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定勝天?從環境史視角看八田與一興建嘉南大圳

人定勝天?從環境史視角看八田與一興建嘉南大圳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嘗試從「環境史」的角度,來探討嘉南大圳工程與當地環境互動的特色,並從中思考現在台灣大型工程對於自然環境的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游智勝

2017年4月15日,豎立在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被破壞一事,引起國內一陣討論八田與一歷史評價的風潮。不論用何種角度切入,大都離不開八田氏與其一生最輝煌的事業,也就是嘉南大圳水利事業的興築。本文嘗試從「環境史」(就是在歷史時間的架構下,探討人類行為與自然環境的互動關係)的角度,來探討嘉南大圳工程與當地環境互動的特色,並從中思考現在台灣大型工程對於自然環境的影響。

從陳鴻圖教授對於嘉南大圳與當地環境互動歷程的研究成果來看,該研究將環境分為「人文環境」與「自然環境」,而大圳的興建以及利用,對於這兩類環境的影響如下。

一、人文環境方面
  1. 旱田的水田化
  2. 土地生產力提升
  3. 土地價值提高
  4. 原來的「看天田」轉變成「三年輪作」的制約耕作
  5. 水利組織運作促使聚落機能轉變
  6. 「三年輪作」給水制度促使農民意識的凝聚

從上述可以看出,當時開鑿大圳主要還是著眼於土地生產力的提升,除了滿足殖民母國(日本)對於稻米的需求以外,也連帶改善當地農民的收入與生活,同時活化了原本較為蕭條的聚落,因此政府投入經費,以人為方式(包括開鑿大圳並以水利組織管理)企圖扭轉當地自然環境的限制,對於原本受制於此的居民們,不啻為一大福音。但是,由於水源不足而採取的「三年輪作」給水制度,由於農民不熟悉其運作,再加上必須支付水圳相關費用,反而促使了農民自發性的凝聚共同意識,並據此與官方組織反應其需求,以維護自身利益。

二、自然環境方面
  1. 集水區林相改變
  2. 圳路生態改變
  3. 灌溉區河道變遷減緩
  4. 水資源開發與利用問題

大圳與烏山頭水庫等大規模水利工程的建設,確實改變了當地的生物多樣性與地形地貌。集水區為了涵養水源、減少水土沖蝕等目的所進行的造林,以及為了維持圳路耐用性,而改採水泥鋪設工法,這兩項工程使得集水區林相趨向單一化,並造成一些小型動植物無法存活於水圳,連帶減損了當地動、植物的生物多樣性。此外, 由於大圳及水庫的興建,大量擷取灌溉區的主要溪流如濁水溪、曾文溪、八掌溪等溪流的上游水源,並一併攔截水中所夾帶的泥沙,如此除了造成河道變動不如過去頻繁且明顯以外,同時也影響了河流下游及海岸的供沙平衡,改變了原有的地形地貌。

除了上述,大圳與水庫興建之後所帶來的水資源的利用與分配等課題,或許才是影響大圳灌溉區人與自然環境互動關係的最主要因素。如前所述,大圳水源長期不足,即便1973年曾文水庫完工,仍無法全年供水,從而促使農民與水利會積極尋找其他水源,而地下水源的開發便成為補充大圳灌溉水源的最主要來源。拜科技進步之賜,開發地下水源較以往容易,但長期抽取地下水源,卻導致了地層下陷、水質惡化,嚴重危害當地居民的居住環境與身體健康。

而且,由於戰後台灣工商業快速發展,農業產值急速萎縮,也導致大圳水資源逐漸釋出以支援民生與工業用水,如此也衍生出水權分配的問題。此外,因為水庫集水區水土保持工作不善、山坡地過度開發並使用農藥及化肥、以及水庫開放觀光而增加水源污染等因素,導致水庫水質惡化;大圳中下游圳路也因為沿圳污水排放,也導致灌溉水質急速惡化。

綜上所述,將嘉南大圳工程以環境史的視角並以長時間的歷史縱深來看,可以發現到,大圳的管理與運用對於其周遭環境的影響實不亞於設計與興建;而且,不論是設計興建或是管理運用,都明顯的展現出「人定勝天」的思維。

必須指出的是,這樣的思維導致了人類對環境無止境的剝削,最終的結果就是環境的反撲,而這樣的現象正在我們生活的當下發生著。當然,用現在的思維來批評嘉南大圳「不夠環保」,是不太公平的,但是,即便到了21世紀,台灣仍有許多公共工程的基本思維,還是「人定勝天」而不是「與環境和諧共處」。當然,這些工程可以為我們帶來生活的「方便」、甚至許多的「利益」,但必須指出的是,人類也不可能獨立於環境而生存,「皮之不存,毛將附焉?」。

參考書目

陳鴻圖,《嘉南大圳研究(1901-1993)——水利、組織與環境的互動歷程》,台北: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博士論文,2001。

本文經文化復新事(Trans Cultur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文化復新事 TransCultur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