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疑團】究竟澳門風災死了多少人?

【大疑團】究竟澳門風災死了多少人?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鴿風災過後,不少訊息告訴我們有一大疑團未解,澳門政府向居民確實了最終死亡數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澳門人誤會了香港人的心意

整個星期「天鴿、帕卡」吹襲澳門、香港以後,港澳輿論由討論風災影響,最後竟演變成兩個城市爭輸贏的辯論,甚至有澳門的士司機受了網絡言論影響,一氣之下拒載香港記者,這實在是天大的誤解。筆者網絡所見,除了偶爾出現「希望澳門人不要趁火打劫」之類的不當言論,絕大部分香港人並非批評或嘲諷澳門人,而是批評「澳門政府」應變不力。

最誇張是傳媒前日(8月26日)放出澳警「刀仔鋸大樹」的影片,作為紀律部隊基本的物資運送和處理方式出現問題,如此鮮明的亂象實在責無旁貸;另外,亦把樓宇玻璃的抗風壓強度政策檢討拖足九年「封塵」沒實質進展;崔世安成立的「突發事件應對委員會」毫無作為;更甚,香港人並非批評「派錢」,卻同樣是指向政府本身,憂慮僅僅用派錢掩蓋嚴重政策問題。在情在理,香港人根本站在澳門人的一方,港澳莫大的共通點,是社會大增了憂患意識——尤其香港人重視廣泛監察政府完善施政方面。

日前,雖然林超英解釋「天鴿」最強風力圈只是在「大嶼山以南掠過」,一旦它的路徑北移多20公里,香港受到的損害很可能是兩個世界,藉此表示香港相當幸運,俗一點解讀就是「死好命」,必須為未來做好準備,他特別憂慮的地方,是香港許多大廈的鋁窗設計也存在問題,恐怕面對天鴿般的風力窗戶會被扯走。

目前有多肯定只死了10人?究竟風災死亡數字我們確實了沒有?

這裏無意展開一場難以驗證的論戰,澳門作為一個有六十多萬人口的城市,而香港有七百多萬人口,假如天鴿主要強襲香港時,如何做一個港澳風災損害程度的比較;筆者更在意的是透明度。昨日看澳門官方直播,部門代表不斷交代如何在做「清障」,甚至連氣象報告時間表也詳細交代出來,就是未有詳盡整理、評估澳門的受損與人命傷亡的報告,據此再制訂最有效的處理方式,讓官民之間互相應變。

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究竟風災後澳門至今死了多少人?

若嘗試跟進澳門最新風災傷亡數字,仍停留在三至四日之前的「10人」,這真是最後數字嗎?連日以來,《南華早報》、《蘋果日報》、《香港01》等傳媒均有記者被拒入境澳門採訪,《無綫新聞》順利獲准採訪澳門居民,街上碰到一位女店主接受訪問,就提及有些鄰舍經已死亡,認為政府要汲取經驗教訓。

身邊有好友曾打算親赴澳門幫忙朋友處理家中亂局,卻被告知令人憂慮的訊息,局勢曖昧不宜輕率到澳門:(妹妹男友)擔任消防員,指前線所見屍體數近四十,地下停車場大量車窗遭爆破,陸續有居民分享鄰居多日失蹤。

你第一時間或許懷疑,這會不會像解放軍打死人屬於謠言?當然,即使透過相識的居民傳達依然「可以」是謠言。不過,數日前《立場新聞》報導澳門民防中心記招,被質疑「隱瞞失踪及被困人數」,當局稱「未有掌握任何數據有人被報失踪」。到今日當局是否可以為「總結死傷人數、失蹤疑問」定調作結?昨日的記招主要交代部門的做法,未有詳盡的跟進評估,更遑論從死者名單中積極聯繫家屬提供協助。人命攸關,最重要是客觀真實的資訊,只要對處理災情有利,那些長年的政治說法,是否地方災情若死35人以上市長必須下台,此刻均屬次要。

澳門政府未能令我們信服多番拒絕香港記者入境的解釋,也同樣令人未能信服幾日前公布的死亡數字是否「最終數字」,只是不管確實數字多少,崔世安理應問責下台。

不能完全說香港「死好命」,政府透明度、傳媒監察必須靠我們持續捍衛

香港2003年經歷「沙士」(SARS)一疫,政府透明度與傳媒自由度,看似抽象曖昧,卻在天災人禍等嚴重事件之中有極重要的地位。無論如何熟悉氣象走勢,如何滿足「香港好好,我們要珍惜」,監察公權力持續改進以及保持透明度,也是不管天鴿有沒有北移20公里,不管香港幸不幸運必須捍衛的事。

回顧香港政策的幸運,英國管治香港最早關注「公共建設、社會福利」的時期,是日軍佔領香港之前,這種改善背後有連番巧合。主要是因為英國開始從放任經濟成長的政策調整過來,先逐漸改變國內社會建設與福利的態度,從而再選擇性、功利地套用在一些殖民地上,同樣希望透過基建與福利,減低地方民族主義與工會抗爭等不滿聲音,香港就是受到祝福的一個地方。

正是接近踏入20世紀30年代,《工廠條例》、《婦女、青年及兒童工業僱傭條訂條例》、《建築物條例》等相繼推出或修訂,不少城市應當的建設規格也是其時陸續確立。日軍佔領之後,又開展另一重建時期,除了持續改善基建還有房屋政策、謀開放市議會及代議制度,不久再大肅貪倡廉,終使香港人生活感受大為改善。

所以,有一點澳門人說得對,災難出現後,純粹怪責「派錢」是不應該的,不論是派錢抑或大搞福利,亦不應該跟持續改善建設,捍衛透明度有所衝突。

與其像沒有理想和改進意志的建制派一樣沾沾自喜,倒不如學懂更成熟的智慧,在香港從英國人帶來實用的雙贏往事,倒不如切身處地評估香港一脈相承的優勢,在良好基礎上不斷完善、監察政府,透過人為盡了努力之後,才好為自身免於一時災難感到慶幸。既然澳門人均GDP在亞洲名列前茅,早年已超越了瑞士,緊隨中國價值觀與步伐,最終澳門人的福祉確切受到政府保障了嗎?如果有一天,香港無可避免承受天災人禍,但願我們依然相信官方公布的死傷數字。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