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型手機普及化,讓脫離生活經驗的知識份子再也沒有影響力

智慧型手機普及化,讓脫離生活經驗的知識份子再也沒有影響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讓筆者注意的是,這幾年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化,讓整個世代的思維轉變。恐怖的點不是在於他們可以透過手機隨時得到資訊,而是現在這一代的思考方式跟我們已經不一樣。

這邊先定義一下,筆者指的是像台灣或是歐美等比較民主化的地方,中南美跟非洲就先不論,那裏的狀況更複雜。而且這篇只是筆者個人的一些觀察隨想,沒有什麼實證,請不要討證據(真的沒有)。

大概十幾年前,筆者還在BBS年代,上網跟人抬槓甚至論戰,到今天隨手手機拿出來,直接就語音留言,連划字幕都不用,技術的差距大到不可以道里計。若是還堅持「世上有某種永恆道理」或是「價值必須堅守」,筆者覺得這種人都太扯,尤其觀察世界各地的選舉,或是拿來台灣看更是如此。

筆者也曾經大學發中二病過,看了兩本書就覺得通曉真理,其他人都是智障,狀況不算嚴重。若讀者想要知道這種症頭到底長怎樣,請去看看現在的歷史版或是什麼終字輩的,裡面一票人到了三十歲還這樣,更好笑的是這些好像很厲害的網路大大,在當年都只是小咖,跟在某些神獸級的人後面應聲。比較慘的是,當年的傳說人物,現在破功的一大堆,被人發現不過爾爾。

好了,這不是重點,筆者拿這個破題,要提的是一個概念,網路是一個很妙的東西,但本質上是一種資訊流通的工具。工具的好壞當然重要,以前下載一張清涼照要十分鐘,現在下載謎片十分鐘不要就夠了。簡單說,工具的進化太快,導致我們的概念也變了。

在政治選舉上,筆者從十幾年前的政治板,到後來的各大論壇,直到今天的臉書,看來看去發現有兩種聲音。一種是屬於認為「傳統概念沒有變,只是工具要調整」,另一種是「概念全部都變了,我們需要新的工具因應」。嗯⋯⋯哪種對?

RTX1Z0S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筆者早期傾向前者,現在比較傾向後者,之所以轉向的理由大致上有兩個。這跟筆者個人經驗有關,還在學校的時候,不管是大學部還是到研究所,雖然程度提升很多,但本質上是沒有社會經驗,更重要的是沒有「階級經驗」。意思是,筆者沒有接觸過階級差太多的那種人,更遑論是去理解他們,這導致寫出來的東西很詭異。

筆者現在回頭看早期自己寫的,都覺得活像夜神月,根本黑歷史,但更有意思的是,就算是黑歷史,有些還在流傳的文章,被大學生拿去繼續用,黑到不能更黑(不過現在也沒心思去澄清了)。

當兵、工作,筆者個人的經歷比較奇特,總之什麼鬼狀況都遇到,明明是國立研究所畢業,卻跑去工作幾年下來,半個大學生都看不到的產業跟地區工作,雖然遠遠不及林立青那種第一線工地的,但傳產多年碰過太多學歷較低的朋友,大致上可以抓到他們的生活模式跟想法。

過幾年到今天,跑去當流浪教師,待過多間學校,補教業碰過一堆家長,而且是從市區一路做到郊區,社會觀察的樣本也累積夠多。再加上時間一晃眼十幾年過去,長期觀察網路的政治生態,碰到昨天一個失言阿伯,一句話一晚上累積的讚就把一狗票自詡高級知識分子多年累積的量都超過,覺得還是把感想說說好了。

再次澄清,筆者沒證據也沒參考資料可以給,這篇純粹是個人觀察整理。 筆者個人認為,早期網路的發展,很多人預測說會有極大的政治版圖改變,最終卻沒有多少,國外又回歸到傳統的兩黨或是多黨對決,在台灣一路變成藍綠對抗,所以導致大多數網路用戶,至今仍然覺得網路影響就只是這樣,這種人在筆者這年紀之上的不少。

但這幾年,全世界各地別說是顏色革命,就算是歐美等國家,選舉上也出現了一大堆「難以理解」的現象,筆者發現最聲嘶力竭世界要毀滅的,幾乎都是高級知識分子。簡單下結論,筆者認為網路對政治的影響,這幾年才正式開始,因為全民透過網路參與政治,在前些年的網路是根本不存在的現象。

那些信誓旦旦的預言家,幾乎都是錯的,或是根本亂講。原因很簡單,筆者看到的狀況是,會上網的人最早是知識份子,大專院校是最早網路普及化的地方,也培養出一批「習慣用網路」看世界的人,但這群人再怎樣也是知識份子,管你是學院還是學店。這點,在國外也是一樣,而且變化可以觀察的出來,這批知識份子佔各國人口比例其實不高,當大家拼命在網路上宣傳怎樣那樣,其實影響有限,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

而且,早期網路的發展,可以壟斷的資訊節點太多,像是2008馬英九選贏那次,連筆者都被流出的資訊拐騙,後來才發現徹底搞錯。但是,對於我們這一代的人來說,太多人有著知識份子的自信,自覺不會被欺騙,被欺騙的都是其他不讀書的智障,截至今天為止,你去看PTT,一定還會看到動不動就在比學歷的,好像念了11X就飛天了。

在06-12這幾年,筆者在工作環境上碰到的,學歷最高就是專科跟大學,大學還是那種後段到你沒聽過的那種,或是根本去念夜間部想洗個學歷。整個地區都是,工廠的經理高層都一樣,上市上櫃的還是一樣,實際去生產線跟業務維修的,通通都不是我們傳統上定義的「知識份子」,而這些人的網路使用狀況,筆者看到的分析是:

專科以上,多少還知道用BBS,或是上論壇看自己喜歡的消息,偶而看看政治消息,對政治有興趣的人,資料來源極為偏狹。

這些朋友到了今天,筆者發現他們只是把狀況改成臉書同溫層,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其他管道的資訊。高職與以下的,根本就不會用網路獲得資訊,都拿去打電動比較多,需要的時候才會透過人知道某一些像是MSN的聯絡團體,主要還是為了打電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