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者談外遇:我覺得莫名其妙,為何性關係對象只能有一個人呢?

社會學者談外遇:我覺得莫名其妙,為何性關係對象只能有一個人呢?
Photo Credit: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將結婚定義為:「將自己身體一輩子的性使用權,讓渡給一位特定異性」。為什麼人會承諾這種做不到的約定呢?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

有位娶了法國媳婦的日本男性,他說太太經常叨唸他:「我不是你的老媽。」

夫妻之間變成母親跟兒子的關係可能讓男性比較有安全感吧。因為男女之間的關係是不穩定的。

日本的太太們常這麼說:「我家還有一個大兒子。」用這樣的說法說服自己,不將彼此視為男女關係,婚姻生活可能比較好維持吧。

但我也認識一位男性,夫妻之間維持著男女關係,而且他說他絕對不會出軌。因為他知道如果被發現,太太會馬上離開他,再也不會回來了。也是有這樣的夫妻呢。

「好朋友」的關係

上野說她不是很喜歡外遇這個詞。

她稱呼戀愛對象為「好朋友」。當然,好朋友不需要只限定一人。這種說法可能跟社會「只能跟一個人談戀愛、維持性關係」的概念持反論。

我年輕時也有點趾高氣昂,跟男人們談著「殺得你死我活」、絲毫不肯讓步的戀愛。然而,當我跟婦女研究與女性主義相遇之後,變得能夠接受自己,二十五歲之後跟男人的關係逐漸穩定。

我絕對不是厭男。我認為男性是可愛的生物,也有令人尊敬的男性。雖說性欲隨著年齡增長逐漸降低,但我也很喜歡性愛喔。

只不過,我怎麼樣也無法認同人跟人之間的關係被契約、權利或所有權限制。因此,我從未感受到結婚的魅力所在。

戀愛是自由的,所以我稱呼戀愛對象為「好朋友」。有的朋友交情還不錯,有的朋友交情非常好(笑)。因為沒有人規定好朋友只限一個。人的感覺是會變的。如果我會改變,對方的心也有可能從我身上離開,一點辦法也沒有。再怎麼忌妒,也無法令對方回心轉意。人的情感是無法被綁定的。那一次,我了解到人心善變,因而獨自靜靜地掉淚。

我認為女性主義這種思想除了追求跟男人平起平坐,也在追求自由。比起平等,我更渴望自由。身體的性自主權更是至關緊要。一旦結婚就得放棄這個權利,光用想的就覺得很可怕。

我在各種場合都會提到女性主義的話題,談到「性自主權」時,年齡層愈高,愈是沒反應。是因為這是大家的弱點呢?還是大家覺得自己已經過了保存期限呢?

戀愛是利己主義的爭鬥。只有人類會毫不遮掩地展示自己的佔有慾。男人會讓佔有慾自然流露,我總覺得男人會外遇都是基於他們天真無邪的利己主義。如果女人的利己主義能夠比男人更上一層樓的話,男人應該也會開始默默忍耐吧。

「我覺得不甘心」、「我無法忍耐」……大吼出來不是很好嗎?怎麼樣都好過一直忍耐。

我從未因為憎恨而跟男人分手。「要幸福喔,雖然不是由我帶給你的」,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分手的。因為對方是值得我去愛的男人,而我也真的愛過了,我覺得很自豪。

對方是自己曾經付出時間跟心力的人,所以就算分手也不會交惡,繼續放在朋友名單裡。這是非常寶貴的,因為很多朋友身為不同領域的專家,當有困擾的時候隨時可以找他們商量。

對方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吧。也有前男友會介紹自己的情婦給我認識,我們還一起吃飯。我說:「這個人還不錯」,對方就露出很高興的表情。啊,原來如此,分手之後,我可能變成類似母親的角色了吧。彼此已非男女關係,不會期待對方,因此相互容忍度變得比較大。跟分手後的男人保持「單純的朋友關係」其實還不賴。

相關書摘 ▶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為了傳播基因而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外遇的理由》,沐風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龜山早苗
譯者:謝敏怡

試想像以下場景:「丈夫單方面蠻橫地覺得,結婚就是法律賦予自己想做愛就做愛的權利。被迫與這種丈夫一起生活,無法展現自由意志、身體權利、情感權利皆被剝奪的女性,在某一天愛上其他人,享受了身心靈的歡愉。」在社會的定義中,這是外遇,然而,人們有權力非難苛責她嗎?

「結婚跟戀愛是兩碼子事」、「一夫一妻制難以適用於人類社會」這樣的觀點逐漸普及,對於外遇採取嚴厲抨擊的人,這本書將會對「道德」的內涵帶來些許衝擊!作者龜山早苗長期採訪外遇問題,在這本書中,她與八位活躍於第一線的專家學者深入對話,探討「人為什麼會外遇?」這個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亙古難題。耐人尋味的是,這些犀利的學者站在各自的學術立場,皆難以對外遇做出嚴厲的批判……

八種觀點,除了讓你讀懂外遇,也讀懂人類的本性!

外遇的理由
Photo Credit: 沐風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