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日本人重視真田昌幸「亂世求存、以小勝大」戰略

近年日本人重視真田昌幸「亂世求存、以小勝大」戰略
Photo Credit: 遊戲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近年出現「真田熱」,作為認為真田家已傳承了信玄的戰略精神,才有真田幸村眼中的「以小勝大真田兵法」,這些智慧可謂一點一滴學習累積而成,如果說把真田家奮戰自保的歷程,把三分之一的榮耀給予武田信玄,實不為過。

【續篇】【再讀戰國】豐臣秀吉為何說:真田昌幸是「表裏不一的小人」?

生於亂世,有種態度:近年日本人更重視真田三代「亂世求存」兵法

人們聽「亂世」一詞,往往只會想起戰爭,實際上它的含義廣濶,不必街外槍林彈雨互相撕殺才稱得上「亂世」,只要面對社會持續複雜多變、叫人不安的局面,經已可視之「亂世」。從古代戰爭到現代多變的政經亂局,對於無法改變的動盪不安,有不同型格的應世鬥志,一類是創造新規律,預早洞悉世情自成一時梟雄;另一類是亂中應變求存,雖難以改變現實仍靠謀略與裝備自保。

如果以日本戰國歷史類比,織田信長、武田信玄屬前者,勢力大,比較鮮明易見;黑田官兵衛(孝高)、真田幸隆、昌幸、幸村(信繁)、信之(信幸)「三代四將」則屬後者,勢力小,比較隱約難察。亦以後者容易長年被世人忽略。

Sanada_Masayuki2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圖:真田昌幸)

近年,日本陸續有史家、作家,高舉真田三代人亂世求存智慧,也把真田家族頑強自保的歷程,描繪成「弱者的生存戰略」,其實更貼切應說成「以小勝大、小而不弱」,因為能夠成功抵抗兵力與糧草更龐大的進侵者,戰力一點也稱不上弱,守衛者兵數雖少而戰術、戰力頑強,幾乎能人所不能。不過,如果把它視作弱者於亂世最值得參考的態度與智慧,小則自強定心,大則待機破局,則仍然適合稱作「弱者戰略」;畢竟,梟雄往往過份另類不尋常,對不少人來說不足法,在愈接近勝者全取壟斷的當代社會,「真田模式」更值得廣泛參考。

本文選取真田家族第二代昌幸經典的「第一次上田防衛戰」,交代他如何可以二千多兵力,勝過德川家康近七千兵力,保住了上田城。在較後的部分,再交代筆者為何認為要把三分之一的榮譽歸於逝世多年的武田信玄。

【前奏:織田信長死後,德川家康勢大進攻上田城】

Odanobunaga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圖:織田信長)

就在中國仍屬於明朝的統治期間,日本在15世紀中葉,正式進入紛亂的戰國時代,未亂之前,原本是「室町幕府/足利幕府」統領全國大名,到了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時,出現繼承者紛爭,守護大名之間的衝突促成所謂「應仁之亂」,成為戰國時代揭幕的轉捩點。

後來不少人都知道,武田信玄與織田信長成為日本中部重要勢力,織田信長實質操控了京都,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擁立足利義昭成為幕府第十五代將軍,足利當然不甘心作為織田家的傀儡,暗中連結武田信玄及其他大名,形成所謂「反信長包圍網」,令信長吃盡苦頭。可是料想不到,5年之間形勢向好的武田信玄在1573年病死,令進軍京都的作戰計畫胎死腹中;亦有另一說法指信玄知身體出問題,西進計畫旨令武田家保三年平安。信玄死後,織田信長又看似形勢大好可以統一江山,怎料大約9年之後發生歷史上的大懸案.本能寺之變——最信任的下屬明智光秀叛變,信長防備不及奮戰後切腹自盡(與火燒成灰之說並無衝突)。

信長死後,德川、北条、上杉三家勢力大盛也互相制衡,不久,真田昌幸決定與德川家康斷交,德川以三路軍隊進侵昌幸勢力,1585年「第一次上田防衛戰」就在發生在這段時期。當時,德川家康已是擁有120萬石的大名(最高可動員近三萬兵),而真田昌幸只有不足10萬石,雙方條件實力懸殊。

德川大軍殺到,真田昌幸在輕鬆下圍棋

Tokugawa_Ieyasu2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圖:德川家康)

真田昌幸的重要勢力範圍擁有上田城(本丸:主城)及砥石城,砥石城後就是真田氏的家鄉,兩城前方有神川河;德川家康以七千兵分三路攻打上田城,真田昌幸全數士兵加起來不足二千五百人,當中還有不少是農民義勇及雜牌兵,亦只有近二百名騎兵;另外,上杉說會派兵援助昌幸,但虛實未明。

在此形勢之下,德川大軍逐漸殺到,真田昌幸在主城表現一點也不緊張,沒穿上盔甲之餘,還在輕鬆下圍棋,有軍情傳上來時,他只說:「敵人來了就殺,殺吧」,答完繼續玩那盤棋。真田昌幸自然不是頹廢放棄,而是先前早就布好陣了。

他非常熟悉神川與兩城之間的地帶,預備了一千七百人埋伏在上田城二之丸(第二層城牆),然後派嫡子真田信之帶三百人駐守砥石城,看情況夾擊德川軍。

德川軍三路進攻,越過神川之後還有兩路兵馬要落崖(瓦燒、染屋台),只剩下國分一路比較平坦。真田昌幸指示,前線要耐心等待德川軍全數下崖之後,才且戰且退發動進攻,用意是營造出拼死抵抗,但因兵少節節敗退之感,讓德川不疑有詐,放心推進。就是這段短暫的緊張時間,昌幸在悠閒下棋。

德川軍兵多3倍,但戰術遠不如真田軍故換來慘敗

到了德川軍衝進上田城二之丸之際,看似敗退的真田軍跟主軍會合,此時,昌幸已穿好盔甲,下令集中所有軍力進行反擊戰,城門、城牆的發射穴發射如滂沱大雨一樣的槍彈與弓箭,再投石、大木頭、滾油。事前,由於德川軍一路太順利,誤以為真田軍僅止於那些敗退的殘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此時湧進二之丸城牆時遭如此可怕的反擊,立即全軍大亂,沒有陣法可言,不久真田昌幸即領軍從大手門殺出,四處埋伏的農民義勇兵繞到德川軍後方夾擊。更致命的是,之前德川軍虛耗了力量「過川下山」,濕透的衣服與盔甲令戰力大減,受了真田軍幾番突擊之下意志崩潰,將領無法控制德川軍逃走。

同樣,正因為德川軍遠遠沒真田軍熟悉地形,大軍撤退竟然真的往山崖跑去,不懂循較平坦的國分路離去,結果在敗退、攀山之際,昌幸之子真田信之已在崖邊準備好,斬殺德川軍,也有部分慌亂的德川軍在神川河淹死,死傷慘重。

整場戰役,真田軍記錄死傷數十,但德川軍死傷數百至上千。昌幸客觀如實評估自己與對方的長短、強弱、大小、得失,然後制訂最有利自己一方的戰術,利用最大優勢打地形戰,而且要做主動及奇兵,預早埋下伏兵以及採取「局部優勢」——集中兵力強戰突擊對方「一點」,對方長處是兵力而且自信滿滿,就繞過對方的強項不比併兵力多少,本來進攻一方按常理是主導、主動,自己就應刻意不要被動,以奇兵打亂對方而使反守為攻,令自己變回主動令對方慌亂被動。

為甚麼要把三分之一的真田榮耀,歸於武田信玄?

800px-Takeda_Shingen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圖:武田信玄)

其實,真田家族屢屢做到能人所不能的事情,多年來倚靠的往往不是兵力,而是謀略和戰力,戰力並不等同兵力多少。此外,更重要的是真田昌幸的學習能力,他不但學到了父親幸隆靈活變通的精髓,還在武田信玄身邊多年可謂得到兵法謀略的真傳(原初,只是真田家派昌幸去信玄身邊做「人質」)。昌幸在武田信玄的地位極重要,是他的軍事參謀或軍情長官(名義不是重點,而是專責事務),當時人稱「小信玄」。一次,武田信玄正在考慮進攻小田原,地位崇高的武田四天王之一馬場信春建議打探情報,信玄即說:「這你大可放心,我已經派了我的雙眼前去查看。」——這雙眼,就是真田昌幸。足見當時信玄如何信任昌幸的判斷能力。

是故,在標榜真田三代的應世智慧時,實在不能忽略武田信玄的影響,他的梟雄特質絕不在織田信長之下。我們都知道,武田信玄從背叛父親政變起家,亦不介意別人眼光批評亂倫,收納甥女諏訪公主為自己側室,其人之變通與破格更勝真田幸隆。軍事上,在12年之間五次跟戰國軍神上杉謙信決戰,更有指若非病死,信玄的西進攻略極可能實現,可擊敗織田家稱霸全國。影響武田信玄一生的戰略思維,可謂《孫子兵法》,以「疾如風、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的風、林、火、山四字成為軍旗字樣,形成行軍心法。深諳《孫子兵法》智慧正是武田信玄強大之處。

在日本戰國時期經常出現下剋上的情況,真田昌幸識見與實力非凡,並未有謀反信玄之心,甚至筆者認為真田家已傳承了信玄的戰略精神,才有真田幸村眼中的「以小勝大真田兵法」,這些智慧可謂一點一滴學習累積而成,如果說把真田家奮戰自保的歷程,把三分之一的榮耀給予武田信玄,實不為過。

至於武田信玄、真田三代互為關聯的戰略思維,能提煉出那些「以小勝大、小而不弱」的奧秘,篇幅所限,則要後篇才能處理了。

延伸閱讀:

【再讀戰國】豐臣秀吉為何說:真田昌幸是「表裏不一的小人」?

評日本「歷史智慧書」《不輸的力量》:成功沒有公式,失敗才有

參考資料:

  • 福永雅文著:《真田三代的挑戰:弱者的生存戰略,以小勝大的真田兵法》(ランチェスターの法則で読み解く 真田三代 弱者の戦略),大牌出版,2016年12月。
  • 胡煒權著:《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新北市:遠足文化,2017年9月。
  • 不破俊輔著:《日本第一兵真田幸村》,新北市:瑞昇文化,2016年12月。
  • 神野正史(じんの まさふみ)著:《不輸的力量:世界史的成功戰略,23位歷史指標人物引領你攻克名為「人生」的戰鬥》(最強の成功哲学書世界史),新北市,大牌出版,2017年2月。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