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非常多的書可能還是傻瓜,多看電視還有可能變成美國總統

讀了非常多的書可能還是傻瓜,多看電視還有可能變成美國總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這個國家已經失去道德的羅盤,極右和極左互相激盪,仇恨團體非常囂張。「每個人不應該因為他的種族、膚色,性別或宗教信仰獲得不同的待遇」這個美國自由主義提倡的人權和平等的概念已經受到嚴重的挑戰。

九十年前佛烈德.川普(Fred Trump)在紐約一千個三K黨成員和警察的混戰暴動之中被捕,這件事情並沒有進入法院受審,當時的時空背景跟現在不一樣。去年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在競選的時候多次否認這件事情,他的老爸並沒有出現在3K黨的暴動之中。唐納.川普就在白人至上的家庭裡面成長,不喜歡讀書很愛看電視,35年前成為房地產大亨,唐納.川普在紐約有14,000個公寓,這些公寓他只租給白人,黑人完全沒有機會可以租到他的公寓,這個種族歧視的事跡曾經進了法院而且也被證實。

1980年代,川普變成賭場大亨,他認為黑人比白人懶惰,而且會偷錢。1989年4月白人女富豪在中央公園被強暴並且被攻擊至昏迷,四名黑人和一名拉丁人被捕,川普登報紙廣告要求恢復死刑。後來這幾個人關了幾年之後,被法院證實是無辜釋放。川普是種族主義者,也是個仇恨大師。

最近在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在維州夏洛茲維爾市引發的攻擊事件之後,包括Google、Apple 、PayPal 、Airbnb、Visa等許多美國的大型企業公開表示不會讓仇恨團體使用他們的商業服務。這是一種非常有道德勇氣的做法,但是我想這不會包括川普所領導的白宮。

川普骨子裡想的是一回事,當美國總統講的話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對維州的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暴動,他一開始先說各方都有錯;看苗頭不對,改譴責三K黨和遣責新納粹主義,再改回各打五十大板,讓白人至上主義團體好像洗三溫暖一樣。一開始矛頭指向要求撤除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南軍聯盟雕像的自由派團體,幾番的轉折其實沒有脫離他原來的基調。三K黨的領袖也非常歡迎川普的言論,黑人女子被車撞死是妨礙別人的言論自由罪有應得,開車故意撞人並不是恐怖份子。

美國這個國家已經失去道德的羅盤,極右和極左互相激盪,仇恨團體非常囂張。所有種族主義者不會一開始就採取種族滅絕的手段,一切都是從偏見、仇恨言論和差別待遇開始,「每個人不應該因為他的種族、膚色,性別或宗教信仰獲得不同的待遇」,這個美國自由主義提倡的人權和平等的概念已經受到嚴重的挑戰。

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因為自由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盛行,以為不再有反猶太、男人至上、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但是在所謂自由的美國已經有翻轉的現象,人類文明的發展已經開始由盛而衰。歐巴馬(Barack Obama)在推特上面一張種族平等的照片,按讚的人數破了這個社群媒體上的記錄。本身是黑人的歐巴馬可能不代表什麼,但是同樣是共和黨的總統老布希、小布希,發聲明譴責種族偏執、反猶太主義和所有形式的仇恨,這是美國民主和共和兩黨少見的共識。

川普並沒有採取化解仇恨的手段,他覺得非常憤怒,他覺得被人誤會,他怨恨批評他的人,尤其他看到記者大罵髒話。讀書不見得有知識,讀了非常多的書可能還是傻瓜,思考才有辦法可能變得聰明,偏偏思考並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甚至非常痛苦。沒有知識也要看電視,看電視比讀書愉快許多,更不用說跟思考相比,多看電視還有可能變成美國總統。

不知道怎麼結束,最後引卡夫卡(Franz Kafka)的話,卡夫卡的這一段話重點應該是思考而不是讀書,不然讀一大堆書也跟看電視一樣,還不是一個會種族歧視的傻瓜,那麼辛苦幹嘛,倒不如去看電視就好。

我想人應該只讀那些會咬傷或剌傷我們的書,如果我們讀的書沒有對我們產生重擊,那麼我們為什麼要讀書?就像你寫的那樣,為了讓我們快樂!我的天啊,即使我們沒有書,我們一樣快樂,而且我們自己可以寫會讓我們自己快樂的書。

我們需要的書是這樣,像不幸那樣地傷害我們,像比我們還重要人的死亡一樣痛苦,像開車進入森林,遠離所有的人,像一次的自殺。

一本書必須像斧頭一般,劈開我們冷凍的內心。

——法蘭茲・卡夫卡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