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份成觀光勝地是好是壞?或許不該把保留文化和地方發展當是非題

九份成觀光勝地是好是壞?或許不該把保留文化和地方發展當是非題
Photo Credit: Wei Ti Chiang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留一個地方的文化沒有錯,地方需要發展也沒有錯,這也許不是非黑即白的選擇題,侯孝賢導演當年一定也是因為喜歡九份這樣的地方,才決定以那裡為背景去拍攝,並且在九零年代,將以台灣生活樣貌為背景的電影帶向國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黃于洋(歐北來成員)

我喜歡九份和金瓜石一帶,即使在被觀光客大舉入侵之後,我還是能在那裡找到一個能放鬆的角落。

二十多年前,因為《悲情城市》一片一舉拿下威尼斯影展金獅奬的侯孝賢導演,在一次訪問中提到,在九份拍攝的悲情城市隨著電影成了著名的觀光景點,但從前的九份是多麼漂亮,和現在截然不同,因為拍了一部片,害九份變成現在的樣子,他有很深的罪惡感。(相關新聞請見此

那次我站在九份老街外圍,手裡捧著熱騰騰的豆花,旁邊的伯伯問:「妳一個人來啊?」 「對阿,很小的時候家人帶我來過,我很喜歡。」我想到那天跟著家人一起出遊的樣子,我連我當時幾歲都記不得了,但是有一個畫面總是清晰,在一個小小的斜坡上有一棟兩層樓的房子,在夜晚可以鳥瞰城市的夜景,那棟房子在太陽下山後閃著暈黃的燈光,我們一起爬上斜坡,吃著熱熱的芋頭包。

「九份是好地方啊。」伯伯搓搓手掌在呵呵氣,好像有點冷。 「我記得九份以前沒有這麼觀光化的,真想念以前的樣子。」我說。

「這樣說吧,九份這樣的好地方,被發現,被人們喜歡,讓人們一再造訪,是必然的事情。」 「說的也是…….」 「我們家住金瓜石一代,老實說,因為觀光業的發展,許多人的生活都有了改善。」

話止於此,我們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不斷的想著侯孝賢導演的話,還有伯伯告訴我的事。

Photo Credit:  雷米 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雷米 杜 CC BY SA 2.0

以前在中壢唸書時,學校附近有很多的老眷村,大學時喜歡玩古董相機的我們,會在下課的時候一起去老眷村,拍拍照曬曬太陽。

畢業前一年,當地政府因為都市更新決定將眷村拆除,我們嘴裡嘟囔著:「這怎麼可以。」「那麼美麗又有故事的地方應該保留下來」,還有放在心裡那些沒有說出口的,是覺得自己大學生活某部分的記憶會隨著它就這樣消失了。

有一次,我站在眷村的老房子前,手裡拿著相機,一個爺爺騎著腳踏車,手裡拎著便當,在我面前停下來,才知道原來他是這裡的主人,我向他點點頭,他疑惑地看著我。 「你拍啥啊?」他問,夾帶著濃濃的外省口音。 「拍你的的房子呀,快要被拆掉了,覺得很可惜」我回答。

「可惜什麼呀,這裡天氣這麼潮溼,房子的漏水問題從來沒有解決過,拆了再蓋也好。」語畢便把腳踏車停好,走進房子裡,留下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我。

保留一個地方的文化沒有錯,地方需要發展也沒有錯,這也許不是非黑即白的是否題,侯孝賢導演當年一定也是因為喜歡九份這樣的地方,才決定以那裡為背景去拍攝,並且在九零年代,將以台灣生活樣貌為背景的電影帶向國際。

這怎麼看都是一件光榮的事,他卻覺得愧疚。

住在金瓜石的伯伯一家人因為觀光事業生活有了改善,我卻跟他說我希望九份還是原本的樣子,這中間到底誰對誰錯,好像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們如何不失去自我價值的進步,不是因為沒有自信而一昧模仿。

Photo Credit: Wei Ti Chiang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