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存在感的「救台灣職棒大構想」:給立法委員吳秉叡先生的信

刷存在感的「救台灣職棒大構想」:給立法委員吳秉叡先生的信
Photo Credit: CPBL 中華職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瞻計畫弄了那麼多的軌道建設,難道就是為了要讓這些日後可能沒球可打的棒球選手有出路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還真是要感謝尊敬的委員高瞻遠矚。

文:文生大叔

這星期最開心的一定是統一7-ELEVEn獅隊,因為全台灣都拜託他們從今以後再也不要派球員參加中華隊,所以以後他們再也不需要相忍為國;但是這星期最佔棒球版面的肯定是立法委員吳秉叡先生,也讓我忍不住想寫封信給他。

尊敬的吳立法委員秉叡先生:

非常感謝您在 中 華 民 國 立法委員公務繁忙之餘,還特別關心這項最受全國民眾熱愛的棒球運動,並且在訪談中提出了一個「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讓我這個對職業棒球略有涉獵的棒球迷非常感動,因此決定寫這封信給您。

您在接受訪問時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意見」(8/29/2017自由時報),同時您也說您對中華職棒大聯盟秘書長馮勝賢先生希望增隊的說法「予以尊重」,所以請容我在此以最謙卑的態度說一句:

您「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相當愚蠢,但是我同樣的予以尊重。

簡單的說,您對台灣職棒運動的發展現況極度自以為是,也對國際職棒的實際運作極其無知。

首先,許多熱愛職棒的棒球名人都已經先後發文指正,您所謂「現在門票才200塊」(8/27/2017新頭殼)、以及「台灣職棒每場頂多3、4000人」(8/28/2017中時電子報)的說法,是極度脫離現實的錯誤數據引用,請容我為您說明。

尊敬的委員您競選公務繁忙,不可能事必躬親,這個我們都了解,但是如果您願意派一位尊貴的助理大人親自去任何一場中華職棒大聯盟的比賽買張票,您就會知道現在新台幣200元已經看不到比賽了。

連現行票價都不知道,這表示您過去好多年好多年都沒有進場看過任何一場棒球比賽,要不然就是說,您所有進場看的比賽都是由人招待免費入場;無論是哪一個,都讓您此刻出來關心棒球的做法顯得加倍荒謬可笑。

至於您所謂「每場頂多3、4000人」的錯誤認知,我想網路上一直有個很流行的資訊搜尋工具叫做Google,中文翻譯好像叫做谷歌,不曉得尊敬的委員您在問政之時有沒有使用過?

如果您在谷歌上搜尋「中華職棒觀眾人數」,出現在搜尋結果的第一個網頁連結,就是一個由專業棒球人士所設立的中華職棒觀眾人數分析網站,網站裡所列出的各種統計數字,我想足以讓尊敬的委員您耳目一新。

像尊敬的委員您這樣擁有深厚法律背景、又曾經多次在財政委員會被評鑑為第一名的立委,想當年肯定也是一位重視證據、苛求數字的專業人士;如今會這樣子信口開河睜眼說瞎話,我相信一定不是為了任何政治算計、更不是什麼競選手段,因此愚魯如我,也只好以「自以為是」這四個字來解釋。

接下來,在把中華職棒大聯盟四隊變成兩隊、然後加入日本職棒這件事情上,我必須說您真的是對國際職棒的實際運作極其無知,而且無知的很可愛。

aspect-KTWxVpKTaH-1000xauto
Photo Credit: CPBL.com.tw

首先讓我們假裝認真思考您的提議,如果根據您的想法,這件事情實際執行上會有兩個步驟,一是「將四隊併成兩隊」,另一個就是「加入日本職棒」;但是尊敬的委員大人,這兩個步驟一提出來,唯一的正確反應就是:How?

喔對了,How是英文,如果您能善用剛剛我向您介紹過的那個谷歌工具的話,您會知道How在中文就是「如何」的意思。

在第一個步驟「將四隊併成兩隊」上,中華職棒大聯盟四支球隊全都是正正當當經營職棒事業的專業球團,幕後也都有竭力投資的母企業團體,他們都是依照 中 華 民 國 法規正當上市的企業團體;今天尊敬的委員大人您一句話就要人家好好的球隊全部拆散合併,請問是該如何個併法?

照母企業名稱英文字母順序?照球員名字注音符號順序?照今年戰績?照球員薪水總額?

尊敬的委員大人,「恣意拆散並整併正當經營之私人企業」這個法條您還沒生出來;建議您在表決完前瞻法案之後,趕緊把國民體育法修正法案通過三讀,這樣您才能有空去思考該怎麼合法去把四隊拆散併成兩隊。

編按 ►千呼萬喚《國體法》終於三讀通過,到底改了什麼?

至於「加入日本職棒」這第二個步驟,委員您就更是信口開河了;就算您真的把中華職棒大聯盟拆併成了兩隊,您也得看看人家日本職棒要不要讓您參加啊!

您說您的想法引起台日關係協會邱義仁會長的「高度興趣」,您甚至說「邱也說這個跟他的想法很接近」(8/27/2017新頭殼);我想,如果不是邱義仁會長對日本職棒認識不清,那就一定是他對您別有用心,故意想讓您這個「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在台灣激起迴響,也讓您對棒球的無知熱愛可以讓大家予以尊重。

日本職棒想增隊嗎?日本職棒願意增隊嗎?日本職棒願意增加位在台灣的球隊嗎?為什麼不在日本增加球隊?為什麼不在韓國增加球隊?

我想這些都是尊敬的委員您可以思考的問題。

換一個您可能必較可以了解的說法好了,假設,真的只是假設,今天有一位立法委員受夠了立法院的藍綠相爭,想要轉換環境到新北市去當個直轄市市長一展長才,這應該可以算是個「政治生涯的大構想吧」?

那請問尊敬的委員大人,想離開立法院去新北市當市長,可以不經由新北市民同意,就直接走進新北市政府坐下來辦公嗎?

我想是不行的。

是的,尊敬的委員,在這個例子裡,立法院就是中華職棒大聯盟,新北市政府就是日本職棒;要離開立法院去加入新北市政府,這一定要經過新北市民同意,要離開中華職棒去加入日本職棒,也一定要經過日本職棒同意,我就是這個意思。

另外就是增加兩隊這個數字,您的構想很好,一個聯盟增加一隊;可是您可知道,這樣會讓日本職棒兩個聯盟的球隊數字都變成7隊?在沒有全面跨聯盟交流戰的情況之下,單數的球隊數在賽程安排上可是會引起大亂的。

日本職棒

上一次曾經提出日本職棒增隊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先生,他在2014年5月曾經提出增加四支球隊,以刺激日本的經濟發展,他甚至連四個新增球隊的位置都已選好,可惜日本棒職棒的領導階層並不買單,首相大人增隊的呼籲最後仍是不了了之。

尊敬的委員,如果您覺得您的面子比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先生先生還大,可以說動日本職棒新增兩支台灣球隊的話,我建議您先與日本人聯絡一下比較好;剛剛跟您介紹過的谷歌工具非常實用,如果您輸入「日本職棒聯盟」的話,它甚至會告訴您日本職棒的專責機構其實叫做「日本棒球機構」(Nippon Professional Baseball),你也可以點擊進它們的網站取得聯絡方式。

當然更簡便的方法,就是直接請您手下尊貴的助理大人發一封公文,給那個您想要拆併解散的中華職棒大聯盟;他們常常跟日本職棒進行各種交流賽,一定會很樂意幫您與日本職棒聯絡,讓日本人也能對您這個「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予以尊重。

但是,在日本職棒同意接收兩支台灣球隊之前,我想什麼「一場觀眾有1至2萬人進場」、「將原本200元票價調成外野500元、內野1000至2000元」、以及「招聘優秀洋將來台比賽」(8/27/2017新頭殼)等癡人說夢還是就暫且擱下吧!

接下來請容我讚許尊敬的委員大人,在您後續說明時提到了美國職棒的多倫多藍鳥隊;而且您還明確地指出「如加拿大多倫多藍鳥隊也去參加美國職棒大聯盟」、 「這樣有矮化嗎?」、「只要球員薪資待遇一樣,就沒有矮化問題」(8/28/2017中時電子報)。

對於您對美國職棒如此粗淺幼稚的認知,我想我還是一樣如您所說的,予以尊重。

首先,尊敬的委員您必須了解,多倫多藍鳥隊並不是自己組成了一支球隊,然後就心血來潮決定加入美國職棒大聯盟,美國職棒不是這樣說參加就參加的;真是這樣的話,怎麼會輪得到加拿大來參加?

會在加拿大有這麼一支球隊,是美國職棒大聯盟在1970年代晚期決定將市場擴張到加拿大去,因此才將一個新球隊設點在多倫多,並由聯盟舉辦擴編選秀來幫藍鳥隊補足球員;您所謂「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是完全違反國際職棒運作常態的。

時至今日,加拿大的多倫多藍鳥隊身為美國職棒大聯盟30支球隊之一,球員來源和其他29支在美國的球隊一樣,都是經由業餘選手選秀以及國際自由球員簽約;尊敬的委員您可知道現在加拿大的多倫多藍鳥隊上有幾位加拿大籍選手嗎?

一位,就是先發捕手馬丁(Russell Martin)一位。

如果算上傷兵名單中的中外野手龐貝(Dalton Pompey),那是兩位。

AP_1624872855751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假設您的白日夢「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真的實現,台灣多了兩支隸屬日本職棒的球隊,請問尊敬的委員您認為這兩支球隊中會有幾位台灣選手?

會有十位嗎?

那其他這麼多因為您「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而失業、沒有球可打的台灣棒球菁英,請問尊敬的委員您要如何安排?讓他們去賣便當嗎?讓他們去修馬路嗎?還是讓他們去蓋軌道?

前瞻計畫弄了那麼多的軌道建設,難道就是為了要讓這些日後可能沒球可打的棒球選手有出路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還真是要感謝尊敬的委員高瞻遠矚。

最後,請容我誠懇的強調,我絕對無意質疑尊敬的委員您熱愛棒球的心,愛棒球不分男女老幼,而且從來也沒有人規定過一定要多懂棒球才夠資格「愛」棒球;任何人只要能從欣賞棒球、打棒球當中得到快樂,那就是愛棒球,沒有什麼好比較的。

尊敬的委員,如果您一路閱讀至此,我非常感謝,也希望您思考以下這兩個小小問題:

1. 您的公子應該也大學畢業了吧?不知道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您可曾拎起手套與他一起體驗過傳接棒球的美妙感覺?

2. 如果您的公子受到您「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所感召,現在想要放下一切到中華職棒大聯盟實習,或是想要擱下學業事業前往日本職棒某一球團擔任練習生,以期能為您「救台灣職棒的大構想」盡一己之力;尊敬的委員您可願意支持他,讓他能投入棒球界追夢?

這些答案,尊敬的委員您留在心中就好,不管答案是什麼,我們也一樣都會予以尊重。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和作者文生大叔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