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降低警界對年改的不安與反彈,先設法改善警察的工作環境

要降低警界對年改的不安與反彈,先設法改善警察的工作環境
Photo Credit: 曾傑攝/TN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臨年改後現行警界仍持續反彈聲浪下,我建議執政政府與立法委員們可嘗試積極改善警察現行工作環境的長年不良的問題,讓警察能將人力投入在真正能提升治安的項目,並落實休假與加班費,來重拾基層警察的人心。

文:王奕凱

前幾日一個警專未畢業的人,因為批評反年改的言行,而被其他在職的學長強力反批不懂得體諒那些退休的學長為自己未來爭取權益,引發社會譁然。

但其實警界之所以反彈這樣強烈,情有可原,我站在時常為抗爭場合的對立面中,因為這些過程而認識不少警察,在一些日常的聊天分享裡,我也慢慢理解警察的問題,可以體諒在那樣的系統當中工作,會衍生很多不滿是很正常的。

首先,我們需要補充一些觀念,台灣警察平均壽命是62歲,比台灣常人餘命的80歲還要低很多,這說明警察執業的風險比平常人還要大得多,可想像背後的壓力並非一般。

再來,細探其工作環境與法規設計,可發現警察的工時普遍比一般公務員還高很多,很多公務員在業務不多時可以準時下班,平常甚至也有午休1.5小時的設定,但警察幾乎則是天天加班,而且還常常禁休,甚至當部分人可以坐在辦公室吹冷氣時,警察雖身為公務員,卻得常常是在風吹雨淋下值勤吃飯的。

但最慘的不光是這樣,而是警察是所有公務體系當中最容易沒加班費的。這個原因來自於公務員的加班費是有法定上限以及預算總量管制的,因此當加班費超過法定上限的時、或是根本沒有編足夠的加班費預算,那就會變成之後是做白工。

另一點,雖然提供加班時數換補休,但是因為是責任制,甚至還有勤務業績壓力,所以也根本幾乎無法補休。而在高危險、低報酬、高工時的背景下,警察工作還會衍生身心風險也多。例如容易疏於跟家人的相處,高壓跟過勞的環境也容易造成健康問題,這些都是警察對於年金改革反彈較大的背景因素之一。

但我認為多數警察其實是理性的,知道年金改革的主因是在於政府財政問題,因一但財政破產,那麼所有的退休金也如實領到,即便是用印鈔的方式也不保險,因為可能導致台幣大幅度貶值,到時錢雖領到,但貶值的比原本改革的要多,反而也得不償失。

因此若要解決警察內部的不安,又不選擇改回年改的另一條路,就是讓警察加班費預算充足與警察休假正常化,我認為將是對改善警察不安與改善體制的良方。

目前造成警察超勤的主因,其實並非真如行政機關所言的警察缺額,以各國治安與警察人口比來說,如界經濟論壇中所發表的台灣的治安排名全球28,日本26,前十則有芬蘭、冰島、香港、新加坡、瑞士等國。

但這些國家的警察與人口比,卻都比台灣還高的多,在維基百科的資料裡,日本是1:1184(2009年),台灣是1:358(2007年),芬蘭是1:633(2006年),瑞士是1:453(2006),即便扣掉台灣的海巡署的警察人數1萬2000多人(屬於特殊情況的水上警察,但也編入在警察人數當中),台灣的警察與人口比還是比上述的國家高。

也因此,台灣警察真正導致勤務加重的原因,其實並非是缺額太多,真相是台灣警察的工作中有太多不必要的協辦勤務,光早期台北市長柯文哲剛上任就能取消27項協辦業務,但每當地方政府有新活動要辦理時,就會臨時增加警務的協辦業務。

而當近年來賦予警察定期開會檢討勤務時,也因往往沒有真正讓與會基層警察在勤務會議上可執行否決權的措施,總讓檢討勤務的會議往往流於形式,最終都以勤務無過重作結,不見具體成效。

因此在面臨年改後現行警界仍持續反彈聲浪下,我建議執政政府與立法委員們可嘗試積極改善警察現行工作環境的長年不良的問題,讓警察能將人力投入在真正能提升治安的項目,並落實休假與加班費,來重拾基層警察的人心。

當警察的工作環境得以改善,我想自然會改善警察對原本年改的不安與反彈,畢竟警政的問題就是國安的問題,讓警察感受到政府對其問題的重視,才會積極服從,對政府而言,掌握好警政,也才能算是真正執政。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