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水車薪的長照服務,僅能緩解三成失智症患者的苦

杯水車薪的長照服務,僅能緩解三成失智症患者的苦
Photo Credit: deandare06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今年8月9日,監察院公布了一份台灣失智症照顧量能的調查報告,調查結論是政府雖已持續推動失智症防治照顧政策,但資訊揭露未盡即時便民,且服務量能仍有不足。

文:潘柏翰|圖:If Lin

知名作家瓊瑤在新書《雪花飄落之前》裡揭露了她照顧伴侶平鑫濤的心路歷程。跟隨著瓊瑤的文筆,讀者可察覺到平鑫濤的失智程度日趨嚴重,以及作為家屬與主要照顧者的瓊瑤為了留住平鑫濤的記憶,付出了龐大的心力與時間,最終仍不敵記憶的消逝。瓊瑤的新書中除了反映出病患是否擁有善終的權利,失智症患者家屬的照顧負擔也一表無遺。

那麼,台灣到底有多少的失智症患者,以及在今年邁入了第11個年頭的長照服務,又能舒緩多少失智症患者以及他們家屬的苦?

在今年8月9日,監察院公布了一份台灣失智症照顧量能的調查報告,調查結論是政府雖已持續推動失智症防治照顧政策,但資訊揭露未盡即時便民,且服務量能仍有不足。以下將與大家分享這份報告的幾項重點:

一、隱而未現身的失智症患者

依據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指出,仍有許多失智症患者隱藏在社區中尚未被發現,主管機關應提高社區與民眾對疾病的認知,並積極透過各項據點服務找出可能疑似失智的潛在患者,以利及早診斷與接受治療。據研究統計,台灣目前的失智確診率僅達三成,許多人尚未被診斷出來的原因有三:

  1. 個案本人無病識感或拒絕就醫。
  2. 家屬、民眾對失智症之認知仍不足。
  3. 失智症臨床診斷不易,確診過程須要經過許多檢查,經常須要一段時間才能夠確診,以致影響失智疑似個案持續性診療與確診。

尤其在失智症程度較為輕微時,患者本身或是周遭的人並不容易察覺異狀,或是因為過往觀念的影響(例如:認為年老後較容易忘東忘西),而輕忽了失智症的可能。及早確診或發現失智症的好處在於,在症狀還不嚴重時,可提供促進認知的服務來延緩症狀惡化,也可讓家屬提前對失智症有概念,並為未來的照顧服務做好(心理)準備。

三成的失智確診率與世界衛生大會(WHA)在今年五月底通過的「全球失智症行動計畫」所訂定的目標五成,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調查報告中提及原擬查明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發現疑似患者的功能,但因為衛福部未能提供目前據點發現疑似個案後的轉介服務紀錄而作罷。其實以台灣目前(截至2016年6月)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數量多達2,616個,政府應多加善用據點提供電話問安與關懷訪視服務的長處,來發掘更多疑似失智的老人。與此同時,基層診所或是衛生所,也要增進對失智者照顧需求的認知,才能讓隱而未顯的失智症患者及早現身。

二、杯水車薪的長照服務,緩解不了失智症患者的苦

報告中令人擔心的另一個現況,正是失智症患者使用現行長照服務的比例低迷。依據衛福部的統計結果,2016年逾26萬的失智人口中,使用長照服務的人口約佔31%(約8萬人)、完全沒有使用任何服務的人則占69%(約18萬人),顯示政府所提供的長照服務只能舒緩三成患者的苦。

失智-長照2版-微調

若進一步細看不同失智程度患者使用長照服務的情形,在扣除掉聘用外籍移工照顧比例的情形下,使用其他長照服務的比例加總起來均不超過三成,顯示了外勞仍舊是台灣長照目前的主要勞動力。而沒有使用任何一項長照服務的比例更是令人擔心,最低的比例也有45%,代表這些患者可能都是由家屬自行負擔照顧責任。至於目前推動得如火如荼的長照2.0呢?該報告中也提及長照2.0中的亮點服務「社區整體照顧服務計畫」在2017年1月至3月新評估個案計3,898人,其中失智症個案也只有139人(比例為3.6%)。

報告中也引述了受訪的專家學者意見,說明民眾對於能在哪裡找到長照資源似乎不甚瞭解,且家屬關心的是能實際解決當下困境的建議。參照衛福部於2013年進行的全國老人狀況調查分析,近五成(51.78%)的老人認為失智或失能老人的日間照顧中心資源很重要,但有近七成(68.81%)的人不知道有哪些資源可以使用,知道資源且曾經利用的比例更是少得可憐,只剩下0.36%,足以顯示政府一直以來在長照服務的宣導上始終沒有深入到民眾的生活裡。

三、失智症照顧資源嚴重不足,嚴苛的法令規定讓服務單位卻步

相較於可預期失智症患者人數會逐年成長,政府所提供的照顧資源卻嚴重不足,且因為法令規定嚴苛的關係,讓有心提供服務的單位光是在取得空間上便困難重重。

依據衛福部所提供的資料,在2016年年底時,失智症相關的照顧資源以居家服務、日間照顧、社區服務據點和認知促進學堂的涵蓋率較為普及,幾乎是每個縣市都有(在此處先不論這些較為普及的服務,其實也因為服務人數有限,整體來說能涵蓋到的失智症患者數量仍是不足的問題);但較為缺乏的資源就如同缺口一般,有17縣市未設互助家庭、16縣市未設團體家屋,而在機構式住宿服務中有專門為失智症患者規劃的失智專區,供中、重度失智症患者入住,以減輕家屬的負擔。但是到去年年底,依然還有8個縣市不論是老人福利機構、護理之家或是榮民之家,都沒有這類的失智專區。資源佈建的速度遠遠趕不上失智症人口增長,著實令人擔心在上述資源缺乏的縣市,患者和他們家屬要苦撐到什麼時候。

而調查報告中也分析了為何相關資源的建置速度緩慢,原因有以下三項:

  1. 民間服務提供單位受限於土地使用、建管、消防相關法規,取得合格建築物使用執照耗時。
  2. 原住民族地區受限於地理特性、需求人口數等因素,長照服務資源缺乏。
  3. 服務提供單位以非營利組織為主,單位財務量能有限,多須仰賴政府部門補助始得設置長照資源。

因著這些照顧服務的特殊性,在土地使用、建築管理與消防法規上也都有相對應的規定與限制,而調查報告亦實地訪談了目前正在提供服務的單位,就提及了即使現行的服務單位有意要再擴增資源,要處理法規上的限制費時之餘,也沒有足夠的經費能維持營運。在台灣目前提供長照服務的單位以非營利的社福組織為多數的情形下,政府除了可以補助經費與人力資源,也應極力協助讓服務單位盡快取得合格建物的使用執照,否則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情形一日不解決,失智症患者的苦就多一天。

結論

失智症患者使用長照服務比例低迷的情形除了歸因於民眾不了解資源在哪、政府服務資源建置的速度緩慢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仍是過往長照十年1.0的服務都以照顧「失能」對象為主,未能重視或看見失智症患者的需求。縱使在2016年甫推出的長照十年2.0雖然在服務對象中明確納入了「50歲以上的失智症患者」,所推出的長照服務仍是以失能老人為主,而針對失智症的服務或照顧策略能否趕得上失智症人口的增長,如同蔡英文總統於這個月25日接見「國際失智症協會」主席格蘭瑞斯及臺灣失智症協會代表時所言,政府有必要持續推動更全面、深入的失智症防治與照顧政策。

失智症患者的需求特殊之處在於,需要依據不同程度的失智情形來提供相對應的照顧服務(如極輕度或輕度時可運用認知促進、互助家庭等服務;中到重度則是日間照顧或住宿型服務)。而在漫長的患病過程中,家屬或主要照顧者的照顧負擔或壓力也需要有出口。未來的長照服務如何不讓「沒有使用任何服務」的比例不再成為壓倒性的多數,將會是對台灣政府的一大考驗。

參考資料:監察院106內調0049字號調查報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