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和狗仔隊:戴安娜王妃之死如何改變英國媒體

王妃和狗仔隊:戴安娜王妃之死如何改變英國媒體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新聞界和媒體法界的某些成員可能會認為,王室對隱私的期望是不現實的,但是經由反覆要求攝影師的尊重和禮儀,並對那些利用他們上位的特權獲利的人採取行動,王室已經幫助新聞界加強集體良知。這在許多事物中,算是戴安娜王妃的遺物。

Stephens認為,王室對隱私的要求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太過了。他說:「在英國,我們正經歷鐘擺效應。國家一開始是沒有什麼隱私權法律可言的,但等到戴安娜王妃過世,又走向另外一端。人們意識到媒體在高度限制性的隱私法下,已經做的太多了(而且我們也已經覺得夠了)。」

他接著補充說,英國在隱私權法上可說是世界上最嚴格的,特別是與美國相比。「名人在蔚藍海岸的照片會不時出現在美國刊物上,但在英國可不行。這是一個可笑的雙重標準,你可以在紐約航廈中的英國航空哈德遜新聞站找到美國版本的出版物,而裡面刊載的圖片在英國是違法的。」

在戴安娜逝世後的二十年中,媒體入侵的文化依然存在,但戰線已經重劃。英國媒體普遍尊重Stephens所說的「紅地毯規則」:雙方的默契在官方活動拍攝王室是合法公平的,但在過渡期間期望隱私權。

Rooke說,嚴格的隱私法律意味著狗仔隊在拍攝年輕的王室成員時,要承受收到IPSO警告或罰款的風險,也意味著王室成員的非官方照片不再有市場。「現在,攝影社會問攝影師,報紙會問新聞社有關名人照片的問題:照片是在什麼情況下拍的,攝影師站在哪裡,他們是用哪種鏡頭拍。」前《每日鏡像》圖片編輯Ian Down表示:「這個工作程序並非在戴安娜一過世就出現,而是慢慢發展出來的」

但是,由王室向媒體發布的經常性警告,堅持認為他們要尊重王室成員的隱私(無論是喬治小王子去上學,還是哈利王子和女友相處時),都顯示情況根本不是媒體界認知的進步狀態。王室相關消息人士告訴記者,雖然媒體與王室的關係「明顯比1990年代好,但仍存在『一些事情是沒有像人們想的那樣發生變化』。」

與此同時,社群媒體的擴散也徹底改變了隱私的概念。當人們獨立選擇放送自己最親密的時刻,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媒體權限界限將變得越來越模糊。媒體必須在這個曖昧的範圍內生存,既不能超越到會侵犯隱私權,還要能滿足編輯和消費者的胃口。

在他的悼念中,查爾斯·斯賓塞承諾,威廉和哈利王子的「血親」將竭盡全力保護男孩,而通過反覆爭取自己的隱私,王室也堅持了這一承諾。雖然新聞界和媒體法界的某些成員可能會認為,王室對隱私的期望是不現實的,但是經由反覆要求攝影師的尊重和禮儀,並對那些利用他們上位的特權獲利的人採取行動,王室已經幫助新聞界加強集體良知。這在許多事物中,算是戴安娜王妃的遺物。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