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些柬埔寨小孩,我不斷地問自己:我是不是拉大貧富差距的共犯?

看著那些柬埔寨小孩,我不斷地問自己:我是不是拉大貧富差距的共犯?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幾乎所有常到開發中國家外派、出差的朋友都有過相同的經驗,我們也討論過幾次,對於怎麼改善貧富差距大家的看法不盡相同,大家唯一同意的是,全球化、資金的自由移動絕對是造成貧富差距擴大的主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接駁小巴在泥濘地上急煞,我們抵達位於金邊市區約40分鐘車程的會場,工作人員早已在幾乎稱得上是荒地的中間用紅地毯、白色棚子搭出會場,車門打開時穿著黑色禮服的迎賓人員用滿臉的笑容迎接我們。

這是一個工業園區開發案,位於以柬埔寨總理為名的大道旁。為了因應金邊近年來急速發展所產生的物流需求,我們公司結合新加坡、台灣、柬埔寨的資金以及開發商,買下一整塊地來進行開發。附近非常荒涼,但隱約可以知道這一個區域以後將會成為類似竹科那樣的工商業聚落。路途上,賓士的柬埔寨旗艦店就在路邊,而旗艦店的旁邊都用圍籬圍起來正準備開發。

以資金效率運用最大化的觀點來說,全世界的資金都會聚焦在最有投資潛力的區域。歐美、韓國、台灣這類已開發的國家,因為基礎建設大致完善,產業趨近成熟,每年的經濟成長率大約在2%~3%左右,而東協、北非這類型的區域因為尚未開發,成長潛力高,每年的經濟成長率大約落在6%~8%,對於投資人來說非常有吸引力。

不過資金的湧入也不全然帶來好處,當地的基本薪資往往跟不上因為資金湧入所產生的物價漲幅,一般的受薪階級也極少享受到資金湧入所帶來的好處,所以貧富差距在這些國家急速地被拉大。我就曾經聽朋友分享,在馬尼拉最精華區域的頂樓酒吧向另一邊看過去就是貧民窟,他很難想像身在同一個城市裡,一邊是喝著馬丁尼調酒,另一邊卻連衛生的飲水都不見得有。

正當我陷入沈思的時候,大家紛紛站起來鼓掌,原來是地方級、全國級的政府官員到了會場,甚至連軍方都派了人來,他們逐一跟大家握手寒暄。一時之間好不熱鬧,大家手拿著西式的茶點,用中文、英文、廣東話互相交談,或是興奮地互相拍照。

接著,主持人用中文、英文、高棉語宣布動土儀式正式開始,台灣、新加坡、柬埔寨代表紛紛上台致詞,不斷強調這是金邊第一個國際級、符合最新綠能概念的工業園區開發案。之後是一群舞者出場,跳了一段柬埔寨傳統的祈福舞,祈求工程能夠平安地進行。

最後動土儀式就在象徵性的鏟出第一把泥土,以及和尚的誦經祝福中結束。在喧鬧歸於平靜,大家往接駁巴士移動準備回程的時候,我發現在主舞台的右邊,有幾位柬埔寨的小朋友,赤著腳,其中一位甚至沒穿上衣,在音響旁邊好奇地看著我們。

我不禁想:「這是那些當地工作人員的小孩嗎? 今天是星期六,這些工作人員有加班費嗎?」以及「他們在看著我們的時候,心裡想的究竟是什麼呢?」

幾乎所有常到開發中國家外派、出差的朋友都有過相同的經驗,我們也討論過幾次,對於怎麼改善貧富差距大家的看法不盡相同,大家唯一同意的是,全球化、資金的自由移動絕對是造成貧富差距擴大的主因。

如果我是一個投資人,我投入1,000萬美元到開發中國家,光是土地的漲幅一年往往就高達8~15%,用10%來算的話,兩年連本金就是1,210萬美元;反觀如果我是當地的工人,為這個案子工作兩年,我能拿到的或許就是每個月300美元的工資,兩年不過也就是7,200元美元。

這是個再簡單不過的算法,貧富差距兩年後從1,000萬美元對0美元,變成了1,210萬美元對7,200美元,也就是從1,000萬美元擴大成了1,209萬美元左右。

對於公司的努力能在金邊開花結果我感到非常興奮,這個物流園區也能為當地帶來許多工作機會,以及更便捷的基礎服務;但看著那些小孩,想起我與幾個有類似經驗的朋友間的對話,我不禁有種愧疚的感覺,也不斷地問自己:「我是不是就是共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