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闢謠「乳業真相影片」〉:乳牛在懷孕時產乳?我想你誤解了

Photo Credit:Andrew Magill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相信所有獸醫的意志都是想拯救動物不願看它們受苦,但無論你做得多好,乳牛一生這樣被利用產乳,剝奪自由和天性,到最後被宰殺,它們都是受苦的生命,沒有人願意這樣被對待。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王薇妮(來自馬來西亞,在2013年畢業於澳洲莫纳什大學醫檢學士學位,目前是台大獸醫系大四的學生,此生的心願就是能夠盡所能去拯救動物)

編按:針對日前刊登〈闢謠「乳業真相影片」:激進素食主義者用暴力文字造成恐慌,對動保沒有幫助〉文章,作者撰文回應、補充。

一、「乳牛在懷孕時產乳」我想你誤解她的意思了,她說「like all mammals, cows only lactate when they are pregnant or have a newborn to feed」想要表達的意思並不是告訴大家它們在「懷孕的時候產乳」(沒有任何物種會在懷孕的時候產乳,寶寶都還沒出生,奶是要給誰喝?)真正想表達的是乳牛和其他哺乳類動物一樣「必須要懷孕才會產乳」,並不會自行產乳,以連接到接下來所說的人工受孕和將乳牛和小牛分開的事情。這件事很多人都沒想過,很重要所以要說。 

二、「無時無刻在懷孕」你也誤會了她說「無時無刻在懷孕」,她想表達的是那些乳牛停止產乳後就必須讓它再次懷孕生小孩才可以繼續產乳,身為乳牛,它一生的命運就是要不斷的受孕來產乳直到產乳量下降就會被淘汰(宰殺),這是事實。 

三、「小牛和母牛要分開因為大牛怕熱小牛怕冷,然後小牛會被踩傷」,你只解釋了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並不代表這個行為是不殘忍或是對的。那些在野外或庇護所生存的牛媽媽和寶寶不分開還不是活得很好,小牛會被踩嗎?都是人類把它們關在狹窄空間飼養,以最小的成本獲得最大經濟效益的概念,才會導致這些問題,做錯了第一件事並不可以合理化第二件錯事。小牛需要和媽媽在一起才是自然的,就像人類的小孩沒有媽媽在身邊都會很害怕,很沒有安全感,很憂鬱,而牛媽媽也會因為失去小孩而日夜哭泣。

四、「一隻牛可以持續泌乳超過一年,小牛在兩個月後就會斷奶」,人類的小孩斷奶後媽媽會不會繼續產奶?不會。農場要一直擠乳,才會刺激乳牛的乳腺一直產乳,把它們關在狹窄空間當成產乳機器,剝奪它們的天性,長期擠乳過程中還可能會導致乳房炎種種問題。這不是自然的。

五、影片裡所展示把手插進肛門裡,並不是在「為了它好」而做的「直腸觸診」,而是把精液導入乳牛陰道後要把手伸入肛門以完成人工受孕(以便可以讓它懷孕生小孩產乳給人類喝),過程中乳牛會掙扎很痛。 

▲10:30開始有很詳細的步驟講解

六、「體細胞」也就是somatic cells, 白血球佔大部份,牛奶要測量somatic cell count(scc)是因為它跟乳房炎有關係,scc越高就代表乳房炎越嚴重,而影片中提到青春痘的pus cells, 其實也是因發炎而產生的白血球。

七、「牛奶包含人類需要的營養」人和牛畢竟是不同的物種,人奶和牛奶的蛋白質含量「差異很大」,每個物種都有自己的獨特的生理機制來產生最適合自己小孩的奶,人的小孩是否適合喝牛的奶是有待考察的,營養不是說越多越好,太多也會反效果。(可以上網查一下人奶和牛奶的分別)

八、「攝取牛奶越多的國家骨骼疏鬆症越嚴重」,其實是有研究論文來證明,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相信,但你也無法證明那些博士們做的研究是錯的,所以我們在不確定牛奶是否對人體有益的情況下不應該鼓勵人們喝牛奶。疾病造成的原因很複雜是沒錯,就像很多人抽煙很多年也沒肺癌,但不代表抽煙不會提高肺癌的機率。

參考研究:

九、「而至於為何人類到成人還喝牛奶,只因為人類具備畜牧飼養的能力」,這不是一個很好的理由,有能力打小孩就可以justify打小孩的行為?

十、「針對飼養水準和環境,並不一定每個牧場都非常理想」,所以你也清楚你說的一切只能代表鮮乳坊的立場,全世界有那麼多農場,每個農場會有不一樣的操作和作業,也不是全世界人都喝你們家牛奶,我是覺得你沒有立場來替所有農場澄清(大家聽你解釋後都會誤會全部農場都一樣,留言說可以安心喝奶)。

十一、假設阿嘉獸醫所澄清的事都是真的,一切不變,但把「乳牛」換成「乳狗」,有多少人還會認同,覺得那樣對待狗並沒有任何問題?會不會認為反對乳狗農場的人是激進份子?牛和狗一樣都是有思想有感情會痛的生命,牛奶不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若有選擇為何要選擇傷害?

最後,我想對阿嘉學長說的是,我很佩服也很感激你,你接下了大部份獸醫都不願意做的苦差,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時間來治療那些牛,一心想給它們最好的生活品質,你做得很棒!我相信所有獸醫的意志都是想拯救動物不願看它們受苦,但無論你做得多好,乳牛一生這樣被利用產乳,剝奪自由和天性,到最後被宰殺,它們都是受苦的生命,沒有人願意這樣被對待。對於乳牛的痛苦,我想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你在文中澄清了很多,也讓大家知道更多你們農場的作業,但最後我相信你也無法由衷地說:「乳牛是不痛苦的」這句話。

本文經Wendy On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