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爭論文言、白話比例,何不考慮以「議題導向」作為選文依據?

與其爭論文言、白話比例,何不考慮以「議題導向」作為選文依據?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文課的教學,可以嘗試跳脫以「單篇選文賞析為主」的編排方式。用議題導向編排,學生學的不再是一個點(單篇文本),而是一個面向,在這個議題中,他有更多的文本可以參閱比較,作為提出論點的證據。

文:張瑀琳(國立新豐高中國文科老師)

近日在國文教學領域最大的議題,就是高中國文新課綱,文言文和白話文的比例該如何調配,以及新的選文有哪些?

支持不該降低文言文比重的專家學者,認為經典的思想和文字表述,大多以文言文的形式存在。如果降低比例,後果就是讓學生無法引經據典、閱讀、書寫的能力低落。

支持降低文言文比例專家學者,認為文言文過多,學生必須花費過多時間解讀文本,或是拘泥於形音義的辨析,且文言文的內容思想未必和當代相符合,學了很多古文,卻沒辦法提升學生的實質能力。

文言、白話的論點各自有理。所以我們不妨試著推想:既然論點各自有理,會不會問題的根本並不在選文上,而是高中課本如何編排?以及教師運用文本授課時,強調的面向是什麼?

現行高中課文編排:以單篇選文為主

現行的高中課文,各家的選文大同小異,在次序編排方面倒顯得多元。例如:〈項脊軒志〉在A出版社是第一冊第五課;在B出版社則是第二冊第三課。

除了各版本間編排次序不同,同一個出版社的課次編排方法,也看不出明顯呼應,以C出版社一到五課來說,課次如下:

  • 第一課:師說
  • 第二課:愛之淚珠
  • 第三課:髻
  • 第四課:世說新語選讀
  • 第五課:項脊軒志

出版社在編排時,當然有文類的難易度和豐富度的考量。可是在現場教學,這五課通常是一次段考範圍,當這五課沒有緊密連結時,教師的教學很容易變成「文本解讀+文本賞析」。

單篇的文本解讀很容易拘泥在翻譯和形音義的辨析上;單篇的文本賞析很容易過度詮釋,導致學生覺得「無感」「很扯」。

國文課本以單篇選文為主的編排方式,和中文系本科的訓練有關。中文系所學就是「經典中國文學」,我們是要「發揚」中國文學。配合教學目標,中文系的課程就是告訴我們經典文學的博大精深,因此,中文系畢業的老師到了教學現場,實際授課時,也會習慣以「文本解讀、文本賞析」為流程。

出版社的編排和中文系的訓練相互影響之下,「文本」成為教學中最重要主體。所以有核心古文,A類選文,學生必須對這些文章相當熟悉。

社會上對於高中國文課的期待:合乎邏輯的文字、語言表達能力

與此同時,身為國文科老師的我,感受到社會上對於國文課的期待,由大而小的排序大概是:「合乎邏輯的文字、語言表達能力」>「分析批判的能力」>「閱讀各類文本能力」>「賞析文本的能力」。

把「表達、分析批判的能力」當成教學中的主體,會讓社會上對國文教學的成效更有感。

或許讀者會質疑:賞析能力是閱讀的最高層次,教好賞析層次,也就能培養表達能力、分析批判能力、閱讀能力。

這種想法沒有不對,但還可以更嚴謹。

第一:讀再多經典文本,也不見得能提升前面三種能力,反而會為賞析而賞析。

第二:國文老師大多也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拆解自己能力養成的步驟,並告知學生如何有邏輯的表達。所以有關作文的教學方法百花齊放,有關批判思維的教學付之闕如。有關情感的體悟也是零散片段而不完整的。(國文課本的編排並不是依據主題或議題編排)

國文科的教學方向(賞析經典文本),和社會期待(表達、分析批判、閱讀能力)的連結,不算完全背道而馳,只是之間的連結應該更加緊密。

換言之,國文課的教學,可以嘗試跳脫以「單篇選文賞析為主」的編排方式。

議題導向的編排方式

專家學者們若能就「那些能力是我們應該在國文課中教會學生的」取得共識,那麼我們的課本就可以這樣編排:

議題一:具有邏輯的論說文該怎麼寫?然後底下放範文(〈諫逐客書〉、〈台灣通史序〉等等)來分析。

議題二:如何營造出文章中的「困境」?這時候底下就可以放一系列的範文,像是〈赤壁賦〉〈岳陽樓記〉等等。

用議題導向來編排,選取適合文本,白話文或文言文並不是問題,只要這篇文章能夠用來呼應這個議題,那都會是適合的選文。如果選文是文言文,其實也只需要在呼應議題的部分作精讀、提問、分析,其他部分,確實可以讓學生了解大致概念即可。恰好免除「一字一句翻譯文言文」的苦差事。

用議題導向編排還有另一個優點:學生學的不再是一個點(單篇文本),而是一個面向,在這個議題中,他有更多的文本可以參閱比較,作為提出論點的證據。

讓議題教學成為主流

各國文出版社這幾年推出的國文課外閱讀補充,大多都朝著「主題選文」的方向編排。(例如科普類、自然生態類),主題選文再一步進化,就是議題選文了。

出版社這樣的編排,當然是因為看見市場的需求和趨向。如果作為全高中生都必須閱讀的國文課本,能夠從編排的改革上來支持這種趨勢,想必能為國文教學帶來更好的風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