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交流展「歐西里斯與迦尼薩」:神話中人性視角對自然與世界的再理解

墨西哥交流展「歐西里斯與迦尼薩」:神話中人性視角對自然與世界的再理解
Photo Credit:蘇匯宇《超級禁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西里斯和迦尼薩是一檔囊跨美國、台灣、墨西哥、日本藝術家的展覽。展覽的概念從歐西里斯和迦尼薩(俗稱象頭神)神話中的象徵和描述開始,連結作品中跨空間、跨時間與跨脈絡的意義;它們從欲望、影像和歷史的死而復生,去思考眼前之物的現在、過去和未來。如同神話對現實的描述一般,可以說這是一種"不精準"的歷史方法。

文:程少鴻(現任VT Artsalon國際展務專員與策展人)

「歐西里斯與迦尼薩」是一檔由我策劃的展覽,展出六位來自美國、日本、墨西哥、台灣藝術家[1]作品於墨西哥MARSO藝廊。MARSO位於墨西哥市,創立於2013年,短短幾年已經簽下了13位藝術家,其中包括2015年威尼斯雙年展墨西哥國家館展出的藝術家Luis Felipe Ortega,可以說是墨西哥近年來非常活躍的藝廊。

我大約在一年前透過墨西哥自由撰稿人Raul Gasque以及策展人Bárbara Cuadriello的輾轉介紹認識了Marso的總監Sofia Mariscal,經過幾次Skype跟無數的信件往來之後我們決定合作,因此Marso與我服務的VT Artsalon開始了兩年的合作計畫。

這個合作計畫很重要,因為在這之前台灣鮮少有來自墨西哥當代藝術的資訊,但事實上墨國的當代藝術發展非常蓬勃(不是只有好萊屋電影中的仙人掌和沙漠),擁有許多優秀的藝術家外,從關注的議題到藝術表現語彙都與台灣以及我們所熟知的西方主流國家不同。

以我2016年策劃的展覽「社會現實中的虛構」合作的藝術家Adam Wiseman為例,他的攝影作品Mexsitecture是記錄在墨西哥所謂的「自由建築」(free architecture),這些建築通常是由曾到外地工作、或來自外地的人所建造。由於墨西哥法規的鬆散,這些擁有資源和知識的人得以在極少限制下自行創造建築的形式,這些建築反映著有錢人的欲望和想像,建出各式各樣誇張、奇特和當地平民住宅極端不同的房子。即便如此,這些房子卻也是墨西哥當代文化中重要的一環,一個怪異難解但卻不可被忽略一部分。這個特質也會再次見於「歐西里斯與迦尼薩」。

La_Tombe_de_Horemheb_cropped
CC BY 2.0
在反覆的死亡與重生中,歐西里斯成為冥神,並且與尼羅河的氾濫規律、作物的生長產生連結,但他不是沒有任何損失,過程中他失去了性器官,皮膚也變成了具象徵意義綠色。

歐西里斯(Osiris)與迦尼薩(Ganesha)分別是兩個來自古埃及和印度教的神明。歐西里斯的故事為人所熟知,他被兄弟賽特謀殺、而後被妻子救回,期間妻子生出英雄人物荷魯斯。在反覆的死亡與重生中,歐西里斯成為冥神,並且與尼羅河的氾濫規律、作物的生長產生連結,但他不是沒有任何損失,過程中他失去了性器官,皮膚也變成了具象徵意義綠色。

來自印度的迦尼薩特徵是彌勒佛一般的身材上頂著一顆大象頭,身旁跟隨著一隻老鼠,手握各種法器,是印度教裡的福德及除障礙之神。早年迦尼薩也曾經在中國受到崇拜,在中國消失後至今仍在印度受到普遍的歡迎。在其中一個版本的故事中,濕婆神跟雪山女神結婚後繼續在雪山苦行,雪山女神自行產下一名男孩也就是迦尼薩。

一次雪山女神在洗澡時派迦尼薩在門口看守,卻遇到離家多年的濕婆正巧回家。濕婆看到一個陌生的男孩站在自家門前,又堅持阻擋去路,一怒之下就將男孩斬首,直到雪山女神洗完澡後才發現了這場悲劇。為了彌補過錯,濕婆外出尋找替代的頭顱,剛好碰到一隻大象,就砍下象頭裝在迦尼薩的身上使他復活。由於這場苦難,迦尼薩得到了眾神和濕婆的憐憫,受贈許多禮物和能力,因此成為克服障礙和福氣的象徵。

Ganesh_mimarjanam_EDITED
Photo Credit:Vijay Bandari(CC BY 2.0)
來自印度的迦尼薩特徵是彌勒佛一般的身材上頂著一顆大象頭,身旁跟隨著一隻老鼠,手握各種法器,是印度教裡的福德及除障礙之神。

歐西里斯和迦尼薩並非一開始就具備神格,但必須經過苦難、折磨甚至喪失性命後才能在重生中晉升,這樣的轉變影響從外貌一直到他們的本質之中。生命雖然和過去仍有牽連,但已經轉變成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對象。歐西里斯和迦尼薩與其他宗教不同之處在於兩者的死亡與救贖無關,而僅僅是意外、誤解或陰謀下的產物,這是在人性化的視角中建立對自然與世界的理解,更重要的是,這裡存在著佛洛伊德所謂原欲的復返,或者「高層次的回歸」的狀態。展覽以此為軸線,對應幾件作品的內容。

首先是維吉尼亞.克葳爾(Virginia Colwell)的《杜拉佐》系列。克葳爾出生於美國,目前居住並工作於墨西哥,她的創作經常檢視正史與野史之間的差異,探討歷史書寫中的虛構和真實界線的模糊。克葳爾的父親曾是到中南美洲工作的FBI探員,許多她的創作都和父親過去留下的檔案有關,《杜拉佐》系列就是其中代表作。

杜拉佐(Arturo Durazo Moreno是1976年至1982年間墨西哥市的警察總長。短短六年的時間裡,杜拉佐利用權力建立了他的地下帝國,透過販毒、走私、貪汙、賄絡和暴力等方式累積大量財富。然而在好友José López卸任總統後,杜拉佐隨即開始他的逃亡生涯,之後在潛逃波多黎各時被美國FBI逮捕。當時逮捕他的美國FBI探員正是克葳爾的父親。

VC_Discoteca_Durazo
Photo Credit:Virginia Colwell
杜拉佐潛逃後,政府沒收了他鄰近於阿卡普爾科(Acapulco)的一棟豪宅。這棟蓋在山上,在當地被稱為「杜拉佐的帕德嫩神廟」的房子正是以希臘帕德嫩神廟為範本建造的。

杜拉佐潛逃後,政府沒收了他鄰近於阿卡普爾科(Acapulco)的一棟豪宅。這棟蓋在山上,在當地被稱為「杜拉佐的帕德嫩神廟」的房子正是以希臘帕德嫩神廟為範本建造的。在此,克葳爾以早年第一批從歐洲到墨西哥紀錄馬雅文明的藝術家的版畫風格來描繪這棟成為廢墟後的建築物,除了呼應19世紀歐洲人透過文明遺跡來建立墨西哥視野的傳統,也以描述歷史的口吻連結自墨西哥革命以來,官方以古文明遺跡建立墨西哥身分認同的策略,而杜拉佐建造的帕德嫩神廟彷彿也標示著歐洲文明的起源在現代墨西哥的變異重生。

另外一件從歷史書寫方式陳述開始的是陳哲偉的《養神院》系列,這件系列的創作從他重新探訪台北松山九福海華社區的日本舊精神病院開始。該院所於民國68年拆遷,大部分日治時期的資料都已經遺失,《養神院》系列則透過各種方式重建這段歷史。這次展出系列作中的〈遺忘記事〉是一件雙頻道錄像作品,左側的影像以模擬圖再現日治時代的病院建築外觀,右側則拍攝已經現今成為住宅區的院所舊址。影像之外一個年邁的女聲旁白,以耆老般的口吻講著養神院的種種,結合歷史、回憶與傳說。

影片中提到,養神院的成立被視為現代性的指標象徵,當時許多本地知識份子興奮於病院的興建,但最後只是反映了帝國的殖民地治理政策,對精神病患監禁和慘無人道的實驗而已。院所最終拆遷了,記憶卻像傷疤一樣被留了下來。〈遺忘記事〉中最令人感到害怕的,不是過去在養神院裡被折磨的肉體,或被監禁在邊緣處絕望的靈魂,而是當中的暴力其實不曾走入歷史,僅僅只是潛伏,然後附生在另一個時空裡。如同錄像最尾端旁白所說:「故事不僅是記憶的替代品,也滿載歷史,更像是一份信物連結了你與他們。記憶重建的同時,必然在不同時間與現實中構築成活的遺跡,並在這座島上以絲線般相互的牽引與飄揚。」

02_Notes_on_Oblivion,_Installation_view,
這次展出系列作中的〈遺忘記事〉是一件雙頻道錄像作品,左側的影像以模擬圖再現日治時代的病院建築外觀,右側則拍攝已經現今成為住宅區的院所舊址。
super_taboo_002
蘇匯宇的錄像作品《超級禁忌》

我要提的最後一件作品是蘇匯宇的錄像作品《超級禁忌》。蘇匯宇過去的創作專注在探討大眾影視媒體的觀看經驗,近期則著重在舊書和稗官野史的閱讀,透過非官方的文獻資料建立不同時間裡,關於欲望和思維的想像。

《超級禁忌》的命名從一本早年發行的同名情色書刊而來,這種在台灣出版的盜版書籍稱作「小本」。解嚴前國民政府進行文化思想控制,明文禁止、並在民間搜捕情色書刊,相對應之下產生了這種印刷品質粗劣、內容結合業餘書寫和轉印歐美、日本色情圖片的特殊產物。

解嚴前的時代裡由小本這類盜版書籍建構了蘇匯宇童年的性想像,同時他也經歷那個壓抑、搜捕、禁制慾望的年代。《超級禁忌》在這樣的經驗背景出發,錄像的開頭是金士傑扮演的異性戀中產階級在野外無人處獨自閱讀、朗誦著小本,情緒專注地隨著內容時而高漲、興奮,平移的畫面猶如思緒的流動,被帶入影像中的卻是現今看來不太和諧、集金髮與東方臉孔於一身的混搭肉體,在猶如書頁般的雙螢幕中不斷被凝視。

最終回到無人的野外,讀者被逮捕,消失在畫面裡。《超級禁忌》的影像情境宛如一部濃縮的時代劇,但同時它的語彙橫跨許多不同的時空,是一部結合大眾影視經驗中的美學結構、當代錄像藝術語彙和小本書籍形式的綜合體。

Hans Blumenberg曾言神話之於人類在於去除事物恐怖、神秘不可知的一面。或許這些跨時空的回溯與再現除了控訴的那些壓抑、恐怖的過去,也扮演將那些遭遇化為可以理解的親切之物的功能。

註1:阿圖羅.赫南德茲(Arturo Hernández Alcázar),陳以軒,陳哲偉,池田剛介,蘇匯宇,維吉尼亞.克葳爾(Virginia Colwell )

展覽訊息

Osiris and Ganesha 歐西里斯與迦尼薩
時間: August 11 –September 10, 2017
地點:MARSO (Berlín 37, Juárez, 06600 Ciudad de México, CDMX, Mexico)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