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男人必須像個鋼鐵人」的刻板印象,才能改善陽剛職場造成的傷害

拆解「男人必須像個鋼鐵人」的刻板印象,才能改善陽剛職場造成的傷害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鬆動陽剛文化的同時,我們也需要更多務實作為,來改善陽剛職場造成的傷害。

說到自殺,我們不能不討論職場的陽剛文化。不只是大眾印象中最陽剛的軍警,年初法國名廚維歐里耶(Benoit Violier)的自戕,讓人發現原來餐飲業的廚房工作環境,也和軍隊一樣高度陽剛。這樣的陽剛職場,往往導致工作者嚴重的心理傷害,經年累月無法排解時,便可能造成遺憾(註)。

除了不合理的績效要求及工作壓力外,自殺也和性別期待有關。統計上有個有趣的對比:女性擁有較高的自殺意圖或自殺率,男性則擁有較高的自殺成功率。在台灣,近年來這兩組數字都將近二比一,只是剛好顛倒──亦即,有自殺意圖的女性是男性的兩倍,但自殺成功的人數則是男性的一半。

這個現象有很多可能性。有些分析認為,自殺成功率的差距是因為「自殺方式」不同:男性傾向使用更致命的手段,女性則傾向如服用藥物等有機會救回來的方式。也有人認為,男性由於不願求助,壓抑到最後直接爆發,因此決定自殺時往往已經難以挽回;女性則因為從小不斷被訓練要重視關係同理他人,所以在自殺之際,可能擔憂自己死後小孩怎麼辦、寵物會餓死、親友會傷心,於是中途收手。

另外,不同年齡層可能有不同的自殺理由,例如老年男性的自殺主因是健康(久病不癒),中壯年是失業(尤其影響技術型或低學歷者),青少年則是感情;如果進行性別比較,則會發現自殺率的性別比隨年紀變動,大致來說,青少年時以女性自殺率較高,中壯年時則以男性自殺率較高。兩相對照,我們或能推測,「失業」也許是影響男性自殺的重要關鍵之一。但為什麼呢?這可不可能和社會將「養家活口」視為男性價值依據的觀念有關?

至於男性的自殺意圖較低,一方面可能反映了女性仍面臨較大的社會壓力,因此有較高的自殺意圖;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為男性較不願意求助,或者表達憂鬱的方式更不符合典型想像,甚至連他們自己都沒有察覺。曾有研究發現,有些男性在經歷人工流產時,一樣會感到哀傷難過,但他們認為自己「此時應該成為女伴的支柱,不能倒下,不能脆弱」。

於是,他們以三種方式處理自己的喪子之痛:首先是「冷漠」,使得親友誤以為男人果然比較不在意小孩,而低估了他們的心理創傷;其次是「物質濫用」,透過酒精或毒品來麻醉自己;最後是「憤怒」,只要談到失去的孩子,他們變怒不可抑地咆嘯甚至動粗。結果是,為了迴避哀傷,他們擁抱了憤怒;最初想要成為女伴的支柱,最終卻只造成女伴的傷痛。

幾年前,台灣不斷發生情殺事件,帶起一小波關於男性情感教育的呼籲聲浪。這波呼籲大致的共通立場是:父權社會不允許男性展現脆弱,造成男性轉以憤怒或暴力的方式發洩,最終傷害他人或者傷害自己;因此,我們應該拆解「男人必須像個鋼鐵人」的刻板印象,讓他們能夠以健康的方式表達情緒。不過,也有質疑者提到,社會根本沒有不允許男性展現脆弱,男性不願展現脆弱,是因為他們厭女,將男性塑造成受害者,只會合理化暴力。

對此,我們必須澄清:男性情感教育的呼籲,認為男性之所以難以展現脆弱,正是因為崇陽貶陰的社會,要求他們不能陰柔(不能哭,因為哭「很娘」),必須陽剛(可以強顏歡笑,可以冷漠,可以憤怒);因此,它不僅沒有合理化暴力,反而恰恰從頭至尾扣連著對父權社會「崇陽貶陰」的批判。相對地,如果只將男性視為絕對的既得利益者,把他們的行為簡化為個人選擇,忽略社會的養成過程如何形塑認知、或如何透過恐懼阻卻改變,反而會掉進以偏概全的陷阱。

無論如何,社會氛圍的改變是長期工作,需要時間經營。在鬆動陽剛文化的同時,我們也需要更多務實作為,來改善陽剛職場造成的傷害。

註解

當然,並非只有陽剛職場才有不合理的工作環境。在臺灣,惡劣的勞動條件幾乎是全面的:從私人企業到醫護、郵差、社工、警消、幼保乃至學術界,都能看到類似的勞動剝削。我們並非否認其它產業的勞動剝削,而是希望在勞資關係的分析外,也能帶進性別關係的分析。

工作與性別有許多可以討論的面向,像是女性進入男性為主的職場(女軍人)、或男性進入女性為主的職場(男護理師)會遇到哪些困境?又比如面臨同樣惡劣的勞動環境,資方合理化剝削的藉口,可能因性別因素而有所不同──以護理業為例,由於從業者以女性為主,而且與「照護」高度相關,因此是典型的陰柔/女性化職場(請注意:我們不是說照護工作是女人的天職,而是說與照護相關的工作,往往被社會認定是女性化的工作)。這類職場用來合理化剝削的藉口,往往是訴諸「犧牲與愛」:你們這些年輕護士不夠有愛心啦、不能奉獻犧牲啦、才會整天喊著加薪或想離職。「犧牲與愛」於是成為女人與生俱來卻不值錢的本領,彷彿有問題的不是不合理的勞動條件或唯利是圖的醫療財團,而是被剝削的護理師「自己沒能力」。

本文經男性解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