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眼睛的目擊者(上):518光州事件,誰擁有歷史真相?

藍眼睛的目擊者(上):518光州事件,誰擁有歷史真相?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迄今,「光州事件」就像芥川龍之介《竹林中》的小說一樣,都在各說各話,賦予事件「意義」。然而,誰掌握到全部真相呢?客觀的歷史又是在哪?

「我們必須承認,身為作家的我們,在面對歷史如果不去揭發那些應該揭發的事件,那就是不忠!且對讀者與之後追隨我們的後進者而言,我們的罪名是在沈默中同流合污。」

——卡繆(Albert Camus, 1913-1960)

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龍之介(あくたがわ りゅうのすけ, 1982-1927),1922年在《新潮》月刊一月號發表了《竹林中》(藪の中)短篇小說。這是我很喜歡的一篇小說,故事在講述一位武士遇害的過程,其中小說內登場的七位人物——最早發現屍體的樵夫、僧侶、差役、被捕的強盜、武士的妻子、武士亡靈等人,他們每個人對於武士遇害事件的說法不一,令案情更加撲朔迷離。這篇短篇小說後來也成為知名導演黑澤明(くろさわ あきら, 1910-1998)《羅生門》(らしょうもん, 1950)電影的取材之一。

這就像人們對於同樣一件歷史事件,有著不同的看法一般。

韓國民主化過程——「五一八光州事件」(韓方稱「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5·18광주 민주화 운동)或「光州民衆抗爭」광주민중항쟁)是永遠無法缺席的一個重大歷史事件。事件發生於1980年5月18日至27日南部光州(광주)及全羅南道(전라남도)處,經過近四十年之久,迄今仍有許多後世學者、報導者、政府執政者等,掌握「話語權」的人們,紛紛賦予當年這件死傷多人的歷史事件許多「意義」。

有客觀的歷史存在嗎?亦或歷史只是數據嗎?根據2017年的最新統計,短短十天不到的光州抗議事件,造成了218位民眾死亡,363位人士失蹤,5,088位輕重傷,共計約有7,200位受害者。

這就是客觀歷史嗎?亦或是,這樣的歷史有「意義」嗎?所有的歷史都需要「詮釋」才能呈現出其價值,每個人或每個時代的詮釋,都賦予歷史新的意義,絕非有「蓋棺論定」的歷史——就好比當年光州事件一般。

1945年大韓民國擺脫日據時代(1910.8.29-1945.8.15),1948年8月15日美國強力涉入,選出第一任建國總統李承晚(이승만, 1875-1965),大韓民國正式在朝鮮半島南部建國。將近同一時間的1948年9月9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也在朝鮮半島北部宣布建國。半島上同時存在兩個政權,儘管聯合國195號決議「大韓民國」為朝鮮半島唯一合法政府。

爾後,朝鮮半島上爆發許多大大小小內亂,諸如1950年6月25日北韓軍隊越過北緯38度線,發動三年韓戰,死傷人數不可計算,顛破流離家庭極多,最終,雙方才於1953年7月27日於板門店簽署停戰協議。正當國家社會應該生養休息之際,1961年5月16日少將朴正熙(박정희, 1917-1979)為首的軍官,發動了「五一六軍事政變」,奪取政權,以強力鐵腕控制了這個國家。

朴正熙總統任期長達四任,同時也是目前韓國憲政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總統,儘管當時社會民心不滿,已經發生大大小小示威事件,但在朴正熙所創造的「漢江奇蹟」,民眾人士最終「相忍為國」。但朴正熙的下場是於1979年10月26日,遭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김재규, 1926-1980)刺殺,結束他長達18年的軍政府統治。緊接著隔天27日凌晨4時,韓國宣布全國戒嚴,歷經曲折風波,之後正式掌權者也就是全斗煥(전두환, 1931-)。

全斗煥是近代韓國歷史上一位很具爭議的人物。在他執政時期所關過的重要「異議人士」,後來皆紛紛成為韓國民主化運動,朝向正常國家化的重要角色,諸如當年被全斗煥視為「赤色份子」,犯上「內亂陰謀罪」,飽受一段牢獄之災的金泳三(김영삼, 1927-2015)與金大中(김대중, 1924-2009),分別成為大韓民國第14任、15任總統。

昨日的暴動份子,今日的民主英雄,哪段歷史、哪個定位才是最正確的呢?

甚至連已故的盧武鉉(노무현, 1946-2009)也跟全斗煥有所關連,因為盧武鉉曾經在高壓統治的全斗煥政權下,擔任1981年「釜林事件」受害者的人權辯護律師,替那段隨時可能都會被執政者貼上親共份子「肅清」的無辜學子、民眾出聲,後來盧武鉉也成為大韓民國第16任總統。

此外,全斗煥之所以爭議,在於他的奪權執政時發生的「518光州事件」。

Mangwol-dong cemetery in Gwangju where victims' bodies were buried.
Photo Credit: Rhythm CC By SA 3.0
埋葬光州民主化運動犧牲者的墓園。

筆者曾經撰文〈518光州事件,一座被「清理」的城市〉,介紹當年全斗煥為了使自己能名當言順地當上總統,使其權利正當化與合法化過程,曾在1980年囚禁金大中等人為首的異議份子,進而引發社會大規模要求民主化民眾抗議示威,其中又以全羅南道光州的全南大學與朝鮮大學的學生反應最為激烈。習慣槍竿子出政權、比誰的拳頭大的全斗煥,當年面對民眾抗議,他所做出的選擇,也一以貫之地以武裝部隊來鎮壓平息這場「暴民抗爭」。

根據史實記載,全國戒嚴的5月18日,全斗煥曾指派陸軍第七空降旅第33營與35營來到光州鎮壓學生,當場造成四百多位「不法」學生被捕,八十多人輕重傷。隔日即封鎖光州城,增派大量軍隊來到此處,平息「赤色份子」的暴動。十天時間,光州內的民眾與從絡繹不絕增援的部隊,展開激烈的武力衝突。最終,「光州事件」被全斗煥強力鎮壓平息,開啟了他之後完全專制獨裁的第五共和國統治時期。

針對此事件的真相,當年全斗煥政府曾針對這些赤色份子與學生,分別成立「5.18 收拾對策委員會」(5.18수습대책위원회)和「學生收拾對策委員會」(학생수습대책위원회)。一聽這些委員會的名稱,就知道當時這些518學員的歷史定位——即是要被「收拾」的對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