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為了傳播基因而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

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為了傳播基因而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
Photo Credit: Ian Kirk, CC BY 2.0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的父母如此勤奮育兒,要說是出於愛,不如說那是種延續基因的本能。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麼為了傳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

文:龜山早苗

(編按:本文呈現形式為作者訪談專家學者,並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呈現,引用段落為作者言論,其餘內容則出自受訪的專家學者。)

從昆蟲學的觀點來思考外遇——昆蟲談戀愛嗎?(專訪昆蟲學者丸山宗利)

離經叛道的螞蟻

蟻后為了留下自己的基因,一心一意持續產卵。女兒們則受到母親指示,被迫不孕。他們難道不會突然對那樣的生活感到厭煩,跟從其他地方飛來的雄蟻偷情嗎?

雖然沒辦法證明,但工蟻的確有可能跟從外頭飛過來的雄蟻交配。工蟻之中,也有出於不明原因而變得能夠產卵,抓住空檔生下小孩,使之與蟻后的孩子魚目混珠。生物的世界沒有所謂的「絕對」,也存在跳脫一般常識之外的情況。人類社會應該也是如此吧。

順帶一提,螞蟻、蜜蜂跟虎頭蜂是社會性昆蟲。人類之外的生物的社會性是指階級劃分,階級的頂端是蟻后,其下是專心工作、不產卵的工蟻。這種生殖階級跟非生殖階級共同生活的型態稱為「真社會性」。以女王為金字塔頂端的巢穴,成員彼此都有血緣關係,因此也是「家人」。因此,我們可以將螞蟻的世界視為人類社會的縮影,是人類社會徹底原理化的樣貌。

社會性昆蟲的特徵是「排他性」。即便品種相同,但其他巢穴的昆蟲就是外人,也是敵人。在公園經常可以看到螞蟻打群架,彼此廝殺啃咬,非常慘烈。動物知道無謂的爭鬥只會導致兩敗俱傷,不會胡亂開戰,但當有地盤之爭時,就不得不殺得你死我活。

除了戰爭,螞蟻也有奴隸制度。到了夏天,武士蟻的工蟻就會侵入日本山蟻的巢穴搬出蟻蛹,獵捕奴隸。其實武士蟻的工蟻連自己外出覓食、咬碎食物,甚至養育自己的妹妹幼蟻都不會,因此就奴役日本山蟻,讓牠們幫自己工作。日本山蟻的壽命很短,只有一到兩年,因此當缺工時,武士蟻就去日本山蟻的巢穴掠奪蟻蛹跟幼蟻。

日本山蟻在還不懂事的時候就被帶到武士蟻的巢穴,因此變成成蟲時,會誤以為武士蟻的蟻窩是自己的巢穴,而勤奮地工作。這說起來有點哀傷,但昆蟲師法自然,其中自有定數。我想螞蟻是被植入了不擇手段也要傳宗接代的程式吧。牠們沒有思考外遇或偷吃等事情的時間或價值觀。

有機可乘的螞蟻窩與其多樣性

螞蟻窩除了螞蟻外,還有其他各種共生的昆蟲。螞蟻有排他性,因此螞蟻窩時常處於警戒狀態,但一旦潛進去之後就安全了。

在生物的世界,只要有資源(食物或是良好的生存環境),就會出現覬覦那些資源的生物。一生或是某一時期棲居於螞蟻社會的昆蟲稱之為「喜蟻昆蟲」,目前已知的喜蟻昆蟲數量就有昆蟲十目百科以上。也就是說,有非常多喜好螞蟻、與之共生的昆蟲。

螞蟻的巢穴以家庭為單位組成,理應排外才對,但卻願意讓他種生物寄居於巢穴之中,此一出乎意料的包容性也是螞蟻另一個有趣之處。在人類社會絕對不可能發生有外人神不知鬼不覺地住進自己家裡的事情吧。由此也可以看出螞蟻的多樣性與包容性。

喜蟻昆蟲當中以偷吃出名的是蟻塚蟋蟀。蟻塚蟋蟀是身長三到五毫米、翅膀退化的小型蟋蟀,棲居於螞蟻的巢穴當中。螞蟻同伴之間會用口接力搬運食物,部分蟻塚蟋蟀會混進隊伍當中竊取食物。其中,有的蟻塚蟋蟀還會模仿螞蟻搬運交接,直接要到食物。

也有昆蟲潛入螞蟻的巢穴,成為食客。巢穴蚜蠅亞科跟食蚜蠅科的幼蟲是身長約一公分,外型有點奇怪的半圓形昆蟲。牠們會貼著螞蟻窩的壁面,宛如螞蟻窩的一部分緩慢地移動,以螞蟻的幼蟲或蟻蛹為食。即便幼蟲被吃掉了螞蟻也不會察覺。

又或者是小灰蝶的幼蟲,會分泌螞蟻喜愛的化學物質吸引螞蟻。螞蟻誤以為牠們是自己的工蟻妹妹,而把小灰蝶幼蟲搬回巢穴,一進到螞蟻窩,小灰蝶幼蟲就開始吃起螞蟻的幼蟲。

螞蟻窩的功能非常完善,因此很容易成為其他昆蟲的標的物,即便如此,螞蟻們則裝作沒看見,勤奮地守護著巢穴,朝著擴大巢穴規模的目標邁進,這真令人覺得憐愛。當然,牠們並不是因為「對他者有愛」,但我們總是一廂情願如此認為。

螞蟻巢穴的狀況,換言之就是有不認識的人寄居,擅自開冰箱吃東西,有時候還會裝出跟自己孩子一模一樣的聲音要點心吃。螞蟻完全不介意這種狀況,盡責地完成傳宗接代使命,這究竟是偉大還是愚蠢呢?

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可能會覺得那是大愛,但在那之中當然沒有「情愛」。那應該是生物為了要延續生命而演化出來的機制吧。

是愛,還是生物本能?

有如同螞蟻跟蜜蜂一般,採階級制度的「真社會性昆蟲」,也有無階級制度,父母會照顧、餵食小孩的「亞社會性昆蟲」。

亞社會性昆蟲有很多種,其中以覆葬甲屬的甲蟲特別出名。葬甲科俗稱埋葬蟲,對照埋葬蟲日文的漢字為「死出蟲」。蟲如其名,牠們是會出現在屍體旁的昆蟲,擁有食用動物屍體的奇特習性。

只要出現老鼠等小動物的屍體,埋葬蟲的成蟲就會被屍體腐敗的味道吸引過來。然後,雄蟲跟雌蟲會同心協力將屍體埋到土裡,因為動物的屍體營養豐富,競爭對手很多,如蛆或是其他甲蟲,因此必須把屍體藏起來。

之後,牠們會把淺埋的屍體做成如同肉丸子般漂亮的球形,發現肉丸子的表面有蒼蠅卵等異物還會仔細挑掉,避免發霉。埋葬蟲會在肉丸子上產卵,母親會啃咬肉丸子餵食出生的幼蟲。看著看著,就會覺得牠們多麼不辭辛勞地養育後代,忍不住想要用親情來形容這一幕。

當然,那也可能是其中一種看法。但比起昆蟲會照料幼蟲是出於愛,不如說,那是為了有效率地讓自己的基因留存下來的一種生存型態罷了。我們常用「愛」一個字來概括解讀,但所有行為都有生物學上的意義。

這樣的講法可能有點殺風景,但仔細想想,人類的「愛」可能也是如此。既然人類是動物,就會以留下自己的基因為最重要目的,不是嗎?人類的父母如此勤奮育兒,要說是出於愛,不如說那是種延續基因的本能。人為了延續基因而談戀愛,那麼為了傳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嗎?只是這樣想,會覺得有點恐怖就是了。

33345671262_657c27cdca_k
Photo Credit: Katja Schulz@Flickr CC BY 2.0

昆蟲談戀愛嗎?

在植物葉子的背面等處,不是都可以看到蚜蟲的蹤跡嗎?牠們會以各種形式繁殖。隨著季節變換,有的會產卵,有的會直接產下幼蟲,有的也可以不交配直接自體繁殖。所以蚜蟲的繁殖速度非常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