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和狗仔隊:戴安娜王妃之死如何改變英國媒體

王妃和狗仔隊:戴安娜王妃之死如何改變英國媒體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新聞界和媒體法界的某些成員可能會認為,王室對隱私的期望是不現實的,但是經由反覆要求攝影師的尊重和禮儀,並對那些利用他們上位的特權獲利的人採取行動,王室已經幫助新聞界加強集體良知。這在許多事物中,算是戴安娜王妃的遺物。

文:Kate Samuelson
譯:Wendy

1994年3月3日晚上9點,狗仔隊攝影師Mark Saunders和Glenn Harvey在西倫敦的肯辛頓喝咖啡。這對拍檔已經花了一天試圖拍攝世界上最著名的女人,但沒有成功。Harvey的手機響了:戴安娜與一名身分不明的男伴一起開車進入切爾西港,Saunders和Harvey火速趕到現場,Saunders向值班守衛說謊,聲稱要接他根本不存在的女友。

戴安娜的奧迪汽車在現場,可是人不在,接著一名不明身分的男子出現,將她的車開到地下車庫。根據和Saunders合著的回憶錄《跟黛妃一起玩命:英國皇家追擊者驚奇的冒險》中記載,Harvey此時大叫:「去後門!」。

二秒鐘以後,他們就開始追黛妃,闖過一個個紅燈,行駛對向車道,或在卡車前加速,直到她開始要駛入肯辛頓宮的入口。Harvey從車上跳下,手上拿著相機,搶在汽車消失在視線內按下快門。「拜託拜託,一定要讓照片很清楚。」他祈禱著,而照片後來洗出來真的很清楚,Harvey拍下戴安娜載著已婚的百萬富翁暨藝術品經銷商Oliver Hoare進入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的照片,以獨家的方式賣給了英國小報《世界新聞》,進而引起了轟動──只花了一個晚上的狗仔工作。

這無疑是戴安娜不時會經歷的一個場景,直到三年後一場在巴黎地下道的飛車追逐令她喪命。超速跑車載著戴安娜逃離狗仔隊,接著撞上柱子,奪走了她和未婚夫法耶茲(Dodi Fayed)的性命。1997年9月的葬禮上,她的哥哥查爾斯・斯賓塞讓現場哀悼者很清楚地知道,這一切要怪罪的對象是誰,他將妹妹描述成「現代受到最多追捕的人」。「今天,她會希望我們保證能夠保護她心愛的男孩——威廉和哈利遠離類似的命運。」他說:「我們不會讓他們再承受經常讓你哭泣的絕望。」

查爾斯的悼詞中譴責的惡人,很明顯地就是狗仔隊和他們在艦隊街上的贊助者——這些臭名遠播的惡毒小報報紙,目前仍然是英國人生活的主要一部分。從媒體大亨梅鐸擁有的《太陽報》及其競爭對手《每日鏡報》與《每日星報》,到中級市場的姐妹報《每日郵報》和《每日快報》,這些報紙為讀者提供充滿道德訓誡和羞辱的日常新聞與體育消息,反映出英國廣泛中產階級的著迷。

名人消息仍是最搶手的,即使過了二十年,戴安娜「心愛的男孩們」仍然是最熱門的目標。然而,戴安娜走向人生終點的方式改變了媒體接近王室的方法,反過頭來也影響了王室接近媒體的模式,下面要講的就是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編輯永遠不會嫌戴安娜的消息多。」

1961年,《TIME》向讀者介紹了一個相對新的術語「狗仔隊」,將這個詞與街頭拉客的性服務者比較,因為「他們堅持自己在社會中的地位」。該篇文章讓這個詞更加普及,到了今天同義詞就是一群入侵他人生活的攝影師通過任何必要的手段追逐名人。1961年的那篇文章提到:「沒有人是安全的,甚至連王室都無法倖免。」

1960年代後期,媒體大亨梅鐸進入英國報業買下營運不善的《太陽報》,他們知道該報紙的消息來源稀缺,在新聞上一定比不過人家,加之當時電視觀眾遽增,於是把重點放在演員在螢光幕前後的生活,Kim McNamara在他的書《狗仔隊:媒體實踐與名人文化》中寫道:「他的報紙內容轉向對名人的感情和性生活的興趣。」其他報紙也跟隨《太陽報》,包含了2011年因英國手機駭客醜聞而撤掉的《世界新聞》,在1984年從單頁印刷品,變成小報。

被稱為「紅頂」的小報,發展成為英國社會的主角,以其既無理又有趣的獨特方式著名。倫敦大學城市國際新聞研究所主任James Rodgers告訴記者,「從18世紀起,英國就沒有很尊重報紙的權威度。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小報被認為對英國公眾有很大的影響力。除了梅鐸旗下的報紙過去在大選中都會支持勝選者的傳統外,小報被認為領導大眾情緒,讓英國在脫歐公投的議題上決定離開歐盟。

然而,6月8日英國大選之後,小報的影響受到質疑,當時保守黨首相文翠珊得到了所有小報的支持,除了一個主要小報外,但最後她並未贏得大選。Rodgers說:「我認為大眾報紙還是否存在影響力,或未來還是否會繼續存在影響力,都要打上個問號。」

從1960年代末期由《太陽報》打先鋒開始,小報的到來創造了狗仔隊的拍攝需求,到1980年代中期,當時剛結婚的黛妃和查爾斯王子開始一同參與公開活動,名人照片遂成為英國印刷媒體的主打。戴安娜一步步發展成國際時尚的指標,受到英國人民的愛戴,稱她為「人民的王妃」。

經估計,全球有7.5億人觀看戴安娜王妃和查爾斯王子的婚禮,從那之後,狗仔隊便開始記錄她的一舉一動。戴安娜慢慢成為世界上被拍最多照片的人,即使是模糊不清的照片,狗仔隊也能賣到高達50萬英鎊(也因此獲得了「銷售王妃」的暱稱)。

Princess DianaPrince Charles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最著名的狗仔之一Jason Fraser靠著黛妃和多迪的照片賺了超過100萬英鎊。攝影機構Silver Hub和前《每日鏡像》圖片編輯Ian Down告訴記者:「她可能是我所有拍過最上鏡、最有影響力的人,編輯對她的消息從來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