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陪你們的日子,就是爸爸的人生壯遊

在家陪你們的日子,就是爸爸的人生壯遊
Photo Credit: Bridget Coila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們就要來到世上,這個我常常說「很糟糕的地方」。遇到危險時,老爹能保護你們的不多,只能希望你們勇敢、堅強、智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林墾(1983年的林墾,把散步當主業,兼職從事攝影工作,畢業於輔仁大學哲學系)

親愛的Fifi & Nini:

3月30日,你們在林醫師的手術下順利來到這個世界,當你們挖掘到這篇日記時,也就找到了屬於你們故事的源起。

早上5點30分,W覺得有點不舒服,起身。我覺得怪怪的,因為她不是轉身往廁所去,而是坐在床沿,看著床單。

「你在看什麼?」(我看著W有點事的看著我。)

立刻下床,打開電燈,發現床上濕了一片。

「沒關係,先下來,到浴室。」(W一邊走,一邊滴著羊水。)

我快步走到客廳,撥119,十分鐘後,我們坐上往醫院的救護車。W躺在我面前,一直,我感覺到她的緊張。看著救護車的後車窗,覺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都只能祈禱你們堅強,能做的不多。

你們就要來到世上,這個我常常說「很糟糕的地方」。上帝給我幾個小時的時間,準備讓我學習這一輩子與你們相處的核心課題。遇到危險時,老爹能保護你們的不多,只能希望你們勇敢、堅強、智慧。

6點10分我們到達醫院,急診室已決定轉送待產室,那裏有兩位粉色服裝、忙碌、也熟練的護理師。還有兩位跟我一樣能做的並不多的「男性」「住院醫師」。超音波檢測、胎兒心搏檢測,Fifi的羊水已經流光,情況已經很確定。他們一邊在電話上報告林醫師,我則是很著急為什麼醫師還不來。兩位護理師通知開刀房準備剖腹產需要的東西。還有最重要的,兩個保溫箱。

「別擔心,我會幫你看著,確定手術室裡的是林OO,我才會離開。」

檢查和準備都花了一些時間,確定要推W進開刀房時,已是7點35分。

「可以通知林醫師了。」
「不好意思,為什麼這麼晚才打給她?」
「林醫師家住對面,來這邊只要5分鐘。」

7點38分,W準備要進開刀房,我則來不及像電影裡一樣握住W的手說:「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的」。

「不好意思哦,先生在外面等候。」

才停下腳步,兩位護士推W的床離開進開刀房的速度,在那個時候,對我來說,是時速100公里。但是我專注的看著W,還有門縫裡來回晃動的人影(我還在找林醫師),面前的一切,以百分之一秒的速度播放。

還沒看到醫生。

一個人坐在手術室外面,在很多空椅子的地方,可以蹦出很多糟糕的故事。只能用很卑微,虔敬的祈求,去抵抗這個負面的想像。

一個穿淺色牛仔外套、淺色牛仔褲、拖鞋、黑框大眼鏡、中直髪的女生,往我左後方第一道門走過去。她是林醫師,終於到了,7點50分。很快地她換好要開刀的綠色服裝出來,我看著她(心中OS:你他媽這麼晚來,還這麼老神在在,我佩服你)。

「早安!」
「你女兒挑在這麼神聖的一天出生,很厲害厚~」(330當天,太陽花學運,上凱道。)

我們微笑著像是互相打氣。幾分鐘後沒讓我失望,Fifi在保溫箱裡推出來了,8點整,Nini也在保溫箱推出來了。我跟Nini一起搭電梯上5樓,妳們都被推進了新生兒加護病房。

Photo Credit: 林墾

Photo Credit: 林墾

「先生你先在外面等一下哦!」

寫到這裡,我想跟所有男人分享:除了射精之外,生孩子這件事,什麼忙都幫不上。

我從最喜歡的工作離開,讓W回歸她的職場。在家陪你們的日子,就是爸爸的人生壯遊。

Photo Credit: Bridget Coila @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