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X紀錄片獨立沙龍】互動式紀錄片,說故事的「美麗新世界」

【CNEX紀錄片獨立沙龍】互動式紀錄片,說故事的「美麗新世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對於未來和新媒體都有美好想像,而你是否知道在紀錄片的世界裡,新媒體更成為一種新興勢力?

文:區秀詒

新媒體,是紀錄片世界的新勢力

許多人或許會說,這是一個科技的年代。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手機與電腦app不計其數。大部分時候,我們對於未來,對於新媒體時代都有美好想像,幾乎以一種擁抱的姿態。我們活在一個被數位科技包圍無法遁逃的時代,剎那間我們以為自己活在一個全球化的氛圍裡,說著類似網路的世界沒有疆界之類的話語,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活在同一個時空,不分彼此。我們同步收看蘋果電腦的新產品發表會,網絡直播連線有問題還在臉書互通有無,我們爭取成為iPhone的第一波發行地。

科技、新媒體、互動,這些關鍵字,和未來性、前瞻性劃上了等號。在前方等待著的,是一個科技進步想像的美麗新世界。但是這個想像,或者已經活在當中的「美麗新世界」,和英國作家赫胥黎在《美麗新世界》這本小說裡所描繪與批判的,卻又是那麼地不一樣。這個美麗新世界,如今成為紀錄片世界的一種新興勢力。

說故事的未來:《火車大劫案》

這股勢力背後其中一位重要推手,前加拿大電影局局長Tom Perlmutter曾經在「說故事的未來」的網上論壇,將紀錄片與新媒體結合所發展出來的「互動式紀錄片」(Interactive Documentary),類比於20世紀上旬,電影史上的開創性時代。《火車大劫案》(The Great Train Robbery, 1903)、普多夫金(Pudovkin)、維多夫(Tziga Vertov)等,據Tom Pelmutter的說法,這些電影史上的重要名字,讓電影成為了時間重組的代名詞。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NFlya7JMaM]

在此,我們開始意識到,也或許正是大部分人所想像與認知的,紀錄片和說故事,電影(紀錄片也作為電影的其中一種類型)和時間的排列(透過剪接)之間的關係,然而這些關係的必然性,以及和影像本質之間的關聯或者是影像本質會不會是一種對於時間與敘事的反撲,並不是這篇文章所要討論與探索的方向。

與其讚嘆於數位科技所帶來的種種可能性,無論是觀者(傳統電影意義上的觀者,如今的參與者)的直接參與影響紀錄片敘事的發展,或者是透過不間斷的遠距離遙控攝影,讓我們更貼近於真實(紀錄片反映真實與否也是一個不斷被搬演的重談老調)。這個「互動式紀錄片」的新世界所帶來的各種看似驚奇,看似顛覆了傳統紀錄片的形式,卻同時也是一體的多面。

與其把「互動式紀錄片」看成一種進步的想像,一個需要迫切擁抱的新世界,不如試圖探索、思考以及推進其所帶來的種種疑問,或許可以藉此打開更多影像的可能,甚至直搗其背後本質也說不定。

從互動式紀錄片,看得見人類對未知的永恆追求:《大都會》

德國導演佛列茲.朗(Fritz Lang)的經典電影《大都會》,透過影像的敘事揭示了科技進步背後一張張無法辨識的臉孔,以及勞動力的真相。如Tom Perlmutter所言,「互動式紀錄片」改變了傳統電影或傳統紀錄片裡時間重組的方式。在這裡,紀錄片或電影作為一組特定時程的時間序列被打破,換來的是更具「開放性」的,沒有終點的時間。

然而,值得思考的是,傳統紀錄片對於敘事的未知,和「互動式紀錄片」的「開放性」卻有著奇妙的關係。兩者對於「未知」的著迷,和當代社會中的我們不斷追求或試圖趕上數位科技的列車,和這班列車所航向的,是未知的未來有關。這個未來,是無法想像的。這個未來的美好與破壞,或許在我們意識的電影院中,反覆放映了無數個不同的版本。

「互動式紀錄片」不斷被強調的特質之一是「即時性」。這是思考電影時間問題的另一個面向。這種對於傳統電影敘事時間序列與結構的改變,著重的,仿佛是對於社會趨勢或更即時地反映社會現況。在這裡,「互動式紀錄片」儼然是一條通往hyper-reality(超級真實)的道路。對於hyper-reality的追求像是反映了我們社會的現實,如不斷被開發的互動式遊戲對於擬仿「真實」世界與感知無不反映了社會中人類最根本的慾望。用現存社會現實特質的形式,會不會創造出「超」現實感。這不僅開啟了虛擬世界的空間想像,看起來又像是改變或影響了我們對於時間的感知。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PAdQ5anhZE]

加拿大電影局局長Tom Perlmutter親自現身,說明互動式紀錄片

然而,這裡由時間序列的被破壞所指向的「開放性」,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Tom Perlmutter在訪問中也坦言,這種開放性延續到個人資訊更嚴格的管控。大量依賴網絡的「互動式紀錄片」究竟有多自由。是誰在控制網絡,網絡世界的資訊流竄等是個大哉問。「互動式紀錄片」的「參與者」參與的先決條件之一就是將個人部分資訊釋放出來。這些資訊流通到國家機器,流通到資本社會裡勢力龐大的私人企業。仿佛有那麼一點佛列茲.朗《大都會》當代數位版的真實上演。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Wso1WkRA4w]

於是,紀錄片與新媒體的結合仿佛將我們帶到黑洞的地圖上了。「黑洞」,作為任何物質、輻射甚至是迅速如光,都無法遁逃的巨大能量場,其周邊,「是一個無法偵測的事件視界,標誌著無法返回的臨界點」。這個臨界點,或許就是我們對於紀錄片與新媒體結合,或者「互動式紀錄片」的最根本疑問。這個疑問將通向何方,就是一個新世界了。

「互動式紀錄片」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