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獲得總統特赦,蘇炳坤為何還要向高院申請再審?

17年前獲得總統特赦,蘇炳坤為何還要向高院申請再審?
Photo credit: 公共電視畫面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檢方表示,基於個人感情,他同情蘇炳坤,但是檢察官為公益代表人,依法蘇炳坤已被總統特赦罪刑, 是連同「罪」與「刑」都免除,如何對不存在的「罪」聲請再審?

(中央社)
31年前被控搶銀樓的男子蘇炳坤,當時遭判刑15年徒刑定讞、入獄2年,後來在2000年獲得當時的總統陳水扁特赦,罪刑宣告「無效」。但蘇炳坤不甘心,認為總統特赦給他清白,司法沒有,向高等法院聲請再審,要求司法還給他一個無罪判決,高院也在今日開庭,認為這樣的案子具有法治教育意義,也特許媒體進入拍攝。

蘇炳坤案源於1986年3月,兩名蒙面歹徒到新竹一家銀樓搶走金飾32.79兩,店家也遭歹徒持刀砍傷,檢警循線逮捕主嫌郭中雄,郭中雄自白卻指蘇炳坤為共犯,新竹檢方在同年7月間起訴蘇炳坤,經法院審理,最高法院於隔年3月判決蘇炳坤15年、郭中雄16年徒刑定讞。

綜合媒體報導,蘇炳坤因為自己沒犯案,於是展開逃亡11年,直到1997年,他到桃園林口看病,才遭警方逮捕,於6月入獄。期間蘇妻四處奔走陳情,期間檢察總長也因為證據疑點重重,為蘇炳坤提出4次非常上訴、也向台灣高檢署聲請4次再審,均遭駁回。

1999年10月,蘇炳坤入獄2年多,因眼疾而保外就醫,民間司改會在2000年5月,邀集立委謝啟大、主任檢察官的彭南雄和曾調查蘇案的前監察委員翟宗泉共同開記者會為蘇炳坤喊冤。監察院調查報告也指出,承辦蘇案的檢、警和法官僅靠被告自白,就判蘇炳坤15年,顯有違失。

不過,2000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當時的法務部政次謝文定代表總統陳水扁和法務部長陳定南,把特赦令親手交給蘇炳坤。但蘇炳坤認為,特赦只有免刑,不必再入獄,自己還是有罪的人,因此聲請再審。

在冤獄平反協會幫助下,蘇炳坤第5度聲請再審,高院認為本案不僅攸關蘇男本身權利,更深具歷史意義以及教育價值,准許媒體在法庭活動正式開始前,進入主法庭拍攝。

蘇炳坤在庭上哽咽說,雖然總統特赦他的罪刑,但不代表無罪,還他清白,他不甘心,才來聲請再審,請求法官裁准並查明真相,還他清白。

回想起30多年前,被警方突然帶走的那一刻,蘇炳坤仍然心有餘悸,好好在家,卻被指做強盜犯,整個人生因此變了調。蘇炳坤說,「30幾年來,我真的天天都是心很不甘,我那麼好的事業、那麼好的人生,真的一夜之間都被毀掉。」

因為坐牢,讓蘇炳坤連父親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好不容易回到家,蘇炳坤一家全都哭成一團,當時的總統陳水扁,雖然讓蘇炳坤罪刑全免,但對蘇炳坤來講他想爭的,是一個無罪判決,請求高院能再審翻案。

若蘇炳坤獲判無罪確定,曾入獄2年多及收押2個月,共943天都可以視為司法違法限制人身自由。若以每天5000元計算,蘇炳坤可爭取冤獄賠償金共471萬5,000元。

合議庭於庭上列出本案爭點,讓檢辯陳述意見,近日將做出裁定。

公訴檢察官:特赦之後,如何再審不存在之「罪」?

不過,公訴檢察官認為,蘇炳坤律師團提出的爭點,之前提起非常上訴、再審大多被駁回,並非新事實、新證據,而若以現今的嚴格《證據法》去檢視31年前辦的案,恐有「用清朝的劍、斬明朝的官」之譏。

檢方也強調,基於個人感情,他同情蘇炳坤,但是檢察官為公益代表人,依法蘇炳坤已被總統特赦罪刑, 是連同「罪」與「刑」都免除,如何對不存在的「罪」聲請再審?檢察官表示,這在邏輯上不通,實務上也沒有這樣的見解,若高院裁准再審,他將提起抗告,讓最高法院做出法律上的見解。

蘇炳坤的律師羅秉成則向檢方喊話,要他「傾聽自己真實的聲音,別再讓當事人受折磨。」要檢方應撤回起訴、承認自己錯誤。蘇炳坤開完庭受訪表明,他這麼好的人生,都被毀掉了。如果能選擇,當年他寧可不要阿扁的特赦,他要爭取的是無罪判決。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