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馬杜羅政權「氣數已盡」的五個原因

委內瑞拉馬杜羅政權「氣數已盡」的五個原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杜洛為了把持軍權煞費苦心。他親自晉升了委國超過兩千名將軍中的數百位並給予他們特權,包括允諾未來的政治生涯。不幸的是,委內瑞拉可沒有這麼多職位讓馬杜洛來確保他的政治生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Ian Bremmer
翻譯:王國仲

Ian Bremmer是Time的國際事務專欄作家與特約編輯,同時身兼歐亞集團主席、政治風險顧問與紐約大學全球研究學教授。他最新的著作是《Superpower: Three Choices for America’s Role in the World》。

時辰已到,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四年統治即將告終,以下是五個原因:

1. 在他的治理下,經濟低迷

委內瑞拉的問題皆因國內災難般的經濟而起,也因其而終。身為石油蘊藏量世界最多的國家,委內瑞拉的經濟不成比例地依賴石油——超過95%的出口與石油有關;四分之一的GDP仰賴石油和天然氣。委內瑞拉數十年來都只依靠天然資源過活,並未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產業或部門。現在這個方法已經行不通了(除非通貨膨脹八倍),油價在2014年夏季達到近五年來的高點後已經下滑了超過五十五個百分點;外匯和價格管制等宏觀經濟學手段更使低油價的情況(對委內瑞拉來說)雪上加霜。

今天,有82%的委內瑞拉家庭生活在貧窮之中;有85%無法取得生活所需的藥品;87%的居民表示買不起足夠的食物;而74%的委內瑞拉人平均從去年到現在消瘦了19磅。

2. 他不是查維茲

馬杜羅雖然繼承了查維茲(Hugo Chavez)的總統大位,但他可不像查維茲那麼有領袖魅力。查維茲是天生領袖,他的治理獲得極大成功,其左派思想「查維茲主義」亦廣為人知。我們只要看看馬杜羅的演講影片就會知道,和前任比起來,他可以說是完全沒有領袖氣息(馬杜羅甚至有時候會藉跳騷莎舞來掩飾,真心不騙)。

儘管查維茲也不乏批評者,至少他為委內瑞拉人民帶來了實質改變。從1995年到2009年,他讓委內瑞拉的貧窮家庭比例從55%下降至26.4%;他剛上任的1999年時失業率是15%,到2009年6月則降低至7.8%——當然,2000年代中期歷史新高的油價也幫了不少忙。查維茲2013年3月去世時油價約是一桶110美元,今天這個數字剩下50美元左右。領袖魅力與天分固然重要、好的時機也是一項要點,而馬杜羅則三者皆無。

3. 對獨裁主義的失敗嘗試

此外,以在國際石油價格低迷時治理一個石油大國的領導者來說,他為了鞏固政權而做出的笨拙嘗試只讓事情變得更糟。不過平心而論,當支持率一直在20%左右徘徊,或許確實是該下猛藥的時候了。

馬杜羅的不討喜讓反對黨成功在2015年時取得多數議會席次,近二十年來第一次不是由查維茲派系所把持。靠著仍對他效忠的最高法院法官,馬杜羅把最後的幾個月拿來試著解散立法機構,藉此讓對手失勢。以民間諸多的不滿與混亂為理由,他舉行了召開「制憲會議」的選舉,企圖改寫憲法、延後總統選舉並無限期延長現任總統的委任統治。

該選舉於上星期舉辦,而結果毫不令人意外——馬杜羅取得了迫切需要的一場勝仗。政府認定有八百萬委內瑞拉人民上街投票,國際觀察組織則把數字定在三百萬人,其中有約兩百六十萬是沒得選擇的公務人員。除了美國與歐盟外,超過十七個拉丁美洲國家皆指責此項選舉不民主。

4. 他與他的政府是孤軍奮戰的

國際上對制憲會議的憤怒只是委內瑞拉日漸孤立的最新跡象。去年十二月,委內瑞拉遭南方共同市場(由巴西、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組成的拉美貿易集團)暫時禁止參與;上週,他們宣布將委內瑞拉永久停權。連巴西都覺得你做得太誇張了,委國政治功能之失調可見一斑。

最擔心委內瑞拉的大概是中國,同時也是馬杜羅指望的最後貸款對象。從2007到2014年,北京借給委內瑞拉650億美元,是同一段時間內中國最大的開發融資對象。對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內生產總值11萬億美金(2015年數據)的中國來說,少了650億只不過是統計上的一點小偏差。但現在甚至連中國都不願讓委國延遲還款或給予新債,顯示他們已經厭倦把錢丟到水裡的行為——尤其還是支持一個這麼弱勢且不受歡迎的總統。

5. 國內菁英已對他失去信心

如果連中國都已經注意到馬杜羅不受歡迎,你最好相信那些被控幫助他遮遮掩掩的人也知道他有多不討喜。至今的抗議行動已經奪走了超過120位抗議者與至少八名官員的性命,也讓治安單位在聽從上級指示或鎮壓那些和他們處境相同的絕望平民中進退兩難。要讓維安單位乖乖待著也相當困難。8月6日,一批前任與現役中階軍官接管了瓦倫西亞附近的主要軍事基地並自稱為叛軍,隨時可能起義。此次行動已經由政府軍鎮壓。

自四月份新一輪的抗議活動以來,馬杜羅已經拘留了120多位軍事人員,其中有30人是逃兵,40人被指控叛亂或是叛國。確實,馬杜羅為了把持軍權煞費苦心。他親自晉升了委國超過兩千名將軍中的數百位並給予他們特權,包括允諾未來的政治生涯——全國30個政府部長中有11個是現役或前任軍官。不幸的是,委內瑞拉可沒有這麼多職位讓馬杜羅來確保他的政治生涯。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