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譙自己同胞有歧視,其實也是另一種不自覺的瞧不起

幹譙自己同胞有歧視,其實也是另一種不自覺的瞧不起
Photo Credit: jhnri4Unlimited Commercial Us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問題並不出在「歧視」本身,歧視是自然而然地存在的,只因為其他因素而加強,或者讓人不自覺,所以認識什麼是其他因素,才是解決之道。

有篇文章〈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僅限於白種人與日本人〉探討台灣種族歧視的問題,台灣人正視這個問題,其實是個好的開始。可是,以我這個外國華僑的身份來說,如果只是幹譙自己同胞有歧視眼光,其實也是另一種不自覺的瞧不起,瞧不起的是那些瞧不起其他種族的同胞。不過作者應是恨鐵不成鋼,並非故意要瞧不起同胞。

歧視,這個問題,普天之下皆是,我最近上癮的中國網路視頻節目「羅輯思維」的這集說得很好:

重點是瞭解歧視產生了什麼問題,以及解決之道

依我看,問題根本就不是有沒有歧視的存在,而是去瞭解歧視產生了什麼問題,以及解決之道。僅僅提出「歧視」的存在,和說「我把你們當人看」一樣沒啥建設性。

我自己是來自馬來西亞,大馬國內的種族歧視並不下於台灣,你們台灣人還比我們遜太多了。我弟在英國念書,我也到過美國念書,這兩個強權的種族歧視問題不見得比台灣好到哪去。

英美有種族歧視,是因為無法理解自我與世界嗎?是看到太多恐懼與遲疑?是不能夠昂首挺胸,需要外在肯定,不能清楚明澄地自己看見自己的優點與缺點嗎?

文章提到「『白種人>黃種人>棕種人=黑種人』,而黃種人當中又可細分成『日本人>亞洲四小龍(台灣、新加坡、香港人、韓國人)>中國人=東南亞人=其他黃種人』」,我很多大馬朋友特愛來台灣,因為台灣人對我們東南亞華人也很友善,並不是只有白人和日本人才感受到的。

我自己在台灣十幾年,從來沒有人因為我來自東南亞而瞧不起我,反而還覺得有更比照顧和尊重。雖然這僅是個人經驗,可是文章中對種族歧視顯然有些過度自我的想像。

如果真的要不歧視,那麼就不要自以為台灣人怎麼樣怎麼樣,為何不親自問問外國人,包括來自東南亞的朋友呢?

Photo Credit: אופק3152 CC BY SA 3.0

Photo Credit: אופק3152 CC BY SA 3.0

所有做生意的人都有不想碰上的顧客,都有希望上門的族群

如果要說台灣的種族歧視,把白種人和日本人當成理想觀光客還不算。為何白種人和日本人會被認為是比較優異的觀光客,無非是因為他們較講理又有消費能力,當你有選擇顧客的能力時,挑選心目中較優秀的族群,有啥問題?

讀書人可以口口聲聲說什麼只要是顧客就要一視同仁,這根本就是在不食人間煙火的嘴砲,所有做生意的人都有心目中不想碰上的顧客,都有希望鎖定上門的族群,問題只是有沒有對自認為不理想的顧客給予欺騙和欺壓,以及剝奪人家應有的權益。

我在中研院工作,這裡外國人很多,有些族裔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剛開始我有些同情。可是自己遇上時,加上一個樂於協助外國朋友的台灣朋友私下的抱怨,也不得不承認,有些族裔就是有些文化上的問題,讓人因一些不愉快的前例而不得不特別對待他們。

事實上,我自己在幫外國朋友找房子時就遇到幾個遇到某族裔幾次讓他們添麻煩後,不得不設防的房東。老實說,自己遇上的加上聽來的半打故事,如果我是房東,我也會找一堆藉口不租房給某些族裔。這算是歧視嗎?當然是,合理嗎?不見得。可是想漟渾水嗎?當然是能免則免。

部落客「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的一篇文章〈地溝油毒害了台灣品牌形象〉提到地溝油事件後,台灣品牌形象受傷害。也有業者指出,他們在國外辛苦建立的品牌形象毀於一旦,有些歐洲國家已不歡迎台灣的產品了。

這是歧視嗎?當然也算是,畢竟敗類還是少數,怎能一竿打翻一條船?那人家的歧視合理嗎?這很難說,畢竟國家品牌和形象這東西,你又不得不承認它存在。如果一些國家裡發生的壞事,可以讓自己出國時蒙羞,讓優異的產品被拖下水,是誰的錯呢?如果是那些國家歧視的問題,那關台灣政府屁事?如果自己歧視別人是自己錯,被別人歧視也是自己錯,那邏輯在哪?

問題是在於,在法律和制度上有沒有該有的公平

馬來西亞在東南亞的經濟表現是老二,所以自然瞧不起來自其他國家的國民,但我們去新加坡時就會被瞧不起,這我們也清楚。問題不在於有沒有被瞧不起,問題是在於,在法律和制度上有沒有該有的公平。〈人間異語:阿富汗人看台灣 封閉狹隘〉中提到警察的盤查,阿富汗人被歧視,是個不該發生的問題。

不過我們也可以再想想,如果一個台灣人在阿富汗娶了當地的女生,不管原本是佛教徒還是道教徒,我極為高度懷疑他還能夠信奉自己的宗教並且實行自己的宗教儀規。

在中東,其他宗教有被歧視嗎?當然有啊,當然,這是宗教和法律制度以及文化的問題,並非人的問題,那回到問題來,我們究竟想要的,是公平的宗教和法律制度,還是人的修養上的提昇?如果是認為台灣是個比阿富汗進步且現代的國家,所以在法律制度上,在社會文化上要比阿富汗文明,難道就是陷入了要比人家優越的心態了嗎?

我們演化自草原和穴居的百萬年生活的大腦,對這世界就是會依刻板印象做判準,我不會說我自己在心態上沒有種族歧視,事實上我就是有種族歧視的心態,問題只是有沒有自覺和理性地去克制。如果要要求一個社會完全沒有種族和地域歧視,無異是緣木求魚。我們該關心的是,這些歧視究竟造成什麼問題,而不是自己抱著歧視的心態來幹譙自己同胞的歧視來自嗨。

如果我們把歧視這事單純來幹譙,對事情的認識無益。不否認台灣媒體對種族歧視的事件毫不關心,不過台灣媒體有時候連自己國家大事都隨便敷衍亂報了,那問題是因為太歧視,還是沒自覺, 還是媒體素養問題?

加上,如果真要瞭解歧視問題,是可以就自己想像的嗎?自己把自己的想像強加在自己同胞,就不算是歧視?以歧視面對歧視是認識和解決問題的好方法嗎?如果要認識和解決歧視,那麼那些被歧視的人真正的感受和面對的問題,不就更需要去瞭解嗎?

Photo Credit: jhnri4Unlimited Commercial Use

Photo Credit: jhnri4 Unlimited Commercial Use

台灣人一定就要比較高尚?用這種道德的高度要求合理嗎?

再提一下自身的經驗,我在大馬的舊家後在淪落成在工業區裡的小社區,居住環境下降後很多鄰居開始搬走,我們因為家庭因素又住了近一年吧。大部分屋子都成了外勞的宿舍,白天晚上孟加拉外勞滿街都是,我們早就習慣了,晚上也照常出門。

我有個高中同學,過去有在道上混過,他來找我住我家,晚上我帶他去吃宵夜,他看到成群的外勞,臉色超難看,後來乾脆拜託我回家就不敢再出門了。

我上次去香港,要找便宜的住宿,一堆中英文旅遊網站都建議盡量避免重慶大廈,因為龍蛇混雜。有香港朋友說,他們避免去那,因為有很多長得黑黑的外勞。我好奇去看了一下,就很多阿三而已,和我舊家好熟悉啊,回去和也去過的弟弟嘲笑了香港人一番;再提一個,前陣子新加坡的孟加拉外勞,因為實在被歧視欺壓到不行了,還在新加坡這個警察國家的小印度暴動了一回咧。

提這些,只是要提醒大家,因為外勞長得和大家不一樣而害怕他們,是全世界之常態。我同意存在不能即合理,台灣也有改善之空間,可是諸位憑啥就要認定台灣人一定就要比較高尚?這種道德上的高度要求合理嗎?

人們因為外勞的長相而恐懼,是有人類學的因素的。過去十幾萬年來,我們這個人種都是以小村落小聚落的形式存在,一群長像不同的外來陌生人之出現,很有可能是有惡意的,那些會沒有防備心的人,早就被淘汰掉了,能活下來的,都是警戒心高的人。

所以恐懼外勞的心理,是根植在我們遺傳裡的,有大型城市並且長相各異的人混居,在人類的歷史頂多千年的歷史而已,而且僅在極少數城市。現在這個全球化人力移動的情形,也不過上百年。我們人類心理還需要時間適應,這就是為何在先進文明的國家需要有法律上對歧視這問題的防範,因為歧視是天生存在的,只是在現代社會已經不合理且阻礙發展。我們該想想,如果能輕易從教育上避免的狀況,還需要用到法律嗎?

瞭解哪些「其他」因素加強歧視,才是解決之道

美國會因為歧視的言行而丟工作,是因為如果不這麼嚴厲,歧視會以更誇張的形式存在。不過美國值得借鑑的是,他們對歧視的認知夠廣,不拘限於種族,還擴展至性別、政治和宗教信仰等等,這個台灣就更不自覺了。

台灣人自覺性確實是較差。不過我倒是認為,這是因為台灣過去長達好幾十年的閉關鎖國,異同是來自省籍和漢原,沒有真正遇到種族問題,遇到時媒體素質糟到不想面對,而大部分知識份子也還有社會階層分裂的問題要面對,種族問題自然被冷漠處置。可是,歸根究底,問題並不出在「歧視」本身。歧視是自然而然地存在的,只因為其他因素而加強,或者讓人不自覺,所以認識什麼是其他因素,才是解決之道。

文章中提到「就連一段交通部觀光局放在台北捷運跟電影開場前的廣告影片,都不斷強調這點」,這個有啥問題呢?假設一定餐廳去打廣告,說什麼他們的小籠包很好吃,然後拍一堆同意的顧客。幾個員工不同意,說那小籠包並實不怎麼樣。可是有顧客認為好吃而上門是事實,難道餐廳主打小籠包,就是對其他商品沒信心的象徵嗎?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不是人,就像一家餐廳最好吃的是啥,本來就可以有多樣的想像。在商言商,只要有人上門,大多數顧客沒後悔,我不認為拿這個來宣傳有什麼問題。當然,身為台灣人,希望台灣人的素養真是讓人成為台灣最美的風景,是可以想像的。

歧視東南亞而錯失認識這個正在起飛的經濟體,才是最大的損失

雖然還不知是不是特例,像今年台北車站為印尼移工搭舞台慶祝開齋節是個好的開始,只是希望大家不要以為這樣就做得足夠了。其實,我想歧視來自東南亞人最大的問題之一,還不僅是讓人不愉快而已,而是因為不屑,而沒有好好去認識這個經濟起飛的經濟體,錯失互惠互利的良機。

在社會上要如何解決歧視的問題,我也想知道。至少可以從溝通和互相瞭解和諒解下手,而非自以為是地以為「歧視」這件事就是怎麼樣,這才算是真正的進步。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The Sky of Gene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