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洋子成為〈Imagine〉共同作者:是著作權聲張,還是商業利益考量?

小野洋子成為〈Imagine〉共同作者:是著作權聲張,還是商業利益考量?
Photo Credit :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藉由增列共同作者的方式延續這首歌所能獲致的財產資源的獨佔或寡占,將這首歌曲的公共運用價值往後推遲數十年,對應歌詞所描述的那種無爭、無利的大同世界,著實令人覺得些許諷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姿縈(政大法學碩士,研究領域為著作權刑罰規範、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制度,曾任職律師事務所資深法務、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法務主任,現為普塔藝文整合公司法律顧問)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國家音樂出版商協會(National Music Publishers Association,簡稱NMPA)在2017年6月14日的大會中,主動宣布小野洋子為知名歌曲〈Imagine〉的共同作者,小野洋子將此消息公佈在她的社群網頁中,他的兒子也在自己的社群網頁上很驚喜地分享了這個消息。

〈Imagine〉這首歌曲,一般人所知悉的資訊,是由約翰藍儂創作及發表,於1971年發行,以平緩柔和的曲調描述著反戰與和平世界的理念,曾經在1996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2006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以及2012年倫敦奧運會等國際場合播放,是相當知名的歌曲。小野洋子則是約翰藍儂的摯愛,約翰藍儂身後的財產,包括他的音樂著作,幾乎都由小野洋子繼承打理。

約翰藍儂生前曾經向媒體表示過〈Imagine〉這首歌曲,有很多歌詞和概念源自於小野洋子的靈感,小野洋子也曾對外說明過該首歌曲的意念來自於她的詩作,美國國家音樂出版商協會(NMPA)在這首歌發行的46年後,將小野洋子列入共同作者並享有著作權,此一舉動對於著作權實際作者的保護,具有相當指標性的意義。

以我國著作權法的規定,關於著作權的保護是採取「創作保護原則」,意思是在創作完成的時候,創作人不需要去向任何機關辦理登記,就立刻產生著作權,這規定在著作權法第10條,而著作權所要保護的內容,則是規定在著作權法第11條,只有對著作所直接表達的內容為保護,其他關於著作所要傳達的思想、概念、原理等等,都不在保護的範圍。若是和別人一起合作創作的作品,當各自所創作出來的內容無法分開成個別的獨立作品時,著作權法的第8條就將這樣子的創作定義為「共同著作」,各創作人對於該作品的著作權是共同擁有的。

從這點來看〈Imagine〉這首歌曲的歌詞,如果小野洋子不只是貢獻「概念、想法」,而是與約翰藍儂是一起合作創作〈Imagine〉的歌詞時,當這首歌曲的歌詞完成的時候,小野洋子其實是不需要特別透過其他人去「幫她宣布」他對於這首歌的著作權,而應該就直接取得這首歌共同著作的著作權。

AP_100101117156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不過另外一個比較實際的問題是,在46年前約翰藍儂發表這首歌的時候,小野洋子並沒有積極地維護她對這首歌的權利,並且從這首歌發表後到現在,她也仍未曾改變這樣的態度,或許可以認為是她當年將共同創作這首歌曲的權利送給了摯愛約翰藍儂,到現在仍然無怨無悔吧。

但是,將小野洋子列為這首歌曲共同作者,對於版權界而言,又有著另一種不同面相的意涵。

在著作權的保護,無論各國都對於著作財產權訂有年限的規範,也就是說,創作人或著作權人,雖然享有永遠的著作人格權,但是就著作所能賦予的經濟利益,則有一定的期限。這是源自於著作權法對於人類智慧成果保護的態度,不只是單純保護產生出創意的創作者,站在促進社會文化進步的立場,也同時要保護創作人以外的社會大眾,所以在一定的保護期間後,就不再讓特定人獨佔或寡占著作財產權,讓這個「財產」成為人類世界的「公共財」,讓更多人可以在不需花費成本的情形下,接觸到更多優秀的作品,進而激盪出更多優質的創意與創作。

在我國,依著作權法第30條的規定,原則上是以創作者生存期間及死亡後50年作為享有著作財產權的期間,在創作者過世的50年後,該著作權的持有者就不能夠再繼續以該著作獲得經濟上的利益,而這個期間的規定,在美國和歐盟目前則已延長到70年。

回過頭來看〈Imagine〉的情況,在只有約翰藍儂是創作人的時候,這首歌曲的著作財產權保護期間,是以他過世後開始計算,所以在我國,這首歌的著作財產權保護期間是到2030年,在美國和歐盟地區,則可以到2050年。現在美國國家音樂出版商協會(NMPA)將小野洋子列為共同作者之後,這首歌的著作財產權期限就會立刻延長,只要小野洋子活得愈久,著作財產權的經濟利益所能夠繼續期間也就愈久。

若是從這個角度來思考美國國家音樂出版商協會(NMPA),在約翰藍儂過世37年後,主動對外宣布小野洋子為共同作者的原因,或許除了具體彰顯協會對於實質創作者的重視,對於協會成員的版權商而言,這首知名歌曲著作財產權的延展,也同時能夠延長版權商的版稅收益,具有可預期的獲利價值,何樂而不為。

〈Imagine〉這首歌描述的是一種理想世界的樣貌,例如其中的「Imagine no possessions(想像沒有財產的存在)」、「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沒有貪婪和渴望的必要)」、「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想像所有人都能共享這世界上的資源)」等歌詞,是用經濟共享的思維來描繪他們的想望。

然而在這個資本主義當道的現代社會裡,這首歌的價值也同樣地隨著商人以經濟效益作為考量的權衡,並藉由增列共同作者的方式延續這首歌所能獲致的財產資源的獨佔或寡占,將這首歌曲的公共運用價值往後推遲數十年,對應歌詞所描述的那種無爭、無利的大同世界,著實令人覺得些許諷刺。

或許小野洋子可以考慮放棄對這首歌的著作財產權,讓這個事件的後續發展可以不要這麼地符合某些人的商業利益考量,至少可以不讓自己成為摧毀當年所建構的理想世界的一份子。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