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和狗仔隊:戴安娜王妃之死如何改變英國媒體

王妃和狗仔隊:戴安娜王妃之死如何改變英國媒體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新聞界和媒體法界的某些成員可能會認為,王室對隱私的期望是不現實的,但是經由反覆要求攝影師的尊重和禮儀,並對那些利用他們上位的特權獲利的人採取行動,王室已經幫助新聞界加強集體良知。這在許多事物中,算是戴安娜王妃的遺物。

在戴安娜去世之前,王室法律的保護力十分微弱。戴安娜在聲名大噪時起訴一家媒體公司:鏡報集團在1993年刊登她在健身房鍛鍊的秘密照片。「戴安娜王妃訴諸法律的這項決定,對王室成員來說是新的做法,畢竟過去王室傳統是抗拒用法律反擊。」當BBC報導的同時,此案也在庭外和解了,而戴安娜也避免作證。

儘管戴安娜一般都不會對這些侵入生活的攝影師採取法律行動,但無可置疑地,狗仔隊毫無止境的追逐令她感到痛苦和羞辱。在她去世前的一年,她不斷地遇到一些最窮追不捨的狗仔,有次還對某一位大聲尖叫:「你毀了我的人生!」但包含Saunders和Harvey等追著她的人,並不對她感到同情,Saunders和Harvey甚至在回憶錄裡稱自己為「時代最偉大的獵人」。

一些最頑固的跟蹤者甚至戲稱戴安娜的淚水是「愚蠢的攻擊」,冷酷地對比他們曾「被戲弄」的時代。Harvey在回憶錄寫道:「另一種更糟糕的愚蠢攻擊,是戴安娜只站著不動,眼睛裡充滿著淚水,頭低低的,陷入沉默。這通常都是在她看完心理醫生後會出現的景象。」Harvey拒絕了《TIME》的採訪,Saunders沒有回應。

1997年8月,當戴安娜在巴黎發生車禍時死亡,陪審團裁定她的司機和跟隨她的狗仔隊的魯莽駕駛行為是行兇殺人,由這猶如一記警鐘。蓋洛普投票於1997年的調查顯示,43%的英國民眾認為狗仔攝影師負有「極」大的責任,而33%的人認為司機是同樣的罪魁禍首。

戴安娜去世時在BBC工作的Roggers描繪了大眾在葬禮的情緒表現「令人難以置信」。「你會看到人們在大街上啜泣,是我過去沒有看過的方式,那是個真正的改變。」他說:「如果有人問我英國人有哪個時候沒那麼壓抑情緒、內斂,我會說就是那個時候。」

大眾的心理上開始反對狗仔隊和媒體,結果英國小報《太陽報》和《鏡報》的銷售量達到自1962年以來的最低點。戴安娜去世後八天,大概是為了保持人氣,《每日郵報》承諾不刊狗仔隊的照片,但20年後來看,該報紙和相關網站看來並未兌現這個承諾。「我是(而且永遠都是)戴安娜王妃的崇拜者,時時囑咐我的編輯,保護她抵禦強大的敵人。」當時每日郵報和通用信託集團董事長羅斯米爾在黛妃過世時說道。

1997的下半年,大眾對於媒體應對黛妃之死負責的憤怒繼續延燒。現任《Radio Times》的編輯主任Mark Frith說道:「戴安娜去世後的幾個月,我都不會說自己幫刊登狗仔隊拍攝照片的雜誌工作,因為我們真的是低下到不能再低。」他也曾任幾本著名出版物的編輯,包括《Smash Hits, Heat!》和《Now》。

而擔任皇家攝影師25年的Tim Rooke則表示:「那時候的氛圍和感覺似乎會一直延續下去。」他曾親身體驗了這種敵意,「大眾的敵意真的很高,黛妃去世之後,我曾去白金漢宮外拍照,還被民眾追打,他們不知道我是皇家攝影師,這蠻讓我震驚的。」

隱私和保護王子

戴安娜去世後,英國新聞界和攝影界發生了巨大變化。Howard Kennedy事務所的媒體法專家Mark Stephens表示:「人們認為發生在戴安娜身上的事是錯的,因此,過去我們陌生的隱私權概念,現在以新的方式被應用。」在黛妃和James Hewitt的緋聞出現時,他的公司曾代表男方。Mark說,個人隱私權法律在戴安娜過世之前並不存在。隱私只存在於像手術、教堂懺悔、夫妻之間和進棺材後。

媒體法律專家和律師Robin Callender Smith也說到:「《免受騷擾法》(PHA)是在黛妃過世當年通過,而直到6月16日才生效,是黛妃過世前的兩個半月,這個領域的法律本能幫助到她,但一切都太遲了。」只有等到戴安娜去世後,PHA才能成為「名人面對狗仔隊和媒體追逐的補救措施。」

戴安娜去世後,新聞投訴委員會(PCC)加強了其《編輯業務守則》,創造了所謂「歐洲最嚴格的新聞法規」。從1998年1月起,在「未經他人同意在私人場合使用長鏡頭拍照」被認為是「不可接受的」。此外,守則中第一次精確定義什麼是私人場所:「具有合理隱私期待的公共或私人財產」。修訂內容還包括一條:編輯將對出因窮追不捨所獲得的出版材料負責,「無論材料是由報業的工作人員還是自由職業者取得的。」

該守則中最重要和最嚴格的修正案是涉及保護兒童的隱私權,新聞社協會的內部媒體法專家Mike Dodd告訴《TIME》:「這純粹是為了在上學的哈利王子,還有特別是威廉王子。」守則的保護範圍擴大到所有兒童,而不是只有16歲以下的兒童,還增加了一項要求,其中規定:「當和兒童私生活相關的新聞材料出版時,除了因其父母或監護人有名、惡名昭彰或任職因素外,發布者需要有正當理由解釋。」

儘管母親去世後大眾對於15歲的威廉王子及12歲的哈利王子有巨大的興趣,攝影師們知道最好不要冒著破壞與王室關係的風險,拍非正式的照片。Rex By Shutterstock的製作經理Christian Barrett說:「我們不會傷害這種關係,也能理解兩位王子是在限制之內的。」

Windsor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