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留獎學生看泰國教育:教育「產業化」,讓大眾難支付公立大學學費

新南向留獎學生看泰國教育:教育「產業化」,讓大眾難支付公立大學學費
Photo Credit:Chulalongkorn Universit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有越來越多台灣年輕人到泰國學語言,教育部甚至編列預算提供公費獎學金鼓勵年輕人到東南亞留學,但泰國教育產業化造成學費高昂,學費更是台大收取外籍生的3倍,不是一般家庭得以負擔,但產業化的優劣得失,還需要仔細考量評估,才能達到最合適的均衡。

近期,越來越多台灣年輕人自費到泰國學語言,或前往東南亞找尋海外工作機會,台灣教育部也針對前往東南亞國家留學,設置「新南向」獎學金與各項實習補助,鼓勵年輕人到東南亞、印度等新南向國家。然而,民眾長期嚮往歐美,並無太多人關注類似資訊,將留學東南亞當作優先選項仍需時間。

台灣教育部公費性質的留學獎助,主要有「公費留學」以及「留學獎學金」,過去都是優先補助攻讀博士學位,而為推動「新南向政策」,兩類獎學金除增加新南向國家特定名額,更放寬資格,只要攻讀碩士就可申請;青年署更有新南向深度研習計畫,希望鼓勵台灣年輕人到東南亞非政府組織研習,促進青年及公民議題交流。

很幸運地我在今年拿到教育部第一屆新南向留學獎學金,入讀泰國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主修東南亞研究,研讀東南亞跟泰國事務。

來到泰國後,發現多數人對留學新加坡之外的東南亞國家仍不是很了解,例如留學泰國費用不低,甚至高過台灣,外籍生留學泰國的成本,在東南亞更僅次於新加坡排名第二。

留學泰國:高昂學費及生活成本

泰國社會普遍認為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瑪希朵大學(Mahidol University)是泰國最具聲望的三間大學,即便是公立大學,但以英語授課的國際課程,其學費卻相對高昂,雖仍較歐美國家便宜,但若沒有多年存款或家人贊助,卻非多數台灣家庭所能負擔,而我若沒有教育部新南向留學獎學金支持也無法赴泰留學。

校內某位老師私下表示,泰國政府並不把高等教育當作軟實力的延伸,而是一門「生意」,高等教育產業化讓錄取的國際生暴增,來自中國的學生更是佔了多數,因此要如何維持教育品質,反而成為另一個問題。

相較之下,台灣國立大學開設英文授課的國際課程收費就較為低廉,以台大為例,兩學期的學費大約是新台幣10萬至15萬之間,而泰國公立大學的國際課程,按照不同課程「標價」不同,大約是在兩學期30萬泰銖左右(台幣與泰銖匯率相近),是台大收取外籍生的3倍學費,而朱拉隆功大學的世界排名,約等同台灣中字輩的大學。

因此,留學泰國並不像觀光旅遊般實惠,反而需考慮留學成本,也要慎選學程,若能負擔泰國每年約30萬台幣學費,再加上額外房租及開支,多數有能力自費者或許會前往歐美留學。

教育「產業化」:泰國案例

「教育產業化」一直是許多國家高等教育爭論的議題之一,討論國家資源,是否要在國民義務教育之後,持續由國家資源挹注高教,或逐漸減少公共支出,由大學承擔更多財務負擔,許多學校因而開始放寬入學名額,將「教育」作為促進國家經濟發展的外匯來源,更廣設不用寫論文的授課制課程。

這種運作方式,或許能讓學校有餘裕擴增硬體設備、提升教師薪資,卻也排擠學生資源,導致窮人讀不起大學,讓教育促進階級流動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而泰國便是選擇了後者,資源差距因而越來越嚴重。

泰國經濟發展模式常被形容為「裙帶資本主義」,即商人與政界長期建立複雜交錯的利益,共生共榮,泰國公立中小學教育品質更受到詬病,學生學力排名在世界中後段,人才匱乏成為經濟發展的隱憂。此外,許多能進入名校的學生,都需要靠校外補習,排擠無法負擔額外財力支出的家庭進入名校的機會,而在校結交的人脈,更是許多泰國父母渴望子女擠進窄門的盼望。

泰國軍政府政變執政超過三年,對公民社會及媒體持續打壓,削弱制衡威權體制的力量,政府更將優質的醫療及教育價格,交付市場機制決定,而非透過公部門進行資源再分配。

例如,學校對國際學生收費相當不手軟,以我就讀的泰國朱拉隆功大學為例,但學校自建的國際宿舍,25平方公尺(約為7.5坪)的學生套房,「月租」就要14,000泰銖,這還不包含水電,因此雖是公立大學,卻被很多華人戲稱為貴族學校。

而曼谷知名的空鐵暹羅(Siam)站附近,許多商場和辦公大樓,土地都是朱拉隆功大學所有,成為校方主要收入來源,不少學生也都來自泰國中高層家庭背景,多數經濟能力較佳,才能負擔學費及曼谷市區飆漲的居住成本,而假若求學過程沒有補習,泰國公立中學校教學品質低落,加上教育產業化,對很多泰國學生來說,經濟條件成為就讀前段大學的重要因素之一。

公共服務產業化:台灣的選擇

台灣高等教育的「CP值」很高,世界百大院校之內,台大教授及研究人員薪資偏低,卻能在國際排名有一定成績,成為另一種高教剝削,而只要研議學費調漲,便會引來民間團體批評。

教育之外,泰國醫療健保也走向「產業化」。台灣醫療品質名列世界前茅,更因全民健保,多數人都可負擔醫療費用,對中低收入戶更有相對應的健保補助;而泰國品質較佳的醫療院所,多數都是主要接待「醫療旅遊」,或派駐曼谷的白領高薪外國人社群。

今年我因腸胃炎到曼谷某國際醫院就診,醫院裝潢氣派,宛若五星飯店,還備有中文、緬文、阿拉伯語、俄語等翻譯,更可協助病人跑移民局延長簽證,專門服務鄰近國家的富裕階層。

從掛號、看診到領藥全程大約20分鐘,收費3000泰銖,若要住院、手術費用就會更高。泰國也有公立醫院,泰國人看病只要30泰銖,但經常是要從早排到晚才可能獲得醫生垂憐,換得幾分鐘短暫診療。

台灣在教育及醫療的公共支出比重高,面對調漲就引起民眾批評而暫停,只能舉債或動用稅收,並將成本轉嫁到研究及基層醫療人員,造成齊頭式薪資及過勞,成為研究及醫療人員逐漸外流的原因之一。

或許問題從不在於公共服務產業化,而在監管制度,要如何平衡民眾需求的公共性及財務均衡運用,避免浪費且達到有效分配才是重點。

台灣社會對於公共服務習以為常,很多東西都抱持「能撈就撈」的心態,也連帶影響許多層面,也壓低勞動者的報酬,公共服務產業化的優劣得失,如何拿捏取得均衡,值得社會一起思考。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