:搬家、父母爭執或離婚、父母有心理疾病、失去親人、霸凌、恥辱,和感覺自己與別人不一樣等。本書便舉出了各種實際例子。

其他可能造成選擇性緘默症的環境因素,包括地理位置孤立,例如:孩子在第一次上學之前,與別人互動的機會太少。

當孩子置身於不同的文化背景中,需要面對外語的環境時(比如住在英國倫敦的日本小孩),也可能發展出選擇性緘默症。

選擇性緘默症是一種保持安靜的強迫行為

許多小孩面對陌生人而感到焦慮、覺得脆弱或危險,或者和主要照顧者分離時,都會出現保持緘默的強迫行為,這是正常反應,並非選擇性緘默的小孩所特有。當這種行為持續超過學校生活的初期,或引起嚴重的人際互動困難時,才會診斷為選擇性緘默症。因此,小孩開始上學的第一個月被排除於正式診斷標準之外,而僅視為轉換情境的緘默反應,通常持續不到一個月。選擇性緘默症通常會持續好幾年,而非幾個月。在實務上,有經驗或者瞭解辨認方法的人,很容易做診斷。其實很簡單,選擇性緘默者在某些情境之下無法說話。

從演化的觀點來看,遭受威脅時保持緘默,只是為了避免引起獵食者的注意所採取的退縮行為。儘管人類發展出了精緻的文明,但是畢竟我們仍然都是動物。學者將選擇性緘默類比為動物「凍住」(freeze)的防衛反應。根據我的經驗,我同意對年幼的孩子而言,選擇性緘默症感覺起來的確如此。小時候,我對於某些人保持緘默,並非經由思考或出於什麼想法,那完全是「刺激」(威脅性人物靠近)和「反應」(保持安靜)的運作。

叢林裡的動物一發現飢餓的獵食者逼近時,便立刻變得安靜且小心翼翼。同樣地,選擇性緘默的孩子亦出於自動和潛意識的機制,本能地採取緘默來躲避威脅,雖然他們所感知的威脅是來自於易受傷和被注意,而非被吃掉的危險。選擇性緘默的孩子並非刻意選擇保持緘默,而是當他們在身體、情緒或心理上感受威脅時,反擊或逃跑的本能反應便迫使他們緘默。因此,「被注意」(例如:暴露於人際互動情境)與緘默反應之間有直接的連結。同樣地,與主要照顧者分離也直接和緘默連結,因為分離帶來了危機和不適感,對於幼童尤其如此。

根據以上選擇性緘默症根本原因的描述,它並不需要任何壓力或創傷事件來加以引發。有些小孩先天的氣質,便是較易受到暴露與脆弱感的影響,自閉症和焦慮傾向的小孩尤其如此。

緘默的牢籠——從我的經驗談起

根據我的經驗,在某些人聽得到的範圍之內,我絕不可能說話。只要他們靠近,我就感到一股無法承受的壓力,並且陷入緘默的牢籠。即使他們只不過出現在房間的另一端,我也感到私人的空間受到侵害。光是想到他們可能聽到我的聲音,便令我不知所措。

對於選擇性緘默的小孩(或大人)而言,說話可能是非常親密、令人緊張、困窘和備感威脅的舉動。選擇性緘默的小孩通常傾向於迴避風險,而保持靜默通常讓他們感到比較安全。他們的感受如此強烈,以至於在具有威脅的情境中,開口說話簡直難如登天。我的經驗是,只要說出一個字就好像將把我整個內在世界的鑰匙交給別人,向他們暴露出我的思想、感情、缺乏、欲望和需求。分享這些事情,總是令我感到非常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