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還有三十年要活!企業界更應著力於員工的「人生第二春教育」

退休後還有三十年要活!企業界更應著力於員工的「人生第二春教育」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來的企業,不僅要照顧員工在職期間的生活,對於屆齡退休者的人生,也應給予精神上的支柱。與其汲汲營營於維護退休金和企業年金制度,更應發揮創意,著力於架構退休者老後之上班族文化。這樣的上班族文化才能稱為真正成熟的文化。

文:外山滋比古

上班族社會至今也不過是第三世代。雖有「上班族文化」一詞,然由於歷史尚淺,一般都不受重視;對此,大抵以嘲諷的語氣稱之。

當今的上班族,在「川柳」(譯按:日本詩歌的一種,與俳句一樣,由五、七、五音節組成,以人事為主題,多帶有詼諧之意。)徵文時,往往以自嘲語氣的作品投稿。自我調侃,早已蔚為風氣。自嘲和諷刺之風所以橫行,應是從未認真思考上班族文化之故。現在該是仔細思考的時候了。

當今社會,五人就有一位是上班族。占多數的上班族,以如此自卑而又扭曲的心態,不能說是健全的社會。當然也無法創造出真正的文化。

若想提升上班族的精神文明,應從改變不當的複雜人際關係開始。譬如說歡送會,特別是屆齡退休的歡送會,充滿著虛偽的氛圍。乍看是對退休者的慰勞,但是出席者未必每個人內心都這麼認為。在歡送會上,有人暗自欣喜又少了一位坐領高薪但生產力低的人;也有忙得不可開交的年輕職員,抱怨此等應酬佔據寶貴的時間。對於屆齡前被迫優退者,同期的同事或許會私下鬆一口氣。

由此可見,以現職員工為優先的公司結構,公司可分為還能貢獻的現職員工,以及對公司已無利用價值的退休員工。退休員工歡送會,充其量只不過是現職員工對退休員工所表示的一點憐憫心;居優勢的現職員工,演出歡送退職員工的惜別之情罷了。

因為是形式上的送別會,歡送者不管是否出自內心,總會有點過意不去,因而設宴把酒言歡。探望病人,或是參加往生者的喪禮,其心境大致如此。為了掩飾這種尷尬的心情,因而帶花探病,或是攜白包參加喪禮。成就了人類醜陋面的一種保護色。

在歡送會上,被歡送者毫無喜悅之情,酒肴也不覺得美味。在職者倒啤酒時雖說「辛苦您了」,眾所周知那只不過是個外交辭令。同時,倒酒者也認為那是他們的「最後任務」。

話雖如此,但這種流於形式的歡送會,在上班族群中,卻是習以為常,而且還持續不斷。我也幾次離開職場,理應有一兩次被人歡送過,但為何記憶如此模糊。記不得就是無意識地抹殺記憶,因為我們人類對無趣、無聊之事,都不會刻意地去保存記憶。

若是真心想要舉辦歡送會,至少也須設身處地的為退休者著想。等退休落寞感逐漸淡化的一年之後,再不動聲色地設宴款待,那不是更好嗎?

我曾經三次辭去大學教職,第三次是退休前兩年。記得那種落寞感,在辭去半年之後,還是久久不退。辭去大學教職一點都不覺得遺憾,但是多出來的時間,總覺得無所事事。儘管還有文稿創作等事,但是每天不知何去何從?那種不知所措的無助感,遲遲無法釋懷。

退休後的落寞和無助,我想任何人都得一年左右才能夠完全消失。一年過後,也終於能夠風光出席舊同事和晚輩所舉辦的「遲來的歡送會」。

恕我再重複一下,退休時的歡送宴,不管是歡送者或是被歡送者,都不是出自真心,彼此也有芥蒂。唯有去除彼此心中的不快,才能把酒言歡。如此才算是真正善解人意的禮儀文化。

成熟的文化,需要縝密的規範和禮節,堪稱一種定型的文化。同時,該文化亦可灌溉出多樣性,因為它本身就持有包容多樣性的土壤。

接納人生的第二春這種概念,就是其一。但是當今的企業界,把腳踏兩條船、有獨立思想的人當作異類者,比比皆是。上班族文化若要進入下一個成熟的文化境界,就應將異類視為「平凡」。我認為每個人都該有容人的雅量。

曾幾何時,產業界掀起企業社會責任及社會貢獻等對外文宣的風潮。但就我本人而言,倒不如多加重視自己員工未來的人生第二春。

逝者已矣。所以公司對中途離職者,甚至對忠誠服務至退休的員工,都不曾設身處地為其未來著想。雖有退休金和企業年金制度,但充其量也只是為社會的需求而設。這種形式化的制度,缺乏人情味。

文化本應深植人心。滿足人心的退休金或年金不會存在;同理,制式的退休金和年金制度,都無法稱之為文化。歡送會也是同樣的道理。

從培養員工多樣化的生活型態,諸如「人生第二春文化」等觀點而言,企業界更應著力於員工的「人生第二春教育」。員工中不乏對自己退休之後,還有三十年要活而毫無自覺的人。從退休的前幾年開始,設計教育訓練課程,協助他們規劃退休人生。對一個奉獻公司將近四十年歲月的員工而言,這才是公司應盡的責任。我認為整體的產業界,都應當付諸行動。

參加的員工必須重新調整價值觀和人生觀,因此可以規劃一週集中住宿的教育訓練課程。對象是五十歲以上的員工,隨時接受報名,定期舉辦,讓有意者能夠參加訓練。課程的內容可以包括坐襌、作詩(吟唱俳句)等等。總之,讓他們有機會回顧過去的人生,學習如何歡度晚年。

未來的企業,不僅要照顧員工在職期間的生活,對於屆齡退休者的人生,也應給予精神上的支柱。與其汲汲營營於維護退休金和企業年金制度,更應發揮創意,著力於架構退休者老後之上班族文化。這樣的上班族文化才能稱為真正成熟的文化。

相關書摘 ►何謂真正的閱讀能力?學校教育不會傳授的「β閱讀」,你會了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五十歲豁然開朗:開啟人生下半場必備的知性生活術》,蔚藍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外山滋比古
譯者:邱慎

日本百萬暢銷書《這樣思考,人生就不一樣》作者
敬!整裝再出發的第二人生。
三十歲開始看見未來,踏出「籌備資金」的第一歩;
四十歲尋找發揮才能的「另一個舞台」;
五十歲才是人生「最後衝刺」的黃金時期。

人生的第二春不是躱在幕後的「影武者」,更絕對不會是消極的「餘生」。
要與第一幕的人生迥異,甚至還要超越它,迎接更充實更歡樂的生活。
這才是我所強調的第二春的人生。

0010760962
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