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約拿傳說到《白鯨記》,台灣也有自己的鯨魚故事嗎?

從約拿傳說到《白鯨記》,台灣也有自己的鯨魚故事嗎?
Photo Credit: Gabriel Barathieu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我們高喊著保育鯨魚的口號,但很少有人了解人與鯨魚在歷史上的互動關係。就好像現在一提到捕鯨,似乎大家腦海中浮現的就是日本,但是,從千年的捕鯨史來看,日本所捕獲的數量及獲利,大概還遠比不上目前高呼著鯨魚保育的英、美等國。

文:蔡阿修(「故事」編輯部成員)

從約拿傳說到《白鯨記》:早期歐洲人的捕鯨行為概說

早期鯨魚與人類的相遇,最著名的故事,或許是希伯來文的原版《聖經》,說到一條「大魚」,吞掉了先知約拿的故事。

故事是這麼說的:約拿乘坐一艘腓尼基人的船隻,卻在海上遭遇了耶和華所掀起的大風浪,於是約拿自願被拋進海裡,以換取船上眾人的安全。而耶和華特意安排了一條「大魚」,把約拿吞進了肚子裡,讓他待了三天三夜,再把牠吐還到陸地上面。

這個故事的時代背景大約在西元前八世紀,當時的人類對於海中生物的了解恐怕還有限。而若試著考慮故事中的「大魚」,大概最可能是鯨魚吧。就體型而言,其實有不少種類的鯨魚(像是藍鯨、大翅鯨或是抹香鯨),看起來都可以輕易地將人類一口吞下。

雖然那時候已經有了文字及圖像紀錄,但對於自然界有系統的描述,還是相當有限。另一方面,要完全理解當時留下的文獻,仍不容易。有些曖昧不明的記載,也仍有許多爭議。比方說,在西元前八世紀的腓尼基地區,是否有捕鯨能力呢?或是已經發展出了捕鯨業嗎?我們還需要更多的證據及資料,才能下定論。

從當時的一些圖像紀錄來看,腓尼基一帶可能已經有吃鯨魚肉的習慣。現代人因此爭議起那些鯨魚肉的來源:腓尼基人已經會主動出擊去獵捕鯨魚?還是收集沿海擱淺的鯨魚肉呢?

腓尼基人的造船業與航海貿易確實很發達,他們在海上的時間想必是相當的可觀。而在地中海水域裡,也存在著長鬚鯨、大翅鯨或是抹香鯨等等大型鯨魚。雖然我們不清楚腓尼基人對於鯨魚的知識究竟如何,但從吃鯨魚肉的行為,以及頻繁的海上活動來看,他們對於鯨魚的了解,很有可能比我們認為的還要更多。

我們無法確切知道當時的腓尼基是否已發展出捕鯨業。但或許可以想像,三千年前,他們在海上見到那忽隱忽現的大型海怪時,可能就興起了捕捉的念頭!畢竟,一隻大鯨魚,就可以餵飽一整個村裡的人們好一陣子。而如果他們真的曾經試著這麼做,腓尼基人對於不同鯨魚的習性,大概也已經有初步了解吧。

從切實的文獻紀錄來看,人類對於大型鯨魚進行有系統的大量獵捕,已有大約千年的歷史。而捕鯨要形成規模,並能夠轉換成相當可觀的商業利益,則至少可以回溯到十一世紀西班牙及法國沿海一帶。直到二十世紀後半,全球的商業捕鯨活動才暫時畫下句點。在這段長達近千年的捕鯨歷史當中,沒有任何一種大型鯨魚能夠倖免。人類也在這個過程中,對於各種不同鯨魚被獵捕時的反應,有了大概的了解。

像是我們一般稱呼的露脊鯨,牠們的英文名字為「right whale」——對的鯨魚!為什麼是「對的鯨魚」呢?因為牠們不只體型大,油脂多,鯨鬚長等(都是有高經濟價值的),更重要的是,被捕殺的時候,露脊鯨的性情還是很溫和,不會反抗,所以捕鯨者待在早期的捕鯨小船上,還是很安全。而捕殺後,露脊鯨因為油脂多,會浮在海面上(像是藍鯨或長鬚鯨,就會往下沉),也容易拖到海岸邊上進行後續的處理及加工等。所以,人們如果要捕鯨的話,他們就是最對的鯨魚了!(編按:「right whale」的命名由來,仍然存有爭議。)

不過,其他的一些鯨魚,可就要讓人類吃上一些苦頭。

二〇一五年有一部以鯨魚為題的電影:《白鯨傳奇:怒海之心》(In the Heart of the Sea),講述的是一場真實發生過的海難,那起歷史事件也啟發了梅爾維梅,進而寫出了世界名著《白鯨記》。電影與小說的主角,都是抹香鯨,而藉由這些作品的影響力,人們似乎認為:抹香鯨就是一種殘暴的海中生物。

其實,人們對於英雄式的冒險,或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之類的故事,似乎都無法抵抗。《白鯨記》會以抹香鯨為主角,一點也不讓人意外。因為抹香鯨和所有其他的大型鯨類相比,在被人類捕殺的時候,通常對於自己所承受的痛楚,有非常激烈的反應。抹香鯨所展現的反抗意志,一方面可能更激起了人們的征服欲望,另一方面也造就了許多人與鯨魚奮力搏鬥的故事。

如前所述,三千年前的地中海也存在著抹香鯨。如果當時候的腓尼基人已經初步嘗試在海上和鯨魚搏鬥,他們很有可能已經與抹香鯨有交手的經驗。而如果真要推測是哪一種「大魚」能將《聖經》裡的約拿給吞進肚子裡去,抹香鯨大概會是首選了吧!其實,在十八、十九世紀捕殺抹香鯨的活動最盛的時期,也有不少人繪聲繪影地描述著被抹香鯨吃掉,並且還能存活下來的傳奇故事。

台灣也有自己的鯨魚故事嗎?

鯨魚,生活在我們無法輕易看到全貌的大海裡,再加上那近乎不可思議的體型,總是會引起不少遐想,也造就了不少經典的故事及傳說。

與此同時,捕鯨業也對人類的歷史造成了深刻的影響。我們現在走進家門,隨手按一下開關,光亮很自然地灑在房間各個角落。但在還沒有電力與電燈的時代,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是鯨魚油點亮了世界。十八世紀中期的倫敦,被譽為當時全世界最亮的城市,當時,他們就是燃燒著一隻又一隻鯨魚所滴下的油脂,來點亮每個夜晚。

現在的我們高喊著保育鯨魚的口號,但很少有人了解人與鯨魚在歷史上的互動關係。就好像現在一提到捕鯨,似乎大家腦海中浮現的就是日本,但是,從千年的捕鯨史來看,日本所捕獲的數量及獲利,大概還遠比不上目前高呼著鯨魚保育的英、美等國。

而台灣呢?目前我們知道台灣最早的捕鯨史開始於一九一三年,距離現在也才剛超過一百年不久,這之間捕鯨業的發展也是斷斷續續的,直到一九八一年的時候才完全停止。

但史前台灣的原住民,與海洋其實也有密切的互動關係,他們同時擁有豐富的海上經驗。可以製作出品質不錯的小舟、小船,往四面八方的大海前進。他們與鯨魚之間,或許也有許多親密的接觸。台灣的原住民神話當中,其實也有不少關於鯨魚的傳說,那或許也會是很好的故事題材呢!

像是約拿式的故事,並不是只在離我們很遙遠的《聖經》中出現,佇立在台灣的土地上遙想著「很久很久以前⋯⋯」,阿美族眾多神話裡的其中一個故事,就描述著那海神般的鯨魚如何吞下一名族裡的男子,並將他送到了一座「女人島」上。

說到這裡,總是會忍不住想像,如果有一部描述台灣的先民在大海奮鬥,以及和鯨魚相遇的史詩般的動畫,也許會帶起「鯨」人的熱潮,並且帶動一些基礎研究。就好像一九九三年的《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讓大眾開始更加留心古生物學的知識,同時也促進了更多的基礎研究,後續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更不容小覷!

僅僅從鯨魚無與倫比的體型來看,不管在哪一個時代,大概都會是人類可以盡情發揮想像力的題材,也難怪梅爾維爾利用了抹香鯨寫出了他那驚人的一本書;兩千多年前所流傳下來的約拿與鯨魚的故事不斷地被傳頌,也成為了經典。但是,從台灣早期住民所產生的那些鯨、人相遇的神話故事,卻仍苦無機會可以被發揚光大。

還記得小時候聽故事的開頭幾乎一定都是:「很久很久以前⋯⋯」,透過歷史資料的解讀,加上新資料、證據的探索,當然還需要有我們豐富的想像力,想必一定能讓我們寫出煥然一新的「淘鯨記」。

研究鯨魚化石及演化的時間軸,總是以百萬年、千萬年起跳。或許是職業病的關係,不論是兩千多年前《聖經》裡記載的約拿;還是才一百多歲的《白鯨記》,對我而言都像是才剛出生的小寶貝。不過,在自己成長的土地上誕生的故事,總是會讓人覺得特別親切可貴。

這會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但是在接下來的百年或是千年裡,希望我們可以描繪出一篇又一篇引人入勝的鯨、人故事,讓人們一想到早期的鯨、人相遇,首先浮現在腦海裡的不是《聖經》裡的約拿,而是台灣的鯨魚故事!

相關書摘 ▶遠航、殖民與貿易——十六世紀以降西班牙人在菲律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瞰海:12種閱讀海洋與世界歷史的方法》,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故事」編輯部

「生活在海邊的人,腦子裡很難有任何一種思緒,與大海無關。」

生活在台灣,你總有許多機會,看見海。在宜蘭,你剛剛走下火車,踏上漢本車站的月台,廣闊的海洋便在你眼前無垠地伸展。在墾丁,你從萬里桐的岸邊揹上氣瓶潛進海底,感覺暖洋洋的海水擁抱著身體,你抬起頭,仰望著呼吸氣泡在海裡緩緩上浮。你還能夠找到一百種看海的角度,在壯麗的清水斷厓邊,在夕陽閃耀的淡水河畔,在寧靜的西子灣沙灘,在海拔超過一千公尺的都蘭山上⋯⋯因為是這樣一座奇妙的島嶼,我們於是擁有這許多,與海洋相遇的美麗契機。

不過,上一次你去看海,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若回顧歷史,台灣與海洋的關係,從來都是很緊密的。以最近五白年的故事為重心,這本小書蒐集了古往今來,關於海洋的一些歷史片段。

瞰海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