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向度的社會:當「文組」理所當然的成為笑話

單向度的社會:當「文組」理所當然的成為笑話
馬庫色(Herbert Marcuse)|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述的網路風向真像極了馬庫色描述「單向度社會」出現的過程。令人憂心的是,若網路世界往往都僅反映真實世界不敢明說的想法,那逐漸轉為單向度的或許不只是網路世界了。

馬庫色(Herbert Marcuse)在1964首次出版的《單向度的人》一書中,對當時工業化社會提出了一系列的反思,雖離該書出版超過了半個世紀,台灣也絕非他當時所觀察到的社會,但其觀點放在現今台灣仍有種毛骨悚然的既視感。

「技術」本身做為一種意識形態

馬庫色早在半世紀之前就已提醒,「科技」、「技術」、「科學」等名詞並不真的是那麼「技術性」,背後其實隱含的是一套思想。例如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布里奇曼(Percy Bridgman)所主張的「操作主義」,即凡是概念背後都必有一套操作方法,否則該概念便無任何意義。舉例來說,當一提到「長度」此概念,必定聯想到的是「量」的操作方法,若沒有「量」的動作「長度」概念本身便無意義。

「技術進步」與「單向度的社會」

上述操作主義的想法在現今社會已十分普遍,但此想法並非古今皆然和憑空出現的。技術進步的動力其實來自於一連串的思想運動,正因為對信仰自由的批判與追求,諸如堅信日心說而被處死的悲劇變少了許多;正因為對於財產權的保護與重視,創新才變得可行與值得追求,如果瓦特(James Watt)知道蒸汽機改良完會被收歸國有,或許他寧願繼續墨守成規。

自由思潮推動了技術進步,而技術進步眾所皆知的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將社會推向了繁榮。但值得憂心的是「技術進步」不只成功的帶來繁榮,也讓其背後的思想趨於根深蒂固,甚至壟斷綁架了現代的思考模式,在書裡是這樣寫的:「科學和技術的成就使現狀發揮效力,它增長的生產力證明現狀合理,所以現狀公然蔑視一切超越性行為。」

於是「技術」漸漸成了一種新的極權主義,也弔詭的顛覆了傳統對極權二字的想像,它並不恐怖也並非令人痛苦,不會透過媒體進行宣傳洗腦,當然更不會讓人鋃鐺入獄,但仍不改其極權的特徵。極權主義的原文為Totalism,最直接的解釋為「全面掌控」。現在新極權不再明目張膽排除其他思想上的對手,而是將社會中其他觀點或思想轉換成「對現狀無害的否定」,諸如:哲學、宗教等無法有明確「操作方法」的思考方式雖仍然存在,只是存在的目的是證明「技術」的正確,也逐漸全面掌握了現代的思考模式。

在喪失了其他思考方式的社會,個人在思想上也逐漸喪失了活力,漸漸的忘了甚至找不到自我的價值,不再能回答像是「我想要什麼?」、「我想成為怎樣的人?」這類的問題。於是找不到自我價值的人們只好將社會的目標做為自己的,獨尊技術國家追求的當然是效率與經濟成長,轉換到個人要層次就成了「賺大錢」。至此,個人層次的思考已經和社會層次的思考無異,而社會的思考也僅剩「技術」一種尺度,馬庫色將此稱為「單向度的社會」,並指出帶動「技術」進步的自由思潮卻因為其所帶來的成就漸漸凋零,形容這是「可悲又有前途的發展」、「一種自由的不自由」。

當「文組」理所當然的成為笑話

第一次接觸上面內容的朋友,可能第一個直覺就是「哪有這麼嚴重?」,如果是鄉民反應更可能是「文組又再說廢話了。」但若仔細想想近年來鄉民盛行的「戰文組」文化,再回去對照一看會有一股不寒而慄的既視感。根據PTT鄉民百科的說法可知,「戰文組」風潮真正開始流行大概是這五年左右的事。當然僅就此資訊就下判斷太過粗糙,因此便做了一個小小的觀察:以「PTT 文組」為關鍵字搜尋,並將搜尋日期範圍設為不同年份,比較出現的前十篇文章。

2007年僅有一篇和此議題有關,文章標題是〈[問題] 文轉理工的成功率? 〉,而文章中鄉民的討論也並不負面,大多是給該網友鼓勵或是建議。而搜尋範改為至2010年為止也僅有一篇文章,標題是〈[請益] 為何一般認為文科無用?理工科有用?〉,下面的討論也都均非戲謔,對文組的態度「幾乎」偏向正面,截取部分網友留言作為佐證:「不是無用,只是華人文科對邏輯訓練不嚴謹的副作用。」、「所以後面"有用"的定義是可以賺錢囉」、台灣的教育好像從小就較不重視文科,造成有些人對其輕忽且不瞭解,當然認為無用。」

但當把搜尋範為改為「2012」、「2015」或「不設限」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有至少超過一半的文章都和「戰文組」有關,標題如:〈Re: [討論] 男生唸文組算是走錯路嗎?〉、〈[問卦] 理組為什麼要仇視文組〉等,留言也開始出現許多純攻擊的言論,如「文法商都社會亂源啊」、「因為文組誤國阿 不戰才奇怪吧」。漸漸的「文組」在各種和此議題無關的文章都純粹成為一種揶揄笑語,例如:「你文組喔」直接成了他人沒常識的代名詞、任何負面的事情也都可以直接以「文組誤國」一笑置之。

上述的網路風向真像極了馬庫色描述「單向度社會」出現的過程,「文組是什麼?」、「有用是什麼意思?」、「文組真的比較沒用嗎?」之類的討論漸漸不重要了,再去提及的人就是「玻璃心」、「認真就輸了」、「沒幽默感」的人。令人憂心的是,若網路世界往往都僅反映真實世界不敢明說的想法,那逐漸轉為單向度的或許不只是網路世界了。若果真如此,也只能期待類似本文的觀點不要真的「無害」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