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爸爸被漠視的內心:埋藏在印度「小父權vs.大父權」抗戰

《打死》爸爸被漠視的內心:埋藏在印度「小父權vs.大父權」抗戰
Photo Credit: IMDB / Danga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過《打死不離三父女》後,你會發現這次再沒有不斷從浪漫、幻想、歌舞、說教導誘啟發,打從一開始就根據印度摔角手「瑪哈維亞」(Mahavir Singh Phogat)一家真人真事改編,相對之前作品現實感更強,連帶反思印度女權、官僚腐化、民智未開等問題;而且,稍為厭倦了印式歌舞過場的朋友會鬆一口氣,全片剩下婚禮一幕出現歌舞,順應情境而不造作。此外,編導不忘在戲中加插摔跤評分教學,實在誠意貼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印度良心——阿米爾.罕憑《打死》保持創作力新鮮

為免影響我對這部電影最主要的觀點,網友要求我據此回應「譚芷昀(Celine Tam)事件」,留待最後部分交代。

屢次有出色佳作的創作者,凡有新作推出,最令人擔心的是:會否終於技窮?就是將以往有用的套路一招用到老,是故我特別鍾情勇於挑戰與嘗試的人,天生叛逆難改,「至憎」僵化。

這次《打死不離3父女》(Dangal,下簡稱《打死》),被譽為印度良心——阿米爾.罕(Aamir Khan)自監自演的作品,依然能在以往一系經典口碑佳作尋找不同的試點:

  • 2007年《心中的小星星》(Zameen Par)
  • 2009年《打死不離3兄弟》(3 idiots)
  • 2014年《來自星星的Pk》(pk)

這次試點在哪裏?你會發現《打死》再沒有不斷從浪漫、幻想、歌舞、說教導誘啟發,打從一開始就根據印度摔角手「瑪哈維亞」(Mahavir Singh Phogat)一家真人真事改編,相對之前作品現實感更強,連帶反思印度女權、官僚腐化、民智未開等問題;而且,稍為厭倦了印式歌舞過場的朋友會鬆一口氣,全片剩下婚禮一幕出現歌舞,順應情境而不造作。此外,編導不忘在戲中加插摔跤評分教學,實在誠意貼心。

若認為《打死》只是阿米爾.罕淡而無味的大作,這想法是忽略了劇本特色與試點,先入為主他會一再大賣浪漫想像的長處,或許是他以往作品長處太經典和出色,對《打死》如此觀感亦可體諒。

有批評指《打死》是「偽女權」、不平等,硬把女性變成男性

不過,最令我「震驚」的評價,是從《BBC》報導中看到有評論指電影扭曲了男女平等的真義,令人極不舒服,內容像要反映:「要麼成為男性的幫手,去實現父親的夢想,要麼變成男性。」

MV5BNmEzNjFhYjUtNDY1NS00NzIwLTkxOGMtNGNj
Photo Credit: IMDB / Dangal

假如要商榷是否應該實現父親夢想勉強還可,若說電影扭曲男女平等、要女性變成男性,簡直胡說八道;只要我們抽掉了女兒受父親影響苦練成摔角選手,暫不爭拗到底女兒有否被扼殺「選擇權」的問題(一個人的意願是可以改變的);回到女性參與摔角運動本身就彰顯了「男女平等」!誰說女性從事摔角猶如變成男性?道理完全相反,就是我們開放接受女性也可以成為摔角選手,男女均可代表國家參賽,不作阻撓批評,更見「男女平等」真義,在時代推進一步便多一步。

整部戲的激情與魅力,是不斷圍繞以家庭的父權中心強勢培育女兒,以抵抗整個社會更庸俗不堪的父權標籤與歧視——可謂一場「父權vs.父權」的抗戰。

為什麼這是一齣「父權vs.父權」的電影?

還有,不管看電影、看現實,只要我們不鎖死一點,只把焦點放在劇中兩位女兒的痛苦上,便會留意到摔角手爸爸,一開始充滿心理包袱:作為一個光輝不再的過氣摔角冠軍,妻子連生幾胎都是女兒,膝下無子,用盡坊間無數迷信秘方換來一場空,村民既有信誓旦旦給意見,亦有私下竊笑「吃花生」。

我們看到甚麼?父權自大誓要子承父業,活該自食其果?當然不是,愈說男主角瑪哈維亞迂腐,愈顯得他如何打破封建情意結。如果其他印度男人跟他的遭遇一樣,很可能天天遷怒妻子,甚至大打出手,瑪哈維亞有沒有這樣做?沒有,不但沒有,甚至掙脫俗世眼光,反省舊有觀念,破格培訓女兒成才,而且並非完全「強女所難」,他細膩地觀察到女兒跟學校男生打架小事,洞悉女兒埋藏著天賦力大的摔角潛質。

MV5BYmY5MTI1YmEtNWM2ZS00MzFmLTk0ZWYtYTU0
Photo Credit: IMDB / Dangal

更甚,瑪哈維亞固然強勢用自己的方式培育女兒,另一方面,他已經接受了沒有兒子的事實,更要為女兒的未來打算,知道印度社會真實面貌,難以宣之於口。由於印度習俗嫁女要給男家金錢與嫁妝,許多印度父母視女兒是「負資產、蝕本生意」,嫁不嫁得出都頭痛,通常家境條件稍好,即由父母安排嫁女送走她,早走早著;已別說其他——印度議論多年的強姦問題,女性欠保障的社會生活。

即使無大憂患,女人努力讀書跟男人同等學歷,在社會際遇還是有不少差距。劇中瑪哈維亞不希望自己仿效其他父親,把女兒當作「負資產」盡早嫁走,反而期望她們要有能力、有志氣頂天立地生活,可是撫心自問,作為父親能夠給予女兒甚麼?文職收入勉強夠開支,除了摔角成就以外,沒有高學歷與錢財支持女兒,剩下生存最大的驅動力就是昔日的摔角賽國家夢,當目睹兩女先天力大的一瞬間,一種閃爍的可能性浮現腦海交織在一起:誰說女孩子不可以成為出色的摔角選手為國爭光?

劇情最動人、最屬於印度的轉捩點——兩位少女的對話

全戲故事莫大的轉捩點,是兩位少女在婚禮後的一段對話,當大女Geeta埋怨自己遭遇,被迫受嚴格摔角訓練,還要失去亮麗長髮,傷心地跟朋友說:

「希望上帝不要給任何人這種爸爸。」

朋友說:

「從女人一生出來,就叫她煮飯跟打掃,要她做所有家務雜項,直至14歲的時候,就把她嫁掉,可以擺脫了女兒,把她交給一個男人,一個自己素未謀面的男人,要她生兒育女⋯⋯至少你們父親認為你們是他的孩子,他為你們擋風擋雨,抵擋住全世界,忍受被你們鬧脾氣,為什麼?為了讓你們有自己的未來,有自己的人生。」

這種平靜的轉接,相比典型從比賽中反敗為勝,相比從頹廢喪志中覺悟那種「荷里活式拳擊賽奮鬥故事」,更屬於印度,更自然和動人,接著,就是一幕幕父女聯手令印度男人大跌眼鏡的歷程,瑪哈維亞幾乎跟主持比賽沙地的人大打出手,連性命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是故,後來女兒Geeta從荒廢訓練輸掉國際賽,再重新振作聆聽爸爸意見,知道爸爸是隱世高手,比甚麼國家隊皇牌教練更出色,然後贏得英聯邦摔角賽冠軍的轉捩點,亦未及那一幕少女對話般有味道,是截然不同的味道。

MV5BNzRkNDIyZGMtZTNlZS00NjhiLTljNzAtZDVj
Photo Credit: IMDB / Dangal

顯然,女兒是頑強的摔角鬥士,儘管承受身心巨壓,最終還是獲益了父親的指導和智慧,而戲外真實的瑪哈維亞,四位女兒都成了摔跤手。而不論戲裏戲外,瑪哈維亞把自己所擁有的東西都給予女兒,如果他犯下錯誤,一切錯誤就是他「不懂」,他不懂用更圓滑的溝通技巧培育女兒,他不懂除了摔跤專業之外,還剩下甚麼可能性提供女兒參考,他不懂在如此家境和階級之下,如何抗逆整個印度社會加諸女性身上的困局——加諸他女兒身上的困局。

是哩,這些就是故事反映他作為印度男人,那些「不懂、無知與無能」的地方,你真誠希望痛斥這是一個「偽女權」的爛故事嗎?他沒嘗試過打破既有文化陋弊踏前一步嗎?如果他的一生做得不夠多、不夠好,還有那些人要為全個印度社會負上責任?

MV5BZTQyMmJmMjctOTczNi00ZjgwLTg2MjMtZWNk
Photo Credit: IMDB / Dangal
如果要借電影粗略評價Celine爭議,不外乎「一逆一順」

早在6月的時候,網友十分激動要我必看《打死不離3父女》,為什麼?他並非特別關注印度社會問題,而是當時香港熱話譚芷昀(Celine Tam)事件,反問究竟我們如何看待她父親,真的無法接受父親加諸的培育方式嗎?這電影有沒有啟示?

有的,啟示就是我們看到兩位父親「一逆一順」,態度與路向不同。瑪哈維亞為自己、自女兒畢生「抗逆」整個保守社會,受盡誤解與白眼,在看似沒多少可能性的保守社會闖出新機;Celine爸爸譚順生「順應」社會現實,要具備華麗亮眼的高學歷,把自己早年感覺不好、有志難伸的壓抑感,透過尚算富裕的家財助女兒更早順應社會,技巧熟練,其樂也融融,在很多元開放的社會鋪出童星之路。而兩者不可比較就是,瑪哈維亞身處的是印度社會,只要了解過印度婦女面對的問題,便知道摔跤這件事除了是爸爸的夢想,巧合地亦成為拯救女兒在社會自立求存的妙方;至於譚氏一家身在香港,則無歷史與兩性的殘酷包袱,唯一的障礙是面對香港剩下的繁華與心魔。

生命充滿可能性,一時難以定斷,也許,每個真實故事只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未到最後,往往未知結局。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