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麼為了傳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

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麼為了傳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的父母如此勤奮育兒,要說是出於愛,不如說那是種延續基因的本能。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麼為了傳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

文:龜山早苗

(編按:本文呈現形式為作者訪談專家學者,並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呈現,引用段落為作者言論,其餘內容則出自受訪的專家學者。)

從昆蟲學的觀點來思考外遇——昆蟲談戀愛嗎?(專訪昆蟲學者丸山宗利)

離經叛道的螞蟻

蟻后為了留下自己的基因,一心一意持續產卵。女兒們則受到母親指示,被迫不孕。他們難道不會突然對那樣的生活感到厭煩,跟從其他地方飛來的雄蟻偷情嗎?

雖然沒辦法證明,但工蟻的確有可能跟從外頭飛過來的雄蟻交配。工蟻之中,也有出於不明原因而變得能夠產卵,抓住空檔生下小孩,使之與蟻后的孩子魚目混珠。生物的世界沒有所謂的「絕對」,也存在跳脫一般常識之外的情況。人類社會應該也是如此吧。

順帶一提,螞蟻、蜜蜂跟虎頭蜂是社會性昆蟲。人類之外的生物的社會性是指階級劃分,階級的頂端是蟻后,其下是專心工作、不產卵的工蟻。這種生殖階級跟非生殖階級共同生活的型態稱為「真社會性」。以女王為金字塔頂端的巢穴,成員彼此都有血緣關係,因此也是「家人」。因此,我們可以將螞蟻的世界視為人類社會的縮影,是人類社會徹底原理化的樣貌。

社會性昆蟲的特徵是「排他性」。即便品種相同,但其他巢穴的昆蟲就是外人,也是敵人。在公園經常可以看到螞蟻打群架,彼此廝殺啃咬,非常慘烈。動物知道無謂的爭鬥只會導致兩敗俱傷,不會胡亂開戰,但當有地盤之爭時,就不得不殺得你死我活。

除了戰爭,螞蟻也有奴隸制度。到了夏天,武士蟻的工蟻就會侵入日本山蟻的巢穴搬出蟻蛹,獵捕奴隸。其實武士蟻的工蟻連自己外出覓食、咬碎食物,甚至養育自己的妹妹幼蟻都不會,因此就奴役日本山蟻,讓牠們幫自己工作。日本山蟻的壽命很短,只有一到兩年,因此當缺工時,武士蟻就去日本山蟻的巢穴掠奪蟻蛹跟幼蟻。

日本山蟻在還不懂事的時候就被帶到武士蟻的巢穴,因此變成成蟲時,會誤以為武士蟻的蟻窩是自己的巢穴,而勤奮地工作。這說起來有點哀傷,但昆蟲師法自然,其中自有定數。我想螞蟻是被植入了不擇手段也要傳宗接代的程式吧。牠們沒有思考外遇或偷吃等事情的時間或價值觀。

有機可乘的螞蟻窩與其多樣性

螞蟻窩除了螞蟻外,還有其他各種共生的昆蟲。螞蟻有排他性,因此螞蟻窩時常處於警戒狀態,但一旦潛進去之後就安全了。

在生物的世界,只要有資源(食物或是良好的生存環境),就會出現覬覦那些資源的生物。一生或是某一時期棲居於螞蟻社會的昆蟲稱之為「喜蟻昆蟲」,目前已知的喜蟻昆蟲數量就有昆蟲十目百科以上。也就是說,有非常多喜好螞蟻、與之共生的昆蟲。

螞蟻的巢穴以家庭為單位組成,理應排外才對,但卻願意讓他種生物寄居於巢穴之中,此一出乎意料的包容性也是螞蟻另一個有趣之處。在人類社會絕對不可能發生有外人神不知鬼不覺地住進自己家裡的事情吧。由此也可以看出螞蟻的多樣性與包容性。

喜蟻昆蟲當中以偷吃出名的是蟻塚蟋蟀。蟻塚蟋蟀是身長三到五毫米、翅膀退化的小型蟋蟀,棲居於螞蟻的巢穴當中。螞蟻同伴之間會用口接力搬運食物,部分蟻塚蟋蟀會混進隊伍當中竊取食物。其中,有的蟻塚蟋蟀還會模仿螞蟻搬運交接,直接要到食物。

也有昆蟲潛入螞蟻的巢穴,成為食客。巢穴蚜蠅亞科跟食蚜蠅科的幼蟲是身長約一公分,外型有點奇怪的半圓形昆蟲。牠們會貼著螞蟻窩的壁面,宛如螞蟻窩的一部分緩慢地移動,以螞蟻的幼蟲或蟻蛹為食。即便幼蟲被吃掉了螞蟻也不會察覺。

又或者是小灰蝶的幼蟲,會分泌螞蟻喜愛的化學物質吸引螞蟻。螞蟻誤以為牠們是自己的工蟻妹妹,而把小灰蝶幼蟲搬回巢穴,一進到螞蟻窩,小灰蝶幼蟲就開始吃起螞蟻的幼蟲。

螞蟻窩的功能非常完善,因此很容易成為其他昆蟲的標的物,即便如此,螞蟻們則裝作沒看見,勤奮地守護著巢穴,朝著擴大巢穴規模的目標邁進,這真令人覺得憐愛。當然,牠們並不是因為「對他者有愛」,但我們總是一廂情願如此認為。

螞蟻巢穴的狀況,換言之就是有不認識的人寄居,擅自開冰箱吃東西,有時候還會裝出跟自己孩子一模一樣的聲音要點心吃。螞蟻完全不介意這種狀況,盡責地完成傳宗接代使命,這究竟是偉大還是愚蠢呢?

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可能會覺得那是大愛,但在那之中當然沒有「情愛」。那應該是生物為了要延續生命而演化出來的機制吧。

是愛,還是生物本能?

有如同螞蟻跟蜜蜂一般,採階級制度的「真社會性昆蟲」,也有無階級制度,父母會照顧、餵食小孩的「亞社會性昆蟲」。

亞社會性昆蟲有很多種,其中以覆葬甲屬的甲蟲特別出名。葬甲科俗稱埋葬蟲,對照埋葬蟲日文的漢字為「死出蟲」。蟲如其名,牠們是會出現在屍體旁的昆蟲,擁有食用動物屍體的奇特習性。

只要出現老鼠等小動物的屍體,埋葬蟲的成蟲就會被屍體腐敗的味道吸引過來。然後,雄蟲跟雌蟲會同心協力將屍體埋到土裡,因為動物的屍體營養豐富,競爭對手很多,如蛆或是其他甲蟲,因此必須把屍體藏起來。

之後,牠們會把淺埋的屍體做成如同肉丸子般漂亮的球形,發現肉丸子的表面有蒼蠅卵等異物還會仔細挑掉,避免發霉。埋葬蟲會在肉丸子上產卵,母親會啃咬肉丸子餵食出生的幼蟲。看著看著,就會覺得牠們多麼不辭辛勞地養育後代,忍不住想要用親情來形容這一幕。

當然,那也可能是其中一種看法。但比起昆蟲會照料幼蟲是出於愛,不如說,那是為了有效率地讓自己的基因留存下來的一種生存型態罷了。我們常用「愛」一個字來概括解讀,但所有行為都有生物學上的意義。

這樣的講法可能有點殺風景,但仔細想想,人類的「愛」可能也是如此。既然人類是動物,就會以留下自己的基因為最重要目的,不是嗎?人類的父母如此勤奮育兒,要說是出於愛,不如說那是種延續基因的本能。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麼為了傳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只是這樣想,會覺得有點恐怖就是了。

33345671262_657c27cdca_k
Photo Credit: Katja Schulz@Flickr CC BY 2.0

昆蟲談戀愛嗎?

在植物葉子的背面等處,不是都可以看到蚜蟲的蹤跡嗎?牠們會以各種形式繁殖。隨著季節變換,有的會產卵,有的會直接產下幼蟲,有的也可以不交配直接自體繁殖。所以蚜蟲的繁殖速度非常快。


猜你喜歡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現場美術出身的登曼波,擅長融合酷兒文化,營造出充滿故事性的影像風格。是怎麼樣的養分塑造出他現在的獨特色彩,讓他能夠找到被拍攝者不為人知的角度?他又如何透過Photoshop去實現獨樹一幟的細節?

無論是裸背綑縛的珊妮公主,還是化身鳳梨的唐鳳,任誰來到登曼波的鏡頭前,都能展現出最奇趣吸睛的一面。他拍明星名人,也拍主流視野外的酷兒族群與文化場景。這天我們前去拜訪登曼波,一窺他平時如何透過Photoshop創造出獨特影像風格。

 

用色彩撞破刻板分界,讓符號與畫面一起說故事

登曼波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從事的是電影與廣告美術,這些經歷都轉化成他影像創作上的養分。大學畢業後來到台北,加入電影劇組的美術組密集工作,在 Google Map 還不普及的 2000 年代,他拿著紙本地圖探索這座城市,因為參與《艋舺》與《一頁台北》的拍攝,踏遍萬華、中山一帶的巷弄尋找拍攝場景和道具。

「那個過程算是訓練我對影像的美感吧,像顏色的配置就會是我在決定拍攝時先思考的元素。」若曾看過登曼波攝影作品的人,肯定都會被那大膽的用色與場景建構的手法所驚艷,既衝突又合理。或許他試圖解構的正是顏色所象徵的刻板印象,賦予被攝對象最能凸顯其性格的顏色與情境。

離開電影產業後,進入廣告公司工作,讓曼波多了更多時間探索自己的創作,藉由 Photoshop 豐富的附加元件,嘗試多樣的濾鏡風格。他透過網路大量閱讀、研究各種視覺與音樂養分,也在線上平台分享自己拍攝的照片,因此結識不少創作者,其中包括莎士比亞的妹妹劇團團長王嘉明。在莎妹劇團的邀請下,曼波的攝影生涯從劇場開始,「我也把電影美術的訓練都放在裡面,讓符號跟畫面一起說故事。」

用影像魔術紀錄酷兒文化場景

2019 年拿下北美館主辦的台北美術首獎的《父親的錄影帶》,是曼波對自我生命經驗的探索與剖析,除了透過創作與自己的父親對話,了解彼此的不曾想見的樣貌,把這個過程帶到放到美術館,希望鼓舞更多酷兒表現自己,他也將酷兒們的身影置入流行文化的媒介中。曼波在工作上合作的對象來自非常多領域,時尚雜誌、表演藝術、流行音樂、電影等領域都能找到他的作品。

談到時裝拍攝的經驗,曼波形容「很像在變魔術」。攝影師不只是跟隨腳本,而是和編輯、造型等整個團隊一起做視覺方向的發想,「雖然會有產品的置入,但在追求製造最適合主題的『幻象』之下,其實有蠻大的發揮空間」,曼波談到他經常拍攝 LGBTQ 主題的雜誌封面,在這樣的工作氛圍裡很能讓他大膽地展現自己的風格。

在攝影師身份之外,登曼波也在 Pawnshop 放歌,在自己的生活圈內,製造一些事件。他與友人以 Pawnshop 為據點,建構、觀察台灣的酷兒文化場景,「我拍呂薔《找 Matched!》這支 MV,所有演員都是我在 Pawnshop 聚集的,包括幾位知名的變裝皇后。」

Photoshop 是創作時最不可或缺的工具

攝影師的工作除了前期的概念發想,拍攝現場精確執行拍攝計畫,後期的照片編輯也是非常關鍵的一步。Photoshop 一直是曼波在創作時必備的軟體工具,「我喜歡用底片拍攝,就算我用數位相機,我還是會用 Photoshop 把整體的色調整理在一個均值的底片質感。」儘管有愈來愈多影像處理軟體提供現成風格濾鏡,但仍沒有一個像 Photoshop 一樣可以滿足他追求獨特色調與質感的需求。

Photoshop 多年來一直是最強大的影像處理軟體,廣大設計師和攝影師們從學生時期就開始使用,陪伴所有創意人一路成長、突破,不斷推出的新功能也讓編修工作更加流暢。曼波也是從大學時期就接觸 Adobe 系列的軟體,「應該沒有攝影師不用Photoshop吧?」

Adobe 攝影計畫的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都是他在工作上不可或缺的工具,曼波也與我們分享自己後製工作的流程,通常是先在 Lightroom 做整批影像的統一調整 ,接著再進到 Photoshop 細部精修,「比如在商業案裡,照片中產品的顏色與實際顏色一致是非常重要的,我會用 PS 遮色片、色版等工具去調整產品那一塊的顏色,除了 Photohop 之外真的沒有其他軟體可以做到。」如何在保有自我風格的情況下不埋沒合作廠商的產品,是所有專業影像人都必須注意的事。

實現最初直覺的 Photoshop 祕技初公開

每次面對不同的拍攝委託或者展覽邀約,儘管是相當熟悉的合作對象、作品內容,登曼波仍會先深入理解對方的特質與需求,找到最獨特且最適合的色調搭配。不過創作中依然常有直覺的成分,在精密設計的工作流程中,不時的靈光顯得格外珍貴。談到具體實現腦中想法的方式,曼波首次公開分享了幾個他常用的 Photoshop 技巧。

Photoshop 教學一 風格調色:用漸層色製造正片負沖感

「首先把一張照片解鎖變成圖層,新增一個圖層變成色版來做色調處理。選顏色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環節,我會針對每一張照片的構圖、氛圍去決定色調。這是原本就是一張底片重複曝光的照片,我希望在不同層的曝光上呈現不同的色調變化。

我選擇兩個色版,再用漸層色將它拉開。漸層色最有趣的點是可以讓畫面中間是寫實的顏色,周圍呈現比較濃烈的配色,像正片負沖的感覺。色版的混合模式我通常會選擇『加深顏色』,然後調整透明度讓它更自然。」

☞用 Photoshop 修出屬於你的底片風


Photoshop 教學二 合成與色彩處理:用 Adobe Camera Raw 濾鏡調整出魔幻的疊影

「開啟兩張圖片適合疊影的照片,也先把它們解鎖成圖層放在同一個版面上。藉著用 Camera Raw 濾鏡個別調整照片的各個數值,讓細節更突出到自己滿意的狀態就完成了!」

☞馬上下載 Photoshop 體驗強大濾鏡功能吧!

Photoshop 教學三 疊影濾鏡:用柔性橡皮擦擦出多重曝光效果

「最後我想分享用 Photoshop 製作多重曝光的效果。我先把同一張照片複製三個圖層,透明度都先降低到一半以下方便操作,接著拖曳圖層到不同的位置。我會反覆隱藏其中一個圖層,來確認它們的位置,調整到最喜歡的之後再將透明度調回來。

接下來使用 Photoshop 橡皮擦工具,記得選較低的透明度搭配霧面、柔性的筆觸才能夠擦出比較自然的效果。我通常會大面積擦,這樣比較快速也比較少瑕疵。這個技巧的重點是在擦的過程中要保留最底圖的視覺重點喔!」

☞立即下載Photoshop試試看上面的教學!

看完登曼波的示範與分享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Adobe 攝影計畫是影像創作者的完美夥伴,透過 Adobe Creative Cloud 新用戶首年可以用每月 NT$257 的實惠價格同時訂閱包含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的攝影計畫,快上官網了解更多訂閱方案與實用技巧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