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策基礎草率、規劃脫離現實,請停止虛耗資源的「公費醫學生」制度

決策基礎草率、規劃脫離現實,請停止虛耗資源的「公費醫學生」制度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將錢花在真正貧苦或真正想致力於基層醫療服務的學生,我絕對贊成。但若只是少數人的即興之作,其決策基礎之草率和規劃之脫離現實,就令人無法理解了。

文:楊庸一

在衛福部所提醫師人力規劃中,除了推動所謂「增加醫學生員額」外,另一個似是而非的對策就是「重啟公費醫師制度」,增加公費醫學生名額。

在台灣早期,這些具有時、空背景的制度是為因應醫師人力極端不足的情況下所採取的權宜措施,有其一定的迫切性和需要性。像日治時期的在地醫,以非正規醫學校畢業,但受過某種醫療訓練及格的人員充任,只能限地執行初級醫務;蔣介石全盤接受日治時期的醫療制度,並未更動。

目前,在地醫差不多已經沒有了。高雄醫學院在早期有培訓原住民的醫學生,畢業後返鄉服務,成果相當好。這些措施對台灣早期的醫療,確實提供了相當程度的貢獻。

較大規模的「公費醫師制度」,始於1975年陽明醫學院七醫制的設立,主要是希望透過公醫方式,改善基層醫療,其他學校也提出部分公費生名額跟進,這是繼公費師範體系師資培訓後的另一個公費制度,領受公費的醫師,至今已超過數千人。

依衛福部所舉報告,在地養成公費生(以原住民為主,畢業後須返鄉服務),訓練後服務7年,其留任率達70%;一般公費生,服務2年,留職率3%。這個數字已清楚說明,公費生的恢復或擴大,除非是在地養成公費生,否則對目的達成並無實質幫助。從師大系統公費制的取消,陽明醫學院公費制的變遷,再加上上述的實際結果,其必然結果已相當清楚。

事實上,偏鄉醫療問題只是醫療資源分配不均和醫療人員調配不當的結果而已,只要透過要求公立醫院醫師輪流擔任,即可立即改善。早期台大醫院的利比亞、沙烏地醫療團、外島醫師的輪派不都是如此?

偏鄉地區醫療(人口稀少),需要的是能常駐一位家醫科醫師(薪水由原醫院支付+偏遠地區特別加給+可輪派),加上合於現實的後送/轉診的制度,不是很快就能改善了?何需衛福部從105年開始,在已有名額中,每年再增公費醫學生100-200名?難道15年後,要在玉山蓋另一間台大醫院?

多年來,畸形的甄試方式,已使醫學生的錄取,讓中、上階層的子女佔盡優勢。除了少數家庭清寒,有本事得以搶過關的學生外,有多少人真的在乎或付不起學費?一位公費醫學生,每年平均至少要花費十萬以上的學費,光是新增的100到200位學生,每年就要再增加1至3千萬,加上原有仍在領的各年級學生,再考慮領取的年數來算,其支出實不應輕忽。

若將錢花在真正貧苦或真正想致力於基層醫療服務的學生,我絕對贊成。但若只是少數人的即興之作,其決策基礎之草率和規劃之脫離現實,就令人無法理解了。

如果,衛福部仍執意要耗資培養公費醫師,我建議,不妨考慮將經費撥給更需要的護理系學生(尤其護專學生)。我曾在護專代過一學期的課,這些十七、八歲的小女生,大多來自中、下層家庭,她們具有很強的工作動機、熱忱,都希望早日考上執照從事護理工作,以改善和支撐家庭經濟,可是卻在打工和龐大學貸中辛苦掙扎。

台灣未來的慢性病醫療和長照計劃,護理勢必扮演關鍵性的重要角色,如果能將經費轉移至這些孩子身上(每年至少可有200到400名額),並要求其至少需服務滿所受公費年限,其成果幾可確定將遠大於目前的狀況。這個社會錦上添花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實在不需要虛耗資源再畫蛇添足。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