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潮蟹鬥爭策略:打架前每小時揮動「大螯」數千次大有智慧

招潮蟹鬥爭策略:打架前每小時揮動「大螯」數千次大有智慧
Photo Credit: Cyber LUK Youtube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分享動物世界的「阻嚇效應」,即使部分動物擁有碩大的武器也不一定要經常使用,絕大部分時間用來「靠嚇」,猶如不戰而屈人之兵,付出最少成本換來最大戰果,真正的打鬥誰也要承擔風險,看起來多強大也不例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招潮蟹每小時揮動「大螯」幾千次 山羊、馴鹿大角裝腔作勢

不知各位在成長時期有否這類經驗:絕大部分的教師、長輩跟我們強調信念,只要內心懷抱積極而美好的信念,無論面對甚麼挑戰、競爭、問題也可戰勝一切。變相,他們會黑白二分地看世界,講求做事技巧就是離經叛道,甚或是弱者所為,又認為計算成本效益是奸險之人所為,「好人、正義之士」不應斤斤計較衡量利害得失。

可是,我們細心看人類歷史甚至是其他動物的經驗,完全顛覆了許多理所當然的「說教」。細小如招潮蟹,無論是擁有強大「蟹螯」優勢的一方,抑或是遭受挑戰鬥爭的一方,無論是誰強誰弱,招潮蟹並不任意發動戰鬥。

約翰.克里斯提(John Christy)長年研究招潮蟹的特性,對雄蟹一般擁有碩大蟹螯如何用來互相競爭,感到好奇。後來的發現似乎令我們沮喪,原來,牠們根本很少打鬥,例如日常面對的競爭,經常裝腔作勢,每分鐘揮動蟹螯十多次,每小時大約近千次,往往只是對峙,實力相當通常只有詠春般互相推手試勁,最終很可能沒打鬥上演。即使真的出現少數打鬥事件,兩個「即將」決鬥的雄性鬥士,在真正打之前竟然要先用數十小時揮動蟹螯,頻率更高,才展開數分鐘的打鬥,決定勝負;如果打架之前每小時揮動3000次蟹螯的話,30小時後正式開打已揮動了九萬次!

其實只要我們同時比較山羊、馴鹿的情形,發展動物界有些法則萬變不離其宗,山羊的角也長得夠硬、夠長、夠碩大了,馴鹿頭上亦具體龐大的角,可是牠們同樣甚少打鬥,而研究雄鹿的話,牠們絕大部分的衝突都停留在對峙階段,真正升級為「戰鬥」的次數,大概在11,600次的衝突之中,只有6次決心打起來,追追逐逐試力還是主菜。

逃跑不可恥,經常有用 大自然不只有輸贏

如果我們上述「格調」套進人類世界,人們的態度與反應極可能截然不同,出現很多先入為主的想像、價值觀、信念加以批評:逃避戰鬥是沒志氣的事、退縮叫人可恥、即使戰死也感到光榮。不過,動物世界沒這類心理包袱,億萬年的演化歷程之中,許多留存下來的本能反應法則,已為牠們裝備了絕佳的成本效益計算,每一種做法都同時存在兩個面貌,各有得失,與羞恥與榮譽感毫無關係。

例如,即使「雙雄」經已正式開打,中途放棄並不罕見,因為直覺打鬥過程有機會使任何一方陷入重傷——當然包括自己,放棄一時戰鬥,也可以提供日後更好的情境、機會、氣力再戰,當下節省氣力與風險,情況意味著,贏了戰爭有霸佔洞穴或優先擇偶交配的好處,放棄戰爭同樣有各類好處,這種所謂智慧,在動物世界根本「司空見慣」。

另外,即使自己在持續戰爭中有信心戰勝對手,過程的風險也並不只有勝敗兩種可能性,還有「漁翁得利」。誠如生物學教授道格拉斯.艾姆蘭(Douglas J. Emlen)所言:

「要知道你是否可以在戰鬥中擊敗對手,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戰鬥。把裝備全都準備好,毫不保留地開戰,在打鬥結束時,你就會知道答案。問題是,打鬥十分危險。有時純粹只是分心,就讓你無法及時反應。螃蟹能夠彼此攻防,因為牠們外骨骼就像盔甲有防禦功能。但戰鬥中的螃蟹只要一分心,容易成為海鷗和白頭翁攻擊的目標。

這樣的分心有時是致命的,端視戰鬥發生地點而定。大角羊和北山羊都是在陡峭狹窄的懸崖上對決,一個不小心就是一場災難,有時摔斷腿就等於送命,所以雄性個體在打鬥時經常要同時注意對手和自己所處的位置。」

有大武器平日更要嚇唬,強不表示鬥爭沒風險

亦因此,不少動物具體迅速以「目測」評估作戰優勢的本能反應,往往第一眼就察覺出戰鬥等級是否接近,期望在武備威力、環境和時機「直覺」有利自己的時候才決一死戰(其他動物當然「只能」倚靠直覺),這種聰明的直覺固然是祖先們億萬年來賦予牠們的絕佳鬥爭智慧。

如果要概括上述動物世界的戰略,可簡稱為「嚇阻效應」,只要夠聰明節省戰鬥效益,即使擁有碩大的武器也不一定要經常使用,絕大部分時間用來「嚇唬」,猶如不戰而屈人之兵,付出最少成本換來最大戰果,真正的打鬥誰也要承擔風險,看起來多強大也不例外。

不論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反應,當免不了要應付鬥爭與挑戰之時,幾乎所有動物都具備運用技巧、衡量效益得失的能力。即使套在人類身上,不管你道德情操是高是低,你至少不排除自己遇上聰明的對手危害自己,造成勢力均衡、反擊有時只是一種自保,所謂技巧和策略盤算其實是中性的,並沒有善惡之分,旨在判斷甚麼情況,在甚麼脈絡之下運用。

同樣,萬變不離其宗,動物在意對方武備威力、大小,等同於人類審視客觀形勢,共通點是真實不欺,很少會刻意迎合對方最強勢的條件「硬碰硬」,甚至會換轉環境再戰。唯一不同的是,動物很少強調榮譽感,人類不但榮譽感很強,而且擅長嘲笑他人。

參考資料:

道格拉斯.艾姆蘭(Douglas J. Emlen)著:《動物的武器:從糞金龜、劍齒虎到人類,看物種戰鬥的演化與命運》(Animal Weapons: The Evolution of Battle),臺北市:臉譜,誠邦文化出版,2016年1月。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