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告訴我們:讀再多書或會沒人要,但沒讀書連鬼都不想要

《聊齋》告訴我們:讀再多書或會沒人要,但沒讀書連鬼都不想要
Photo Credit: pixabay.com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要讀書?讀書到底有什麼用?這大概是所有老師都曾被問過的難題。今天,我們不講大道理,適逢農曆七月,且看《聊齋誌異・嘉平公子》這則與讀書有關的小故事。

為什麼要讀書?讀書到底有什麼用?這大概是所有老師都曾被問過的難題。今天,我們不講大道理,適逢農曆七月,且看《聊齋誌異・嘉平公子》這則與讀書有關的小故事。

嘉平某公子,風儀秀美。年十七八,入郡赴童子試,偶過許娼之門,見內有二八麗人,因目注之。

故事的開頭,透露了許多訊息:

嘉平有個公子,帥得一塌糊塗,外表極帥,腦袋糊塗,約莫十八歲那年,他入郡趕考,經過一家妓院門前,看上了一個十六歲的美少女。一般人面臨大考的時候,恐怕沒有什麼心情看正妹,「因目注之」,這位公子不只是看,而且是直直盯著妓院裡頭的姑娘看,簡短幾句話就讓我們認識了這個外貌協會的公子哥兒。

俗話說得好:人帥真好。那位少女並沒有生氣,還對著公子微笑點頭,公子立刻上前搭訕。少女問道:「寓居何所?」公子據實以告,少女又問:「寓中有人否?」公子回答只有自己一人,心中暗暗高興,這個美少女竟比他還要主動,少女提醒說千萬不可以讓其他人知道,兩人約定了夜裡相會。

當晚,少女果然來到公子的落腳處,她說她名叫溫姬,因為愛慕公子,背著媽媽桑來赴約,願意終身陪伴服侍他。公子大喜,於是溫姬每隔兩三天就來找他,公子總是屏退奴僕,沒有讓其他人看見溫姬。

有一夜,溫姬冒著雨前來,忽然脫口吟詩道:「淒風冷雨滿江城。」她詩興一發,便請公子對上一對。(如果將主角換成一個才子,對曰:「落花流水盈河岸,淒風冷雨滿江城,執子之手映西窗,剪燭夜話共餘生。」才子佳人或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故事也就到此結束了。)

然而這公子不曾認真讀書,推辭說自己對不上,文藝美少女溫姬有些生氣,說道:「公子如此一人,何乃不知風雅?使妾清興消矣!」

溫姬見公子一表人才,現在方知他肚裡沒有半點墨水,勸他往後用心向學,公子隨口答應了。在外地考試期間,溫姬跟公子繼續維持著這樣的關係,與公子同行的姊夫和奴僕也都發現此事,姊夫央求想見溫姬一面,公子拗不過他,便讓姊夫藏身房中,看到了溫姬的面目。

這一看不得了,姊夫被溫姬的美貌驚呆了,隔日他立刻備妥禮物,直接上妓院向媽媽桑指名要見溫姬,媽媽桑愕然回道:「我們這裡確實有一位溫姬,但她早就死去多年了。」公子得知後,當晚詢問溫姬是不是鬼,溫姬坦言道:「誠然。顧君欲得美女子,妾亦欲得美丈夫。各遂所願足矣,人鬼何論焉?」

公子聽了覺得有理,你愛美男、我愛美女,兩相情願、皆大歡喜,溫姬沒有加害之意,是人是鬼似乎也不重要了。

應試結束,公子偕溫姬回家,為了避免麻煩,溫姬使用隱身之術,只有公子一個人能看得到她。公子將她安頓在書齋中,每天都在書房過夜,父母見這個從來不讀書的孩子如此不正常,深以為憂,後來才知道真相,便叫他與溫姬斷絕關係,公子不聽,父母找了許多方法驅鬼,然而百術驅之不能去。

一日,公子在桌上留了字條給奴僕,上面有多處錯字,將花椒的椒寫成了「菽」,生薑的薑寫成了「江」,可恨寫成「可浪」,溫姬看到了這些低級錯字,心中羞愧難當。

女見之,書其後:「何事可浪,花菽生江。有婿如此,不如為娼!」遂告公子曰:「妾初以公子世家文人,故蒙羞自薦。不圖虛有其表,以貌取人,毋乃為天下笑乎?」言已而沒。

溫姬身為一個文藝美少女,無法接受如此沒有文化的丈夫,於是,這個千方百計無法驅除的女鬼,就這樣被一張紙條驅離了。諷刺的是,溫姬消失離去,公子悔恨不已,卻不解溫姬之意,他還要把那張字條拿去問奴僕才明白過來。

作者蒲松齡最後調戲道:「顧百計遣之不去,而見帖浩然,則花菽生江,何殊於杜甫之子章髑髏哉!」這位公子的花菽生江帖,實在可以跟杜甫的驅邪詩比肩啊!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兩個啟示:

第一,有時候罵人說道:「你這麼廢、這麼不長進,鬼才要你!」此言差矣,其實連鬼都不要你。

第二,有些常見錯字真的讓人受不了,比如說「因該」、「在來一次」,請注意,這種錯字會嚇跑女(男)朋友的。

20994200_1842993855716859_30180097929125
Photo Credit: 說書人柳豫

本文經大豫言家-說書人柳豫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