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航、殖民與貿易——十六世紀以降西班牙人在菲律賓

遠航、殖民與貿易——十六世紀以降西班牙人在菲律賓
Photo Credit: Ortelius United State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班牙之所以征服菲律賓,正是看中她在海洋貿易的重要位置。而且在馬尼拉,西班牙人可以和中國商人換取到他們夢寐以求的中國商品。當然,十七世紀後還有許多想在東亞獲取利益的國家,西班牙因此面臨許多的貿易競爭。

文:簡塔莉(「故事」編輯部成員)

西元一五一九年,知名的大航海家麥哲倫與他的探險船隊從西班牙出發,朝著西方航行,希望能夠從一條新的航路,抵達那滿是香料的摩鹿加群島。一五二一年的三月,橫越兩大洋的這支船隊,來到了菲律賓群島。雖然麥哲倫不幸死於當地的部落衝突,但他的這趟遠航,卻確立了一條史無前例的航線。從此以後,西班牙人知道:只要繞過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Cabo de Hornos),橫跨太平洋,他們就可以進入東亞海域,到達菲律賓。

追隨麥哲倫的腳步,一五二五年以後,西班牙人陸續派遣了四支遠征船隊朝著菲律賓群島進發,不斷找尋新的航海路徑。一五六四年,決心在東方建立商業殖民地的國王菲利普二世,又派出了第五支遠征隊,並提供獎勵給發現新航線的人。這支從墨西哥出發的遠征隊,最後順利地來到菲律賓的宿霧島,其領袖黎牙實比(Miguel López de Legazpi)隨即出任西班牙帝國的第一任菲律賓總督。今天,菲律賓阿爾拜省的首府,便是以黎牙實比為名。

緊接著一五七一年,西班牙人進一步佔領了呂宋島,並且建立起他們在東亞最重要的據點——馬尼拉。一五九五年,商業逐漸繁盛的馬尼拉城,成了西班牙在菲律賓的首府,也是他們在東亞的貿易中心。比起太平洋航線的開闢過程,西班牙人在菲律賓建立殖民地反而較為順利。有些學者認為:這可能與天主教宣教感化的成就有所關聯,導致菲律賓群島的島民願意為西班牙人效力。

為何在一五二一年麥哲倫發現菲律賓群島以後,一直要到一五六四年,西班牙人才終於在菲律賓島上建立起殖民政權呢?我們可以從西班牙前後派出五支遠征隊的結果得知,最重要的關鍵點在於是否發現航行到宿霧的路線。一五二一年麥哲倫已成功讓宿霧島上的統治者與居民接受了天主教信仰,顯然對欲傳播福音的西班牙人而言,宿霧是建立殖民政權的好地方,因此能否掌握季風的吹拂,再度順利地航行到宿霧就成為西班牙最關心的問題。

其後,西班牙人也發現了自南美洲的利馬(Lima)直接航向太平洋至菲律賓的航線。而在一五六五年,航海家烏達內塔(Andrés de Urdaneta)則發現了自菲律賓返回墨西哥西岸阿卡普爾科(Acapulco)的「烏達內塔回程」(Urdaneta y el Tornaviaje)航線。即使到了十八世紀初期,這條路線仍為西班牙人所沿用。

西班牙統治初期,馬尼拉每年都迎來中國、日本、暹羅、越南、爪哇及馬六甲等地的商船。事實上,西班牙之所以征服菲律賓,正是看中她在海洋貿易的重要位置。而且在馬尼拉,西班牙人可以和中國商人換取到他們夢寐以求的中國商品。一五八六年,一位西班牙官員給國王菲利普二世的信中說:「許多白銀和銀幣都運到那裡(馬尼拉)去交換中國貨物。這些銀子雖然有一些仍留在菲島,但其餘大部分都為中國大陸運貨到那裡出售的華商所運走。」

中國商人對於當時候西班牙的貿易活動如此重要,自然也在文獻中留下他們在馬尼拉進行貿易活動的相關紀錄,其中又以博克舍抄本(Boxer Codex)的圖像最為知名。這些中國商人當時普遍被稱為「Sangley」——這個詞過去經常被譯為「常來」、「常賣」,近幾年則較常被音譯為「生理」。

一五七五年,有一位神父是這麼解釋的:「馬尼拉島上的人們稱呼這些華人為『Sangley』,意為稱這些來到這裡的商人」。西班牙專門為海外廣大殖民地定下的法典《印地亞斯法典》其中的內容也提到:「這些定居在我們菲律賓群島馬尼拉市的一些中國商人,被稱為『Sangley』」。我們因此能夠得知:Sangley一詞最早是稱呼華商。不過,這個詞後來也廣泛地用來稱呼所有在馬尼拉活動的華人。

菲律賓與台灣的關係

當然,十七世紀以後還有許多想在東亞獲取貿易利益的歐洲國家,西班牙因此面臨許多的貿易競爭。一六一八年馬尼拉海岸出現了六艘荷蘭船。當時,荷蘭船隻是出名的凶悍,菲律賓總督阿隆索(Alonso Fajardo de Tenza)因為害怕失去中國運來的諸多商品,次年便派遣道明會的神父巴特羅美・馬地涅斯(Fr. Bartolom)前往廣東及漳州一帶的港口,請求中國官員禁止荷蘭商船離港貿易。隔年,馬地涅斯神父返回馬尼拉後,便寫了一份報告給馬尼拉總督,他表示台灣島(西班牙文為Isla Hermosa,譯作艾爾摩沙島)是「這一帶土地上,最富裕、最主要乃至於最安全的貿易點之一,是重要的接近中國的富裕地區」。

不過計畫趕不上變化,荷蘭搶在西班牙行動以前,就已在台灣建造了堡壘。一六二四年八月十日的馬尼拉法院紀錄顯示:法院官員們認為,荷蘭人的目的就是要阻斷菲律賓群島與中國之間的商業貿易。最讓西班牙受到打擊的,是英國也選擇和荷蘭東印度公司合作,破壞中國與馬尼拉的貿易關係。一六三五年一月三十日,西班牙國王給菲律賓總督的敕令表示:「如果尚未將荷蘭人逐出艾爾摩莎島的話,儘速以所有必須的武力執行此事。」並且希望能結合葡萄牙的力量與在菲律賓群島的艦隊,將荷蘭人逐出台灣。

如我們所知道的發展,西班牙人在台灣北部的雞籠建立起貿易據點。可惜的是,菲律賓群島南部的穆斯林對西班牙政權的反抗日益嚴重,使得馬尼拉的殖民政府無法持續援助北台灣的經營與駐兵。另一方面,馬尼拉的總督也與當地法院間發生糾紛,後來導致西班牙在台駐軍大為減少。於是到了一六四二年,西班牙人便在荷蘭的軍事威脅之下,退出了北台灣。

之後,在台灣設立據點的鄭成功還曾要求菲律賓總督向他進貢,但被總督拒絕。其子鄭經也向菲律賓總督招撫;一六六三年再度要求菲律賓進貢。鄭氏政權不斷地要求菲律賓進貢,可能代表台灣與馬尼拉之間擁有頻繁的貿易活動,根據研究指出,一六六四年到一六八四年間,有五十一艘船為了商業貿易從台灣出發到馬尼拉,或者以台灣為中轉地,形成了長崎-台灣-馬尼拉或是中國-台灣-馬尼拉的三角貿易關係。

加雷翁船貿易

西屬時期的菲律賓殖民政府除了想盡辦法要和中國作生意,還得處理菲律賓內部的大小動亂,以及移居到菲律賓的華人引起的反抗事件。當然,他們最主要的工作,還是要和中、南美洲保持頻繁的聯繫和貿易,這就是今天我們最常提到的阿卡普爾科-馬尼拉航線的加雷翁船貿易。

這個「加雷翁船」就是過去中文學者研究著述中,經常以「大帆船」、「馬尼拉大帆船」、「馬尼拉郵船」、「巨帆」等詞指稱的船隻,專指那些往返阿卡普爾科與馬尼拉之間、至少有兩層甲板所構成的四桅大型帆船。在外國文獻中,這種船隻更因為通常運載大量的中國商品,而有「中國船」(Nao de China)的稱呼。由於船隻稱呼種類繁雜,為了更明確區別船隻類型,本文皆採取音譯的「加雷翁船」。

隨著海上競逐越演越烈,遠洋船隻勢必要加以區分軍艦與商船,使軍艦能夠護送運載貨物的船隻平安無事抵達目的地。當十七世紀前期英國和荷蘭逐漸區分軍艦與商船的差異時,西班牙人卻追求著多功能的大型船隻:比上一個世代擁有更廣闊比例的船身,同時提供更多的貨艙空間,以及後方甲板能夠擁有舒服的大型艙室。

一六一四年之前,出於船隻航行安全上的考量,明令禁止使用超過三百噸位的船隻,卻也看到商人為追求貿易利益而使用千噸位的船隻,甚至有超過兩千噸位的巨大加雷翁船。這些巨大的船隻被用來對抗西班牙的競爭對手——荷蘭和葡萄牙;但也因船體增大使得加雷翁船的速度變慢,這個問題讓荷蘭船長皮特・海恩(Piet Hein)有機會在一六二八年襲擊西班牙船隊,劫掠大筆財富。

此外,為了讓船上能夠有額外的貨倉空間,加雷翁船很少在準備足夠的槍砲裝備下展開航行,那些負責人情願冒著被襲擊的風險,也要在甲板堆滿成捆成包的貨物,因而疏於船隻的槍砲裝備,使英國的私掠船經常瞄準載滿貨物的加雷翁船,襲擊加雷翁船事件層出不窮。

我們可能會想像,加雷翁船都在西班牙的塞維亞等地建造,但一六七九年,西班牙王室卻下了命令,讓所有阿卡普爾科航線的船,都只能在菲律賓建造。理由很簡單,因為菲律賓島上的硬木非常適合作為修建船隻使用。

加雷翁船的骨架通常以袖木製成,而其他部分則使用菲律賓群島的本土木材。龍骨和舵桿,以及內部較艱困的工作,則是僱用菲律賓莫拉菲人(Molave)來完成。龍骨外的鏡裝通常使用菲律賓一種名為「lanang」的木材,因為這種木材極具韌性,可以讓船體對強力的射擊產生反彈作用。加雷翁船上優異繩索的索具,其原料則是從馬尼拉麻蕉(Abacá)取得,帆布則在伊羅戈斯省(Ilocos)製造,此外,加雷翁船必要的金屬大多從中國、日本、澳門、印度購買,再由中國鐵匠逐步建造。

談完加雷翁船的前世今生,我們回到阿卡普爾科-馬尼拉航線。這條航線最初的貿易活動並沒有受到任何的規範,直到一五九三年西班牙才正式設立海洋貿易的特許,目的在於限制墨西哥市場中所需的中國絲織品,以避免中國絲織品與西班牙的產品競爭。另一個目的則是限制墨西哥白銀流向中國,因此規定馬尼拉每年交易量最高二十五萬披索。當然,實際上西班牙人從未乖乖地遵守他們自己的法規,因此之後逐年增加額度,直到一八一五年貿易活動終止。

菲律賓出口到墨西哥的貨物主要包括了絲綢和棉花的紡織品、瓷器、象牙、家具、金屬製品、農產品,有時候還有奴隸。為了充分利用有限的加雷翁船貨艙空間;加雷翁船的商品由中國人小心翼翼地包裝,讓絲綢被壓縮得極為緊繃,因而可以在特許固定的空間下超出貨物的限制。通常情況下,中國商品會先抵達馬尼拉進行販售後,再轉口運到墨西哥。

相關書摘 ▶從約拿傳說到《白鯨記》,台灣也有自己的鯨魚故事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瞰海:12種閱讀海洋與世界歷史的方法》,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故事」編輯部

「生活在海邊的人,腦子裡很難有任何一種思緒,與大海無關。」

生活在台灣,你總有許多機會,看見海。在宜蘭,你剛剛走下火車,踏上漢本車站的月台,廣闊的海洋便在你眼前無垠地伸展。在墾丁,你從萬里桐的岸邊揹上氣瓶潛進海底,感覺暖洋洋的海水擁抱著身體,你抬起頭,仰望著呼吸氣泡在海裡緩緩上浮。你還能夠找到一百種看海的角度,在壯麗的清水斷厓邊,在夕陽閃耀的淡水河畔,在寧靜的西子灣沙灘,在海拔超過一千公尺的都蘭山上⋯⋯因為是這樣一座奇妙的島嶼,我們於是擁有這許多,與海洋相遇的美麗契機。

不過,上一次你去看海,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若回顧歷史,台灣與海洋的關係,從來都是很緊密的。以最近五白年的故事為重心,這本小書蒐集了古往今來,關於海洋的一些歷史片段。

瞰海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根據資策會《2021-2022民生消費數據力大調查》報告,2022年零售業在相關服務或產品的投資成長最大,從各個品牌的布局來看,這兩年零售業不斷推出新店型或是跨域結合,不管是原先產業別、市場、線上線下的界線都不斷被消弭,往全通路邁進。

跨產業-從女性搶攻家庭客 寶雅也賣五金、3C!

原先以美妝生活用品在女性市場打出一片天的寶雅,在去年也開始拓展旗下商品及服務,推出主打複合式居家用品的電商平台,更橫跨3C家電,此外更成立Youtube頻道《寶家POYA HOME》教導民眾如何運用商品自行解決居家修繕。

image1
photo credit:Poyahome YouTube頻道
寶雅拓展觸角,從女性生活用品搶攻複合式居家用品市場,更開設Youtube頻道居家修繕教學。

跨市場-個人化需求激增 超商跨足生鮮快商務

看好個人化及小家庭需求,統一超商也開設open now便利快超市,以生鮮為主要販賣品項,擴大肉品、海鮮等生鮮商品,也與旗下foodomo串接外送服務,搶攻市區的生鮮需求,未來更可能複製類似店型更多進入社區。全家便利商店也跟進711開設社區生鮮便利新店型「Famisuper」,選址在台北市大安區及新竹竹北的住商混合都會區。新店型專攻小份量、易保存的生鮮商品,也配合都市生活習慣,包括冷凍法式料理及常溫酒櫃(紅酒、白酒、燒酒……)。另外近期也在板橋開設新店,更針對「快行動」、「懶商機」和「綠生活」等目標開發許多新服務,如首創APP訂便當功能,與在地商圈便當品牌合作,可以到全家取貨現做便當,除此之外也導入保溫餐食智能取貨櫃,讓保溫延長,不用擔心錯過用餐時段。此外也因疫情網購興盛,並開發了EC自助寄取功能,還有雙溫功能,讓民眾可以自助拿取包裹,減少等待時間。生鮮快商務市場越來越熱,零售商們也前仆後繼投入,紛紛針對都市型態消費推出新模式。

image3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為搶攻個人化及小家庭市場,統一超商與全家便利商店不斷開設新店型,也投入生鮮快商務市場。

跨線上線下-疫情渴望接觸 電商開店平台協助開拓全通路布局

電商開店平台shopline近期在台北誠品生活南西店開設實體概念店,集結30間人氣電商品牌,推出三個月快閃實體店,並根據不同波段推出不同主題,如第一波毛孩超市以寵物用品及品牌為主、第二波潮時尚伸展台以穿搭潮流品牌為主,第三波則以城市野餐為主題,販賣戶外露營野餐用品。此外各檔期也與公益團體合作,並搭配社群活動獲得IP贈品,企圖吸引更多消費者上門。一般消費者對於電商購買的疑慮就是沒有辦法接觸到實品,Shopline的做法幫助電商品牌有實際接觸到消費者的機會,開發更多的消費者,對於品牌和電商平台而言是雙贏。

大型電商平台穩紮零售經驗 深耕跨域消費者

根據經濟部統計處的統計,電商市場的銷售成長率又優於整體零售業,原先以3C商品打下電商版圖的PChome 24h購物,近年來也不斷深耕各類消費者市場,根據內部觀察,35-44歲的消費者躍升為今年消費最活躍的族群,年成長率近30%;18-24歲Z世代也有明顯成長,年成長率近20%,2022年整體消費者結構年輕化。掌握這些趨勢,PChome 24h購物也在接下來的檔期調整策略,深耕跨域消費者。以往用首創分會場的情境式購物吸引消費者,今年五月檔期又再進一步讓分會場界限消失,以不同角色類型的媽媽區分,給予消費者送禮建議,從3C到美妝通通都有,集結不同品類商品,在會場內也藉由產品跨域來滿足消費者不同需求!「520」5月20日檔期也將目標受眾擴及到所有想表達愛的對象,以柔性訴求來溝通跨域消費者,不同於過往市場單純向女性或媽媽背景的消費者喊話,有機會持續提升新客群。

image5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深耕各類消費族群,柔性訴求也是行銷溝通的重要策略之一。

除此之外,PChome 24h購物今年也特別與皓式宅食工作室跨域合作,推出「藍帶主廚到你家」饗宴料理餐盒,讓消費者在今年母親節不用冒著疫情的危險出門慶祝,在家也能享受星級料理,滿足高消費族群的精緻味蕾。另外,也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將媽媽的叨念聲如「出來吃飯!」、「又把家當飯店!」等熟悉的語句融入chill beats中,搭配日系動畫並結合母親愛用好物進一步呈現商品,嶄新的跨域行銷手法令人耳目一新!

image4
photo credit: 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結合媽媽的碎念及Chill beats,引起異鄉遊子共鳴。

在這些操作下,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無論是實體或是電商起家的零售業不斷在嘗試跨域,提供更多通路和服務,未來的全零售時代將會提供消費者什麼樣的新局面,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