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準僱客羊群心理 上海商店聘「職業僱客」偽造人氣

看準僱客羊群心理 上海商店聘「職業僱客」偽造人氣
Photo Credit: 解放日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客人絕不止存在於外帶的食店,也有餐廳付人130元坐在店內玩手機充場面;展覽中心找人在場內用電腦,3天300元;連面試也可以找人假裝,時薪更達40元;另有手機遊戲活動需要「電玩高手」玩遊戲機等等。

原來除了電視節目有「職業觀眾」 ,僱客也有假的。上海有食品店被記者放蛇,發現他們找人排隊假扮僱客,在店外排隊買熱狗,偽造人氣,希望吸引真客人上釣。記者排了5次隊,總共賺了140元人民幣(約164港幣)。

中國解放日報報導,上海來福士廣場一家「網紅」奶茶店,要排隊7小時才能買到。而市面上也有麵館、餛飩店、傢俱店等,從默默無聞到猛然間「門庭若市」,更有盛夏露天排隊近百米、遮陽傘接成長龍的「盛況」。不免令人好奇買一杯飲料,值得這麼辛苦幾小時嗎?

記者懷疑是「假排隊」,於是在微信各種兼職群組,找到聲稱是「打醬油活」(不勞苦但能賺錢)的排隊充場工作。記者被安排去了當地一家新開熱狗店裝僱客,「領隊」事前吩咐:

一要買最便宜那款熱狗,可打包也可自己吃,留好小票事後報銷;二是別緊張,切忌猥瑣張望,要自然大方,裝成普通客人;三要在群裡聽指揮,有時可分批去,有時要一起排隊「轟」一下

當日找來的十多名「假客人」要互相配合,不能同一批人一直在排隊,於是每人每兩小時只能排3次。報導指記者當天真正「工作」時間不過約40分鍾。其餘時間是可以自由活動的。

而當真的有客人來到時,如排隊人數過多,店家也會機警揮手叫賣「這邊點單」,然後假客人就會配合讓路予真客人消費。

報導指,排隊期間,真假客人都在玩手機,而領隊在附近巡視。但因為店家要求的「假客人」數量不多,所以很快便沒有人潮,假客人前後逗留也就20多分鐘,可說是「成效不彰」。

只有十多人 成效不夠

假客人吃了熱狗後也指:「熱狗不好吃,再多人排隊也沒用」。事實上,如是真客人數目不多,加上假客人的成本,店家往往會面臨虧蝕。假客人閒時替店家算一算,發現他們每天得賣掉200份熱狗,才賺得回來,但從早到傍晚,連假客人消費的熱狗,最終只賣掉73份。

領隊「大哥」直言,店家「號召力」不夠,他評估至少需要50人才能有足夠聲勢。他更說,曾為手機品牌造勢,就叫來了近千人。「領隊」更喊話:「開一家店,沒有三五十萬元營銷投入,根本火不起來」。

報導指,不論是排隊的時間,加上在旁等候的時間,「領隊」給出的薪金是每小時15元,而且會在現場用手機馬上支付,十分可靠。有老手半年來在各樣「工作」賺進近一萬元。

假客人絕不止存在於外帶的食店,也有餐廳付人130元坐在店內玩手機充場面;展覽中心找人在場內用電腦,3天300元;連面試也可以找人假裝,時薪更達40元;另有手機遊戲活動需要「電玩高手」玩遊戲機等等。

轉手「黃牛」飲品

報導也提及另一種靠排隊賺錢的方式,就是轉手「黃牛」飲品——將辛苦排隊買得的飲料以較高售價轉售,賺取差價。市道好時,有人聲稱曾一天轉售三四十杯,每杯加價50元。

報導指,雖然中國有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明文規定,經營者與消費者之間,應當遵循自願、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但執法存在灰色地帶,被告機會不高。有造假的商店甚至否認涉事,指如有證據證明招用假客人,可「全店相送」。

假人氣源自網絡文化

新京報今日刊出評論,指偽造人氣的文化源自於網絡「刷流量」的做法,評論直指這是「低層次的惡性競爭」,最終只會令整個互聯網行業拉倒。評論更指,不少流量達「10萬+」以上的文章,經微信調整計算方法後,實際流量只有數千。文章指,若商家繼續「假客人」的把戲,就給玩火一樣,最終還是做不下去的。

「造假刷流量」可以看:

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